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81章 我去哪你就得去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1章 我去哪你就得去哪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吃完早餐,向知草便起身看了男人一眼后,

立刻視線移回自己剛從包里掏出的手機上,伸出手指指腹點在手機屏幕上。

緊接著,她將手機移回耳邊,聽著耳邊悠揚的音樂,

向知草嘴角輕輕上揚,

等了十幾秒后,終於電話接通,

「楊師傅,對,在雲海畔這邊,別墅名寫著雲苑的那一棟,

好的,您儘快。」

說完,向知草輕輕摁掉了電話。

不經意回頭的時候,正好看見男人那雙深邃帶著疑惑的眸子。

向知草不自覺地揚起笑容,款款說道,

「今天我負責約你,我做主,對不對?1

幾乎就是肯定的語氣,完全沒有商量的意思,雖然第一次用這種語氣,

向知草心裡有些小忐忑,她也知道說這個話時自己心裡有多虛,

但是她仍舊忍住了,盡量以最平常最隨意的語氣說了出來。

既然她做主,她絕對不能有一絲怯常

這麼想著,向知草眼神明朗地望著餐桌前的男人,絲毫沒有一絲畏懼。

儘管男人那雙深邃的眸子的確是讓時常心生懼意。

話音一落,餐桌前的男人沒有立刻說話,只是輕挑了一下眉頭,冷眸在向知草那張滿是勇氣的小臉上巡視了一圈。

過了約莫一分鐘,兩人的對視中,男人眨了一下眼睛,接著輕輕點了點頭。

對於男人的反應,向知草心裡頓時一股喜悅蔓延,

小激動地想著,看來女生有時候是該主動一些,這不,男人就已經應允了。

若是她如之前那般總是不好意思,肯定就沒有現在這種情況發生。

再接再厲,向知草!

在心中鼓勵自己之後,向知草咽了一下口水,收斂起一絲絲的小得意。

乾咳了一下,繼續補充道,

「今天由我做主,那出行也由我決定,我已經叫了一輛計程車了,

剛巧就在附近,很快就到了。」

聽到「計程車」三個字,姜磊眉頭再次挑了一下,

天知道,這姜家大少從出生到現在,每天出入都是豪車接送,什麼時候坐過計程車。

不過,向知草並沒有留意此時姜磊的表情,

而是微仰著腦袋,眉頭輕蹙著思考接下來的行程要怎麼安排。

昨晚她什麼都沒百度出來就迷迷糊糊睡著了,現在她是需要好好的規劃一下了。

在計程車來之前,要好好想一下去哪。

此時,姜磊再度抬眼,看向那個凝眉思索的小妻子。

落地窗外照進的明媚光線勻勻地灑在小妻子的身上,背著光的小妻子的素凈小臉仿若被鍍上一層柔柔的光線一般,清新脫俗。

臉上的小表情調皮雀躍地跳動,整個人看起來很是靈動俏皮。

一時間,姜磊有一把將小妻子拉進懷裡的衝動。

「先說好了,今天我做主,我去哪你就得去哪,你的潔癖先放到一邊。」

向知草忽地轉頭,視線對上那個男人的深邃眸子,

明顯的柔光讓向知草心裡一悸,臉上地一陣熱意,不過,向知草還是堅持下去,把該說的話說完了。

被小妻子這麼一轉頭,姜磊原本桌子底下輕輕抬起的手只是頓了一下,又快速放了下來。

向知草話音一落,一陣清脆的手機鈴聲就響起了。

連忙掏出手機,摁了接聽,向知草沒有看姜磊的反應,就專心地側過身子開始回應手機那邊的人。

「嗯嗯,好的。」

講完這句,向知草就掛了電話。

原本轉身想和男人說一下,卻見到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起身,且已經大步往門口走去了。

「你去哪?」

看著男人倨傲挺拔的背影,向知草以為男人現在這是要反悔,

說也不跟她說一聲,就想拔腿就走。

一著急之下,向知草立刻脫口而出,語氣間還帶著一絲怨恚

她一講完,男人果然停住了腳步,只是並沒有轉頭看向知草一眼,

而是清淡地反問道,

「不是去約會嗎?」

姜磊的話穩穩噹噹地飄到向知草耳邊,向知草反而愣了一下。

好幾秒后,她才反應過來,臉上立刻浮起了滿滿的笑意,

立馬跟了上去。

出了雲苑,向知草遠遠地就見到男人停住腳步,站在計程車面前。

而接著,計程車裡面的中年男人似乎也是剛剛才將車子停穩,一見到向知草走過去的身影就大聲吆喝著且還大力地招手,

「姑娘,這邊這邊1

向知草沖著熱情的計程車司機笑了笑,只是,下一秒她的視線就移回了那個站在計程車面前,

一手插在口袋裡面的落拓身影有些疑惑。

不明白為什麼男人站在計程車面前就是沒有主動上車。

隨之向知草慢慢走進,她才領悟過來為什麼男人一動不動,

循著男人的視線望過去,只見這輛黃綠色計程車外面,除了車窗還車的頂部,

濺了一車黃色的泥巴,就連後車門手把上也是這樣。

一瞬,向知草有大笑的衝動。

她記得,當時男人和她第一次去凈町街的時候也遇到一樣的情況,

面對那滿是灰塵泥巴的巴士,姜磊愣了足足一分鐘不止。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今天是她做主,而且他不是已經答應了么?

這樣的話,他就沒得說不。

向知草假裝沒有見到那個男人盯著計程車時的嫌惡眼神,

直接從包里掏出紙巾,抽出一張之後輕輕地擦拭了後車門門把好幾遍,

之後立刻俯身鑽了進去。

只是,當她坐好位置之後,發現男人眉頭輕蹙,冷眸盯著她手上的紙巾看。

「姑娘,這是你哥哥吧?怎麼傻愣著不上車呢?」

坐在駕駛座上的司機大叔往後瞥一眼,發現車門開著,而車門外似乎還站著一個男人,

以他的視線剛好只見到一雙長長的腿,白色休閑衣著能判斷出的信息就是一個年輕男人。

其實計程車司機不過就是隨口一說,

原意只是想催促車門外的男人要搭乘就快點上車。

司機大叔的話音一落,向知草條件反射地捂嘴一笑,

但是噗呲一聲還是飄進了車門外站著的男人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