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72章 擁她入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2章 擁她入懷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知草睜大眼睛,有些搞不清楚面前是什麼狀況,

只是男人這時灼熱直視的冷眸彷彿有吸力一般,一點一點地將她吸了進去。

「你很怕我?」

依舊是如平日一般的淡漠孤冷語氣飄入耳邊,

向知草心裡頓時咯一跳。

怕?是吧,在面前的這個男人直視她的眼神充滿了冰冷的時候,

她是有一些怕的,因為男人近在尺咫的冷眸透著一絲絲寒意,如同寒冷的冬天那死命往身上吹的冷風一般,冷如骨髓。

但是,艱難地咽了一口水之後,

向知草的理智稍稍回歸了一些,眨了幾下澄澈的眸子,

她想到她來找男人的目的,不就是想和男人好好聊一聊,

於是,清了一下嗓子,向知草動了動唇。

然而,向知草還沒開口,男人薄唇繼續輕啟,

絲毫不給她回話的時間,眼神一瞬變得更加凌厲,

「昨晚?」

對於男人這種有時候說話不說完整的習慣,向知草已經完全適應了。

她猜測,昨天她一個晚上沒有回來,

大概是姜磊問的是為什麼昨晚沒有回來,或者昨晚去了哪?

向知草「我」字才剛說出口,男人一下子再次打斷道,

「你昨天是不是和陸陽天在一起?」

終於,向知草聽見了男人的一句完整問話,只是男人的語調很是冰冷,

同時說話的時候眉頭也蹙了起來,整張俊臉一瞬之間很是凌厲。

結合男人這幾句話,向知草知道,

眼前這個男人肯定誤會了自己和陸陽天的關係。

難道?

向知草倏地想到,昨天她坐上陸陽天的車子時,時間恰好在五點半左右,

若是面前這個男人誤會了,

那也是有可能的。

一瞬之間,向知草心底驀地有些欣喜,

這是不是說,面前的男人其實是在吃醋?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向知草不由自主地揚起一個笑容,

眉眼彎彎,閃亮得如同天上的星星。

而男人見到向知草臉上突然變化的表情,變得那般欣喜。

男人眉頭皺得更緊了,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了幾個字,

「這麼好笑嗎?」

被男人這麼一說,向知草這才知道自己的反應看著男人眼裡,

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於是,下一秒,向知草便斂起了臉上的笑容,

不知怎的,之前男人凌厲的冷眸的確是讓她心裡很是膽怯,

但是這一刻,她卻絲毫不懼怕男人眼底的那股寒意了。

先是低垂了一下腦袋,

下一秒,向知草再次抬頭時,眼裡有了一絲光亮的期待,

直直地對視著頭頂上方的那雙冷眸,

向知草反而起身,猛地將臉湊得更近了。

近得她可以感受到男人那噴洒在臉上的呼吸氣息!

見面前的男人微微一愣,整張臉換上一副疑惑略帶絲驚訝的神色,

向知草心底倏地歡悅了起來。

真難得,她還可以見到男人臉上那麼精彩的表情。

似乎,這還是第一次!

這一刻,向知草倏地有些想調戲眼前這個男人,

於是,向知草自然而然地開口道,

「你吃醋了?」

這一句問話不僅讓男人整個身體一僵,向知草也被自己話里的溫柔酥軟了。

向知草不知道,原來她也有這麼溫柔的時候,

聲音軟掉似乎都可以滴出一顆水珠出來。

兩個人這麼近距離地對視著將近了兩秒,

向知草眼裡柔柔的,而男人的眼神也漸漸地和緩了下來,

雖然依舊冰冷,但好歹沒有剛才那般凌厲。

就在男人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后,向知草臉上的笑意再一次浮現了出來。

想到她剛才幾次被男人打斷了回話,

現在她終於找回了說話的主動權,向知草心裡更加歡快了一些。

「你……」

男人剛一開口,向知草就立刻打斷了他,

「你誤會了!昨天我去見了雲莧,打不到計程車,剛好陸陽天經過才載我一程。」

向知草的話語一落,男人並沒有再開口,

那雙深邃的冷眸一直盯著向知草的臉看,似乎是在判斷話語中的真實性一般。

終於,過了不知道多久,

男人低沉冷漠的聲音再次在房間內想起,

「我呢?」

姜磊的這兩個字讓向知草愣了一會,

好半天向知草才反應過來,

大概姜磊的意思是,為什麼是陸陽天接送她過去,而不是等他接送?

向知草發現,和這個男人講話,思想還真的要有一定的跳躍性,

不然怎麼哽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既然男人會這麼問,那就說明她還有解釋的餘地。

這是好事!不是么?

起碼,這說明男人心目中,對她還是有一點點信任的。

而且,看了雲莧那撕心裂肺的模樣后,她便勸到自己,要好好珍惜眼前人。

一想到雲莧昨晚的那個模樣,向知草心裡倏地一緊,

臉上的神色一下子變得有些悲傷。

她不回話,男人也不提問。

一時之間,房間里靜悄悄的,最後只聽到兩人靜靜的呼吸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向知草抬頭,只是眼裡倏地有了一股濕熱,

一想到以為找到了一生伴侶的雲莧莫名其妙就失去了最愛的人,

心裡就一陣一陣揪著,這種感覺就好像她失去了姜磊,再也見不到姜磊一面的那種傷痛。

想到這,向知草嘆了一口氣。

澄澈的眸子里倒映出男人輕蹙了眉頭的神色。

艱難地咽了一下口水,向知草這才慢慢地開口道,

「青禾出事了,雲莧一個人情緒有些失控,我過去陪她。」

雖然聽起來這句話語氣很是平淡,但從男人有些驚訝的眸子中,

向知草又想到了雲莧心裡那個痛苦,

連一個和青禾不熟的外人對於青禾的離去都這般驚訝,

那雲莧心裡是有多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估計是沒有人知道的!

特別是,一向不容易投入真實感情的雲莧失去了最愛的人,

這個打擊,恐怕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想到這,向知草的眼淚一瞬間就嘩啦地往下掉,

模糊了整個視線。

那揪心的痛,讓向知草感同身受一般再次忍受不住哭了起來。

只是,讓她意外的是,在她哭泣的時候,男人竟然一下子擁她入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