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64章 別開這種玩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4章 別開這種玩笑!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一整個晚上,雲莧隻字不提,向知草也不問。

感謝了一下陸陽天,向知草便在雲莧公寓這邊呆下了,還順便向陸陽天請了隔天的假。

當她提出請假時,那個眸子如星辰一般明亮的男人點了點頭,詢問著是否需要幫忙。

向知草搖了搖頭,別人的人情,她不想欠太多。

從沒見過雲莧這個模樣,向知草此刻心裡很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安撫著讓雲莧躺在床上,可雲莧嘴裡總是絮絮叨叨,音量太小以致於她一點都聽不清說了些什麼。

不知道雲莧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看見雲莧這麼失魂落魄的樣子,

她也猜出不會有什麼好事。

青禾大哥?為什麼今天青禾大哥沒有出現?!

那個說話從不大聲,眼神很清澈且容易臉紅的男人。

隱隱地,向知草心裡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視線不由移回床上的雲莧,向知草心裡很是忐忑。

而她一忐忑,連著右眼皮也快速跟著心跳跳動。

不由咽了咽口水,她低頭看向抓住自己手的那雙修長小手,

接著視線上移到床上那個皮膚細緻但臉色青白的女人。

向知草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下意識地閉了閉有些倦意的眼睛。

瞬間,沉沉的睡意襲來,向知草有些恍惚地垂晃著腦袋。

安靜的房間里,一切細微聲響都顯得格外清晰。

倏地,一聲凄厲的哭聲讓坐在床沿的向知草猛然驚醒。

霍地張開眼皮,落入眼帘的是床上那個小臉已經濕透的人兒左右搖晃著腦袋,嘴裡咕咕囊囊著什麼,

痛苦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有些心疼。

「雲莧,別怕,我在這1

向知草連忙俯下腦袋,湊到雲莧邊上細聲溫柔地安慰道,

邊安慰向知草還邊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床上人兒的心口。

而床上人兒睡夢中的哭聲還在繼續,

似乎根本沒有聽見她講的話一般,向知草不由有些著急。

嘆了一口氣,眉頭緊緊皺著,向知草湊上前,繼續輕拍雲莧的胸口。

終於,床上的雲莧睜開了眼睛,只是眼裡蓄滿了淚水,

緊接著,隨著眼睛一點點地睜開,眼淚瞬時順流而下,沿著臉頰流到枕頭上。

不忍讓向知草忍不住再次嘆了一口氣,伸出手去輕輕擦拭掉雲莧眼睛旁邊的淚珠。

一見到滿眼關切的向知草,床上的雲莧眼淚流得更厲害了,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直接嘩啦啦地往下掉,怎麼都止不祝

蹙緊眉頭的向知草轉身,抽出桌上的紙巾,再次擦拭雲莧臉上的淚珠。

可是越擦哭得就越厲害,最後向知草索性什麼都不做,

俯下身去抱住整個床上的人兒,像哄小孩子一樣哄著,

「嗯,哭吧哭吧,哭出來舒服一點。」

被向知草這麼一安慰,雲莧哭得更凶了,抱著向知草嚎啕大哭起來。

雲莧透徹涼心的哭聲讓向知草倏地眼眶又是一陣濕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床上的人兒哭累了,慢慢停止了哭泣接著開始哽咽。

向知草起身,再次起身拿起桌面的紙巾,輕輕地擦拭那張蒼白的小臉。

一想到剛才雲莧的凄涼哭聲,向知草就忍不住皺眉,心裡也跟著悲涼。

嘆了一口氣,向知草起身想給雲莧倒一杯熱水。

不想,床上的雲莧一把拉住了她,臉上完全是眼淚將要再次決堤的可憐模樣。

「好,好,我不走1

向知草連忙坐回床頭,輕拍雲莧的手輕聲地安慰。

床上的人兒鬆了一口氣,只是眼淚還一直在眼眶裡打轉,向知草倚靠在床沿,伸手輕輕拍著床上的人兒背部哄著睡覺。

一瞬之間,整個房間再次安靜了起來,

安靜得向知草能夠聽見馬路邊的若隱若現傳來的車輛行駛聲。

就在向知草再次眨著沉重的眼皮時,床上的雲莧竟然開口了!

猛然睜大眼睛,原先的睡意一股腦趕跑,向知草低頭湊到雲莧旁邊輕聲道,

「嗯,你說。」

剛才雲莧低低呢喃了一句什麼,向知草是一點都沒有聽清,

所以這回,俯下身子的向知草很是認真地等待著雲莧說話。

可是,她沒想到的是,雲莧接下來那句哽咽得不像樣的話會讓她整個人像觸了電一樣,

整個人的神智完全清醒了過來。

「青禾死了1

哽咽的聲音有些模糊,可是卻直直地撞進了向知草的耳膜,無比清晰!

瞳孔一瞬睜大,向知草整個人打了一個激靈,表情無比震驚。

突如起來的消息,讓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向知草呆愣了整整一分鐘。

雖然她經歷過分別,體會過失戀,可是死亡這個話題是那麼的沉重!

一瞬之間,她真的很是反應不過來。

腦海里迅速閃現初見青禾時,那瘦瘦高高的模樣,黃色的頭髮,眼睛越很清澈有神,

整個人散發著斯文溫柔味道的模樣。

甚至,她腦海里還浮現了青禾嘴角揚起的那一臉紅的微笑。

獃獃地張著嘴巴,向知草目光呆愣——

死亡,似乎離她是那麼遠!從來都沒經歷過死亡,她總覺得死亡似乎離自己還很遙遠。

而今,雲莧說什麼?

青禾死了?愣了一分鐘后,向知草低頭望向床上那個再度淚不成聲的女人,

嘴角硬著扯了扯一抹微笑,露出白色牙齒,勉強地開口道,

「雲莧,你別開這種玩笑1

床上人兒聽完這句話,神情一瞬更為痛苦!

倏地,向知草的眼淚沒有預兆地奪眶而出,濕了一個視線,

一片模糊中她隱隱看到雲莧的臉越來越模糊,從淚流滿面到滿是凄厲痛苦神色,

耳邊充斥著雲莧越來越大的哭聲。

向知草也忍不住了,直接趴下身子抱住整個身子哭得有些顫抖的雲莧一起哭了起來。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從此消失了!

隨著耳邊充斥著的震耳欲聾的哭聲,向知草終於明白,為什麼雲莧哭得那麼凄厲可憐了。

一想到青禾不見,雲莧此後又回歸一個人,心疼感直接撲面而來,

雲莧的哭聲一點一點地揪著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