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49章 你可以留下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9章 你可以留下來嗎?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她不知道此刻她該怎麼做才是最合適的——

轉身對他嬉皮笑臉,「hi,你也在這裡啊?」

轉身直接越過他,當他不存在?

轉身抬頭瞥他一眼,然後直接上二樓?

……

腦袋瞬間閃過各種方案,可是最後她卻是連轉身的勇氣都沒有,就這麼一直站在自己的洗手盆旁邊

——伸出雙手任由冰涼的水龍頭裡流出的冷水沖刷,十指還是不斷地互相搓著!

此刻,向知草的眼神微微有些僵滯,根本就沒留意自己手上的動作,

整個人處於一種全身緊繃的狀態!

隔了約莫三分鐘,向知草依舊保持著同個姿勢,除了手指在動,全身幾乎一點動彈都沒有。

心臟撲通撲通地跳,此刻向知草只希望背後的男人如同沒有看見她一般,

靜靜地走開。

然而,事實上,有些事情總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不僅那股淡淡圍繞在自己周圍的清新薄荷味沒有消失,

甚至她感覺到越來越明顯——

也就是說,男人向她走來,且越走越近!

倏地,向知草很想,很想此刻就失去意識,

最好一點反應都沒有,這樣她就不用去考慮該怎麼面對。

「走開。」

男人低沉的嗓音不帶任何溫度任何情緒就飄入她的耳邊,向知草心裡頓時生出一種幽靈出現眼前的驚恐感。

在男人那兩字落耳的時候,向知草條件反射地怔愣了一下!

走開?是讓她走開,他要洗手嗎?

有了這個意識,向知草更加局促起來,可無奈她心裡掙扎著想要立刻走開,但她的腿實在是不給力

——竟然有些麻了!!!

向知草齜開了嘴,「滋」了一聲,手仍停留在洗手盆里,任由水龍頭的水嘩啦啦地沖刷著。

下一秒,向知草下意識地想迅速縮回手,捏一捏發麻的雙腿並且快速挪出位置讓給男人。

可是心裡越急,身體的動作就越不給力!

窘迫不安的向知草咬了咬下唇,忍住小腿傳來的麻痹之意,使出全身的力氣開始挪步。

可不想,用力一猛,腳底一滑,向知草倏地失去重心!

整個人慌亂間伸手去抓洗手盆,卻不想洗手盆也很是冷滑,睜大眼睛成驚恐狀的向知草往下滑的瞬間見到了那個輪廓鮮明神情淡漠的倨傲臉龐。

然而,她還是沒想到

——最終迎接她的不是冰冷潮濕光滑的地板,而是一個溫暖結實寬厚的懷抱。

而且還是滿滿地整個人一點不落地落入男人的懷抱!

不由自主地睜大眼睛盯在腦袋上方的男人,向知草心跳狂跳,腦袋已經停止了思考。

很快,向知草還沒感受夠這個懷抱的溫暖,

男人一把將她從懷中推了出來!

下一秒,男人的力道讓她剛好有些踉蹌著晃蕩了兩下,最後依舊能穩穩地站直身子。

這時,小腿一陣一陣麻痹之意傳來,向知草還沒得及去回味剛才那一瞬的溫暖,就不由自主地蹲下身子,小腿往前屈出。

雖然時常在這個男人面前表現窘迫,可是這一次向知草卻覺得更加窘迫!

自己不過就是他買回家的一個擺設,是不是他現在也後悔了

——這個擺設不僅姿色一般,甚至還很礙眼麻煩?!

想到這,一股酸意湧上鼻尖,

向知草下意識地抽了一下鼻子,可發出來的聲音卻完全像是哭耷抽泣!

心裡猛地一驚,自己這副樣子,在男人面前不是更加顯得矯情么?!

——因為不小心腳滑落一下,便立刻蹲下身子哭泣!

這個念頭在腦海里浮現,向知草不由更加窘迫,緊接著她連忙騰出一隻手緊緊捂住口鼻。

然而這一幕,在頭頂上方的男人看來,完全是克制哭泣的模樣。

男人深邃的眸子閃過一絲墨意,同時眉頭輕輕蹙起。

向知草很是窘迫,她只覺得似乎這時候不管她自己做些什麼,都很矯情!

於是,清秀小臉上的秀眉越擰越緊。

一時間廚房裡是這副景象

——一個人站著,而另一個人蹲著甚至可以說是半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靜悄悄的,彷彿整個一樓的氣氛都凝固起來了一般。

然而不過才三秒,低垂腦袋的向知草就感覺整個人倏地輕了起來

——不是她的體重變輕,而是壓迫在她腿上的那股重力變輕!

猛地抬起眼皮,向知草不由全身緊繃起來!

而就在此時,她也感覺到了男人的雙手似乎也因為她的緊繃而緊繃。

睜大眼睛獃獃地看著腦袋上方那個男人堅毅的下巴、緊繃的薄唇、挺拔的鼻樑還有那此時目視前方的深邃冷漠眸子,

向知草心臟驀地一跳

——終究,她心裡那抹不舍還是泛起了!

全身被一股溫暖清新的薄荷味包圍著,向知草心想,

若是什麼都不去想,就只是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不去想男人說的話,不去想男人做的事,單純地擁有這種簡簡單單的甜蜜小幸福該多好!

然而,這種想法也只是一瞬,

她很明白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且她現在完全沒有資格去想這些。

強勁有力的胳膊抱著她,她可以明顯的感覺到男人抱著她一步一步地踏上樓梯台階,絲毫都不費力!

是的,她承認,她很迷戀這個懷抱,很迷戀這個薄荷味,因為這會讓她有一種回到過去那段美好時光的錯覺。

然而,既然是錯覺,也就很快就結束了。

姜磊直接將她放到了床上,接著,轉身就走,只留給她一個決絕背影。

望著那抹倨傲的背影走出門外,向知草倏地很想很想卑微地請求他一句,「你可以留下來嗎?」

然而,她只是張了張嘴巴,沒有發出一個音節,

任由男人的背影消失在室的門口處。

是!昨晚他都已經明明白白告訴自己,她不過是他的附屬品!

那麼她有什麼理由、有什麼資格、有什麼身份、有什麼地位去請求他留下來呢?

倏地,向知草心底又一陣陣開始揪著,眼睛也有一些癢意。

在眼淚出來之前,她整個人由坐著猛地往後翻,將自己扔到床上后,一把拉起被子蒙住頭上。

被窩裡一片黑暗讓向知草驀地生出一種安全感

——仿若白天所有的事情都告了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