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69章 一地狼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9章 一地狼藉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來到了一樓廚房,向知草發現廚房冰箱及旁邊的冰櫃裡面的東西很多,

只是很多東西她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像螃蟹怎麼煮、牛肉煮成幾成熟之類的,這些她都拿捏不了。

終了,最後她還是決定做一些自己的拿手菜。

雖然,這拿手菜也……

接下來一下午向知草開始放水,一棵一棵洗得很認真,接著又折騰著其他的食材。

於是,這一下午的時間向知草一點一點的折騰過去了。

吳媽也來過雲苑,只是向知草一個勁地說自己可以,不用吳媽幫忙。

最後,吳媽也就放棄了。

一想到晚上姜磊回來,她準備了一大桌子菜,向知草就不由自主地揚起淡淡的唇角。

所有的菜準備完畢后,向知草一看壁鍾,五點半准,

心裡思忖著姜磊過半個小時應該就回家了。

於是,向知草繫上圍裙,準備好碟子,打開大火,開始燒煮。

這時候,向知草實在不是煮飯的料,整個廚房弄得烏煙瘴氣的。

最後,向知草皺著眉頭,將炒好的黑乎乎的西紅柿雞蛋倒進了垃圾桶里,

連同其它的黑成炭塊的牛肉扔了,還有其他黑灰得不成樣的菜式。

深深呼了一口氣,向知草鼓起了臉頰,有些小沮喪。

不過,不到一分鐘,她又深呼吸了一下,重新取出新鮮的青菜和肉類,

又開始在廚房裡一陣折騰。

若是平時,雲苑周圍一片安靜,外面草坪上若有一絲稍大點的聲響,

雲苑裡面的人都聽得見。

只是此刻的向知草正全神貫注地忙於將菜炒好,

根本就聽不到雲莧外面小車緩緩停下剎車的聲音。

車上的男人從黑色卡宴下來,臉色很是冰冷。

男人快步地往雲苑走來,而廚房的向知草卻一臉不自知。

推開了別墅門,姜磊不由眉頭一皺,

鼻尖是一股燒焦了的味道,緊接著,一個尖叫聲從廚房裡傳來。

男人眉頭緊蹙,快步地走向聲音源頭。

最後,腳步定在廚房邊上。

見向知草頭髮鬆鬆挽起,繫上圍裙,雙手合攏在一起,

似乎手指被燙傷了的模樣。

幾乎是下意識地,男人快步走過去,拉起向知草的手細細地看著,

雖然燙傷的部分沒有明顯的起了水泡,但是依舊有些紅腫。

自己的手指突然被別人用力一把拉過去,

掌心感受到了對方手裡的溫暖,

向知草不由抬頭,赫然映入眼帘的是男人垂下的纖長細密濃黑的睫毛以及挺拔的鼻樑,

鼻尖是清新的薄荷味。

一瞬間,向知草心底忽地一陣心悸。

然而,很快,男人就鬆開了她的手。

緊接著,男人快速拿起手機,開始撥號,

「需要敷藥。」

向知草猜測著男人這個時候大概是同家庭醫生通電話,

於是,向知草立刻打斷男人,語氣很是急切,

「我我沒事的,真的沒事,你看只是紅了一點點。」

邊說著,向知草還邊舉起手在男人面前使勁地晃著,

用力地甩手,示意自己的手一點事情都沒有。

但見男人蹙著眉頭看著她的模樣,手上的舉著電話的動作似乎一點都沒有放下的意思。

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向知草腦袋一熱后立刻一把上前,伸手搶過手機,沖著手機那邊的人直接開口,

「不用了,不用過來,我一點事都沒有,不需要敷藥。」

而對方接電話的男人明顯了怔愣了一會,後來慢慢地回了一聲好。

之後,向知草便掛了電話,同時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只是,下一秒,她又發覺自己剛才的行為似乎有些魯莽了。

咬了一下唇,向知草輕輕地抬起眸子,緊張地咽了一口口水之後,

又再次低垂下了眸子。

因為她發現,男人那雙深邃銳利的眸子放在她的臉上,輕蹙眉頭打量著她。

「我,我真的不需要。」

向知草將手機遞到男人的面前,說話都不由得有些結巴。

因為她這才後知後覺,自己剛才做了些什麼。

而她沒注意到,男人只是挑了挑眉。

一時間,兩個人靜靜地站在廚房門口,這種感覺似乎有些怪異。

小心臟又開始一點一點地跳動了起來,向知草的呼吸慢慢地因為清新的薄荷味而變得有些小激動。

就在她有些受不來自己的過於激動的反應之後,

直直盯著男人腳上皮鞋看的她突然發現男人突然走開了,

而這方向,恰好是往廚房裡側走去。

忽地,向知草只覺得一股熱血直衝腦門。

男人走近廚房一看,果然,用「慘不忍睹」形容此時廚房的情況絕對貼切。

盤盤鍋鍋散落一個洗菜台,各種黑色不明物散落在餐灶附近,

還有油漬散開一地。

其中的一個炒鍋和白色瓷盤撞在一起,黑色不明物混著油只倒了一半在白色瓷盤上。

不單是餐灶和洗手盆,連地板都滿是污漬。

隱約中,蹙著眉頭的姜磊還依稀認得出這散落的一地的燒焦菜色中似乎除了黑炭還有一絲紅色。

下一秒,男人轉頭,淡漠的聲音低低響起,

「你在炒西紅柿?」

原本俯著腦袋的向知草被男人突然這麼一問,

立刻就有些局促了,不過又有一絲欣喜,

「你看得出來啊?我還以為我將這些做焦了,你會看不出來呢。」

然而,話音一落之後,向知草此時心裡不禁又有些小心虛。

原本她還準備做一桌「好菜」給男人吃,當然,她原本的意願絕對就是好菜!

可是,終究是力不從心,做出來的菜和菜譜相差十萬八千里。

想到這,向知草不禁嘆了一口氣。

下一秒,她抬起腦袋,本想和一旁站著的男人說聲不好意思,

但是卻發現面前的人影不見了。

左右張望了一下,她發現餐桌旁的椅子上正放著的不就是男人的褐色公文包還有黑色西裝外套嗎?

一個想法瞬間跳入腦海,難道……

向知草不由移步,探出腦袋往廚房裡張望,

果然,姜磊就在廚房裡!

只見那個穿著白色襯衣的落拓男人,此刻正捲起袖口,

接著直接將袖子往上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