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60章 好一個YTZC!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0章 好一個YTZC!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回到雲苑之後,已經到了傍晚。

不知道是自己忘性比較大,還是其他,坐在小木桌前的向知草覺得自己是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痛的那種人。

在姜磊進浴室之際,向知草把一路從餐廳帶回來的白色大花束的枝幹修剪了一下,

緊接著,探過身子,將牆角的花瓶拿了出來。

目光落在那朵枯萎看不清模樣的玫瑰花上,她盯了好一會,才輕輕地將枯萎的玫瑰花花桿以及其他的花朵從瓶子里拔出來,扔到垃圾桶裡面。

只是,下一秒,向知草心裡隱隱有些情緒在涌動。

俯下腦袋,她伸手又將只褐色乾枯的花桿撿了起來,和白色大花朵一起養在玻璃花瓶里。

盯著看了好一會,向知草摘下一片白色大花朵,

順手在書架里抽出一本書,翻開其中一頁,緊接著將白色大花朵夾在紙頁中間,合上書本之後,再整個人起身往掌心用力摁壓。

最後擺平放在桌子上,用其他課本壓靠上去。

大功告成,向知草拍了拍手掌,白皙小臉上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緊接著,向知草腦袋往後仰,微閉著眼睛扭轉脖子,叉著腰舒展了一下筋骨。

像是想到什麼,向知草拉開了面前的小抽屜,

映入眼帘是整齊擺放的好幾樣東西——

一個有葉子標誌的女款簡約錢包、幾個黃色信封、一張水滴狀耳墜相片、一枚Darry日ng鑽戒、一條銀色葉子鏈狀手鏈、風乾風信子!

視線移過抽屜里的每一樣物品,向知草心裡暖暖的,唇邊也不自覺地上揚,梨渦淺淺。

下一秒,聽見後面傳來輕微的開門聲后,她知道一定是姜磊已經洗好澡了。

倏地,向知草臉蛋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心裡有些小緊張,今晚他和她還會做昨晚的事嗎?

聽見男人的腳步聲,向知草幾乎是「蹬」地起身,快速抓過衣櫃面前的衣服而後快步往浴室走去。

「地滑,走慢點。」

男人低沉的嗓音飄入耳中,向知草忍不住抬頭瞟了一眼男人,發現男人此時深邃的眸子有著點點光亮,性感的薄唇往上翹起一個淺淺的弧度。

與男人擦身而過的向知草抿唇點了點頭,快速溜進了浴室。

心臟砰砰地跳,向知草回想著男人的那句話,心喜著姜磊這兩天的細微變化,似乎沒有以前那麼冷峻了。

想著,向知草望向鏡子裡面的那個女人,淺淺揚起笑臉。

看了一眼熟悉的浴室空間,向知草不由感嘆,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就是好啊!做什麼都很順手!

此刻,室裡面的那個男人望著那扇被關上的浴室門,唇角一直上揚著。

突然,安靜的室又一道簡訊簡訊提醒音,且還有震動聲。

姜磊眉心輕蹙,循著發聲源走到了向知草的木桌前。

只是視線還沒落在手機上,就見到了赫然敞開著的小抽屜。

看著小抽屜裡面的東西,男人的眼神倏地和緩了下來。

大手探進抽屜,拿起面前的黃色信封,男人眉頭輕微蹙了蹙,下一秒,他並沒有拆開信封而是又放了下去。

接著,視線又移到黑色絨布長條盒裡的那條銀色手鏈,男人不由伸手拿起那條手鏈放在手掌上與視線平齊。

有眼光的人一下子看得出這條手鏈價值不菲,和那個Darry日ng鑽戒的價值不相上下。

男人的眉頭蹙得更緊了一些

——似乎,這並不是他送給小妻子的禮物!

婉轉間隔的葉子,細長的連環成一條手鏈,色澤比銀色更閃亮一些。

下一秒,男人大手左右翻轉手鏈后,瞳孔忽地睜大,深邃的眸子一道墨意閃過,

「YTZC」四個字母映入眼帘,男人從鼻子里輕哼了一聲,

「好一個YTZC!好一個陽天知草1

男人蹙緊眉頭,將手中的手鏈丟回了抽屜黑色絨布盒裡。

這時,桌面上的手機又響鈴震動了一下。

男人視線轉移,手掌微蜷的大手不由自主地伸向桌面上的手機。

屏幕上閃過未知簡訊,幾乎是下意識的,男人點開了,再點開了未知簡訊欄,陸陽天!

男人微微咬緊了后槽牙,點開了簡訊內容,

「丫頭……」

視線往下移,跳入眼帘的依舊是重複的一句「丫頭……」。

驟然,男人咬緊牙齒閉了一下眸子,

下一秒,男人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也不看手機一眼,直接將手機丟回桌上,轉身離開。

而此刻在浴室裡面毫不知情的向知草,正擠出沐浴露揉搓著手裡的泡泡往身上抹,玩得不亦樂乎。

聽到耳邊傳來很是低沉的「當」一聲時,她微微一愣,

隨後又覺得自己想太多,於是繼續地玩起泡泡來。

昨晚她迷迷糊糊地做了那個「夢」,怎麼說呢?

還是有點遺憾,那麼美好的感覺她竟然就這麼迷迷糊糊地過了。

所以,現在她不停的揉搓皮膚,最好現在能夠全身熏得香香的。

然後……

一想到這個,向知草立刻又紅了臉。

這為人婦之後,她發現自己的臉皮瞬間就厚了許多。

腦袋裡面的想法……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羞怯地晃了晃腦袋,繼續用力地揉搓泡沫。

終於,向知草洗好了。

出了浴室,眼神不經意地瞟了一眼床上的壁鍾,這才發現,她洗澡竟然洗了一個小時!

對這異於平日的澡速,向知草低垂了一下眼眸,她也是醉了!

接下來,她快速打量整個室,竟然沒發現姜磊的身影!

秀氣的眉頭不由輕輕皺了皺,向知草又將眼神移回到白色大床上,

空的,被子是平整的!

難道,剛才那細微的「當」一聲就是男人關門的聲音?

有些疑惑男人去哪,但是向知草默默地在心裡安慰自己,

「他工作那麼忙,你又不是沒見過。也許是出去了1

這麼想著,向知草心裡安定了一些。

只是,心中不免還是有些落寞

——這種感覺就像是你為一場比賽準備了很久,可是臨了主辦方卻取消了原本的比賽。

下一秒,向知草背對白色大床,整個身子往白色大床上扔去,躺在床上看著白色天花板發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