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97章 您可真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7章 您可真壞!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離開了遊樂園中心那邊喧鬧嘈雜的人群,此時向知草耳邊清晰地聽見了男人的話語。

一瞬之間,向知草整個人懵了。

「你……可愛……」

這個意思連接起來,是說「你可愛嗎?」

向知草在心裡絮絮叨叨,腦袋嘩啦一下扯清了關係。

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情再一次瘋狂地躁動起來。

這是男人在誇她嗎?!

無關外表,是純粹誇她性格可愛嗎?!

不得不說,此刻的向知草整個人又開始陷入了「自我懷疑——自我肯定——自我懷疑——自我肯定」地反覆求實中。

而男人沒有給她思考的空間,

下一秒,直接將臉湊近了向知草素凈的小臉面前。

看著小妻子驟然睜大眼睛的驚訝表情,男人唇角勾起一抹斜斜的笑容。

似乎,她的小妻子很容易因為他的親近而有大的反應!

「你……你……」

一瞬被男人突然放大在自己眼前的俊臉嚇到,向知草不禁開始有些結巴。

鼻尖是男人湊近來時,自然散發的清新薄荷味,

向知草心底跟著一悸。

視線移向男人臉頰上的細緻皮膚,向知草有一種衝動,

不,衝動是指想做而還沒做的事。

但是,她做了,就不算是衝動了!

從男人臉上移開后,向知草不由快步越過男人直接往遊樂園門口。

邊快速離開,向知草邊伸手輕輕地摩擦自己的唇,

臉上一片通紅,窘迫之意比剛才更甚!

是的,沒錯。

她做了!沒有準備沒有預謀幾乎是條件反射地,

見到男人那俯身湊上前的俊臉,倏地一下她往前傾身,在男人的臉頰……

留下了一個印記!

她不知道,此刻在站在原地的男人看來,她完全就是做了「壞事」之後心虛「落荒而逃」!

盯著那抹嬌小可愛的倩影,男人的腦海中立刻浮現踮腳的小妻子從自己的臉頰移開后,

那一瞬臉紅到脖子根的小臉。

不由自主地,男人唇角輕輕地揚起,露出潔白的牙齒。

一路上,向知草窘迫地將視線一直停留在車窗外。

想起在她離開遊樂園,剛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就見到喬麥已經在大門一側的停車位等候。

她便知道,剛才男人打電話是吩咐喬麥來接她們。

也對,她也不好意思再叫那個被「調戲」的司機大叔來接了。

於是,對喬麥淺淺一笑后,向知草便什麼都不說,一股腦只顧著鑽進後車廂。

只是,該來的躲不掉。

即使她為了掩飾自己的臉紅,不想被別人看見而儘快躲進車廂,

卻還是被她最介意的那個人看到了。

「喬麥,開車。」

她聽見男人的聲音從窗外傳來,緊接著聽見喬麥很是輕快地應了一聲「好」,緊接著,

那股清新薄荷味飄進了車廂,

向知草不知道自己仍能感覺臉上的熱意一股一股地往外飄!

隨後,車廂便開始「單曲循環」一陣陣沉默。

老早就見到少奶奶臉色通紅,而緊跟著從遊樂園出來大步行走的少爺臉色輕鬆,

喬麥趁著等紅綠燈的間隙,抬眼往後視鏡上瞟,

發現他家少爺和少奶奶有些怪異,兩個人之間……

一定發生了什麼!

倏地,喬麥眼底閃過一絲光亮——

少爺和少奶奶穿著情侶裝!

Oh,mygod!還是卡通情侶裝,

還是穿著他家那個冷酷到底俊傲無比的少爺身上!!

他就說呢,怎麼就是覺得哪裡有些不一樣。

「少奶奶,今天你和少爺的行程是怎麼樣的?好玩嗎?」

喬麥看似無意地隨意拉家常,但其實是他心裡的八卦因子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向知草自然是不知道喬麥是什麼意思,

便開口道,「也沒玩什麼,就是玩……」

說了一截,向知草下意識地立刻停住了回答,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

她差點就脫口而出「就是玩一些情侶必做的事」,

若是她剛才那麼一說,以喬麥的性格自然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那樣的話,到最後說不定所有的細節都會清清楚楚地細問!

想到這,向知草浮起笑臉,連連擺手隨口道,

「也沒玩什麼,就是隨便吃了個飯。」

雙手搭在方向盤上的喬麥眉毛輕挑,語氣裡帶著一絲懷疑,

「不可能吧?!你和少爺一大早就出門,都沒叫我接送,還不是為了獨享二人世界!

怎麼樣?說說嘛,讓喬麥以後交女朋友時也知道有哪些節目。」

向知草也知道,自己的回答很沒有說服力!

沒辦法,她天生不是一個強勢的人,口才也不好,有時她甚至不知道怎麼拒絕別人。

特別是,和自己關係還算是親近的人。

這一刻,向知草有些小為難,她抬眼用餘光瞥了一眼身側神態自若的男人,

似乎,這事和他一定關係都沒有。

向知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耳邊又傳來了喬麥的催促,

「少奶奶,你快說嘛。」

聽到喬麥的話音,向知草唇角微抽——

喬麥大人,沒想到您也會和女生一樣撒嬌!

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了,而善乎也不介意她說與不說,

向知草遲疑了一會,便脫口而出,

「逛街吃飯買衣服去遊樂園玩。」

簡簡單單地,向知草簡略地概括了為一句話。

這麼簡單,他嫁少爺就願意和少奶奶一起穿情侶裝?!

肯定錯過了些什麼!

喬麥噗呲一笑,轉過腦袋望了向知草一眼,清亮的嗓音裡帶著一絲好奇,

「少奶奶,您可真壞!總是不挑重點講!您和少爺是誰親的誰?」

能促進男女感情自然少不了一些肢體動作,所以喬麥也是憑著猜測故意試探詢問。

面對駕駛座上一臉狡詐笑容的喬麥,

向知草微微張大了嘴巴,有些不可思議喬麥的思維,竟然能夠這麼精準地嗅到她和姜磊之間的變化,甚至……那麼具體!

說實話,向知草很是為難了。

抿了下唇,她發現自己已經有些口乾舌燥了。

就在她局促著不知道如何應答的時候,一個低沉的嗓音在車廂內響起。

聽清男人說的那句話后,向知草瞬時不知道該悲還是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