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56章 新的認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6章 新的認識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聽著旁邊浴室傳來的嘩嘩水流聲,坐在白色大床上的向知草有些小緊張。

原以為只是參加個宴會,宴會結束便立刻回雲苑。

她沒想到婆婆將整個酒店都包了下來,所有到場的賓客晚上都在這個酒店留宿。

在婆婆面前,姜磊和她雖不似其他夫妻恨不得昭告天下那般恩愛有加,

但還算有默契,兩個人言行表現合拍。

在外人看來,儼然就是一對沒有嫌隙的夫妻!

今晚,她對姜磊倒是有了新的認識——

雖然表面看起來,婆婆和姜磊之間並不像其他母子一般親密,她也從來沒見過姜磊對婆婆有親昵舉動,

但是她感覺得到,姜磊與婆婆之間是有著濃濃母子親情的。

難道真如喬叔所說,姜磊只是不善表達感情嗎?

坐在白色大床上的向知草邊無聊地拉扯著自己的裙擺,邊輕輕咬著唇。

這時,浴室門「嘎吱」一聲傳來,

向知草連忙站起身來,眼皮有些抖動,不大敢去正視此時從浴室出來的男人。

下一秒,她明顯感覺男人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近,心開始撲通撲通跳動。

雖然和這個男人分居才不過一兩天,

可這一兩天對她來說,彷彿就過了好幾天,此刻讓她毫無心理準備地突然又和這個男人同房,

她倒又不習慣了。

於是,吞咽了一下口水,向知草立刻低垂著腦袋與迎面走來的男人擦身而過,直接進了浴室。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擦身而過的時候自然而然地說了一句「我去洗澡了」,

安全是下意識的反應!

進了浴室后的向知草逼迫自己什麼都不去想,直接就洗澡。

不過,她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住在雲苑,偶爾在外面住她竟有些不習慣

——擺設不一樣,房間格局不一樣。

雖然她和姜磊住的是總統套房,環境方面與雲苑別墅不相上下。

之所以會不習慣也許還因為她就是那麼一個人

——習慣了一個住所或一個人之後就很難改變。

在浴室里洗漱完畢后,向知草還磨蹭了一會,才躊躇著走出浴室。

只是出了浴室之後,不經意回頭瞄一眼的她有些呆了。

她發現浴室門是透明的玻璃窗,在房間裡面的男人完全可以見到浴室裡面的一舉一動!

而她剛才竟然沒有留意到,許是因為熱水的水汽沾在浴室門玻璃上,所以讓她有錯覺以為這個浴室不是透明的。

另外,浴室門頂部明顯就有一個拉繩,是用來當窗帘擋住整個浴室裡面構架的。

這是不是……

瞬間,她傻眼了!

此刻,她見到男人的眼神也剛好移到她剛才的視線落腳處。

那他……剛才是不是看的一清二楚?

驚愣著咽了一下口水的向知草睜大了烏溜烏溜的眼睛,

腦海里浮現出一個明顯光亮的身影在霧氣玻璃門后俯下身子用毛巾揉搓身子的模樣。

一時之間,向知草臉上如五雷轟頂一般炸開了一陣陣紅熱雲氣,窘迫得連心跳都快停止了!

向知草獃獃愣愣地盯著面前的浴室門,不住地咽口水。

而坐在白色大床沙發旁邊的姜磊則不知到什麼時候已經移開了視線,低低地說道,

「過來。」

清冽低沉的聲音傳入耳邊,向知草再次咽了咽口水。

耳膜像是被什麼東西輕輕掀動一般,那兩個字讓她的心底也微微一動。

許是因為這套房室里的空間比雲苑小,又或許是她與面前這個男人之間的相處似乎歸於好轉,

此刻她心裡七上八下,總覺得今晚似乎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最後,向知草暗暗深呼吸了一下,還是慢慢踱步過去了。

終於,走到了男人的身側沙發上,向知草忍不住就獃獃地站著。

因為她總覺得男人身側的沙發邊沿的座位似乎太小,根本就坐不下兩個人,

所以走到男人面前的時候,向知草停下了腳步,低垂著腦袋獃獃地看著自己剛換不久的拖鞋看。

然而,下一秒,她面前多了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

循著這雙大手,向知草輕輕抬眼,瞟了一眼男人。

就只是一眼,她又忍不住快速低下了頭。

見男人臉上的表情很是平靜,向知草心裡安了一些。

緊接著,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向知草咽了一下口水,也伸出手去。

但是她沒想到,她一下子跌落在了男人懷裡。

瞬間有些窘迫,向知草連忙掙扎著起身,在男人身側的沙發上坐直了身子。

伴隨著砰砰直跳的小心臟,向知草的腦袋也在混亂中,

難道今晚……

他不生氣了嗎?

此刻,滿臉通紅的向知草完全將男人與另外一個女人的事情忘了,心裡只想著他應該是不再生氣了。

整個室里的氣氛一下之間有些凝滯。

向知草有些窘迫地咽了咽口水,每咽一下她都可以清晰地聽見自己耳膜的聲音。

突然間,鼻尖除了清晰的薄荷味,還有一陣香味。

向知草不由自主地吸了幾下鼻子,眼神也往著旁邊的香味方向望去。

看清是兩碟牛排后,向知草不由再次咽了一下口水。

剛才在宴會上,忙著跟婆婆去見那些不認識的人,她只是隨便地吃了幾口。

現在,她的肚子真的餓了!

腦袋這麼想,肚子也真的「咕嚕咕嚕」起來了。

很快,一碟盤子就移到了她的面前,向知草輕輕一抬眼,發現盤子里的那一大塊牛排已經被切成了小小的一塊塊。

緊接著,她聽見了身側男人已經開動的聲音。

鼻尖的香味讓向知草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端起了盤子,拿起叉子也開動了。

沒幾分鐘,她就消滅了手上的那一碟。

原先的局促感因為有飽腹感墊底也消了消。

吃完之後,向知草背靠在沙發上,緊接著,她悄悄側目,發現旁邊那個男人似乎也吃完了,

此刻大手正端起一個裝滿紅色液體的玻璃杯。

望著那晶瑩剔透的液體在透明玻璃杯裡面來回晃動,彷如海水拍在沙灘上一般盪起一浪一浪。

向知草不由視線正對著玻璃杯,同時睜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