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401章 我們來生小猴子好不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1章 我們來生小猴子好不好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不約到小妻子在衣櫃面前翻索的模樣,眉頭輕挑——

他的小妻子今天做了幾件主動的事情,這回是要做什麼?

向知草左翻右翻,終於在一個角落處發現了那個禮盒。

原本以為她會在和盧少輝的新婚之夜用上,然而事實證明,盧少輝卻不是她的真命天子。

不過,也沒關係,陰差陽錯的,她已經找到了她的真命天子!

雖然,她不確定,在男人眼中她是否是他的真命天女?

快速打開禮盒,掏出裡面那件薄薄的衣物,向知草快速塞進懷裡,做賊一樣閃入了浴室。

見小妻子驚慌失措的模樣,姜磊唇角上揚,

他倒是挺期待,他的小妻子會給他什麼「驚喜」。

而同一時間,浴室裡面的人兒已經換上了薄薄的衣物,

只是左看右看,她都不懂為什麼有些人要將睡衣設計成這般模樣。

衣料舒適是舒適,只是未免布料太少了些。

忐忑間,向知草看了好幾眼鏡子裡面那個含羞帶怯的小臉。

「向知草,想想你的目的,懷挺1

向知草低聲嘀咕,豎起拳頭,暗暗對自己打氣。

可這時她第一次……

在這方面這麼主動!

所以向知草拉開了浴室門后,前腳她剛踏出,下一秒她便立刻縮了回來。

快速轉身拉過牆壁上掛鉤上的浴袍,三兩下套在身上之後,她這才慢慢推開浴室門,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

隨著距離白色大床上男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向知草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最後向知草緊張得不由自主地咽了好幾下口水,雙手也不自覺地緊緊拉扯住面前的浴袍領子。

明顯感覺臉上的熱意一陣一陣的向知草整個人都有些僵硬,

她沒有走到大床的另一側,而是走到了男人半坐著的那一邊。

倏地,有道陰影遮擋他的書本上,

男人抬眸,卻發現自己的小妻子低垂著腦袋,身上套了一件白色的浴袍。

若是平時,他的小妻子只會穿那種可愛卡通的睡衣或者中規中矩的睡裙。

而今天她卻穿上了浴袍。

男人不禁挑了挑眉,深邃的眸子盯著面前略顯緊張的小妻子。

吞咽了一下口水后,向知草才慢慢抬眼,恰好對上了男人的灼熱眼神。

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向知草慌張地移開了眼神,低低地垂下眸子。

一時間,整個室安靜得讓向知草覺得自己的吞咽聲以及心跳聲顯得格外清晰。

隔了不知道多久,向知草心想,

她都已經主動了一整天,也不差這麼一會了!

於是,下一秒,向知草再次抬起眼皮,逼著自己直視上男人的目光,乾咳了一下就快速開口道,

「那個……你可不可以坐過去一些?」

話音一落,向知草明顯聽到了聲音的輕顫!

然而,男人那雙深邃如黑潭的冷眸卻一直盯著她,卻沒有開口回答,也沒有任何動作。

一瞬,向知草感覺整個身體開始緊張到緊繃起來,甚至,她明顯感覺自己額頭上神經跳動的節奏。

再次,向知草聽見了自己狂亂直跳的心跳以及急促的呼吸。

夜,很是安靜!

過了約莫一分鐘,除了本身的心跳聲,她終於聽見了男人輕微挪動時,身上衣料與床單被子摩擦出現的聲音。

見面前的男人挪出的空位置,向知草心情很激動。

潛意識裡,她明白自己應該撲上去,可是全身的神經緊繃,

特別是,她握緊的手心已經沁出了汗水!

深深呼吸了好幾次,向知草大力地吞了一下口水,使出全身力氣這才將慢慢反身坐到了床上,猛地拉起面前的白色大棉被蓋到身上。

此時,過於緊張的向知草並沒有留意到升側目用眼角餘光瞥她。

見小妻子緊張兮兮地坐到床上,動作很是僵硬,男人忍不住唇角浮現一股笑意。

他的小妻子,行為有些怪異!

鼻尖不斷地飄過來姜磊身上的清新薄荷味,向知草胸口急劇地起伏。

「那個……」

倏地轉頭,向知草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總覺得現在似乎她該說些什麼,來緩解一下情緒,

不是有書籍上說嗎?要先製造一種浪漫的氣氛。

弄巧反拙地,她覺得自己製造的完全是緊張的氣氛。

一對上男人那深邃的眸子,向知草卻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一瞬之間,整個背景驀地虛化了,眼前除了男人那輪廓鮮明的俊臉,就只剩下俊臉——

是的,向知草的花痴病又犯了!

喉嚨吞咽著口水,向知草整個人有些發昏。

從男人粗黑的劍眉移到那纖長睫毛撲閃的冷眸再到筆直立體的鼻樑,

最後她的眼神停留在男人微抿著的薄唇上。

見到小妻子臉色粉嫩潮紅,澄澈閃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著他的唇部看,男人眉頭輕挑。

小妻子吞咽口水,一副口乾舌燥的模樣,

倒是讓男人腦海里瞬間聯想到了些什麼,只不過最終男人依舊一本正經地問道,

「渴了?」

男人的話如一道驚雷,將失神的向知草整個人震醒了!

意識到自己的目光過於直接,向知草忽地一下低垂下腦袋,心跳和臉上一瞬躍起的熱意速度成正比。

閉了一下眼睛,向知草不由開始在心底埋怨自己,

「向知草,不是都已經計劃好了嗎?!到了現在,你就想退縮了?」

心中始終是有些不甘心的,腦海倏地閃過婆婆那張笑吟吟的臉,

向知草再次扯起嘴角,揚起發熱的笑臉,面向男人,

以盡量平靜的語氣說道,

「好熱啊,有沒有發現,我們這邊的冬天還跟夏天一樣,

呵呵,剛才我看了一下手機天氣,幾朵雲還在飄呢,28攝氏度,這不是熱死狗的節奏嗎?

呵呵,你熱不熱,我現在好熱。」

向知草自問自答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堆,其實她的主題也就只是強調天氣很熱。

不管男人聽懂了沒,向知草開始粗魯地去掉自己身上厚厚的浴袍,沒敢去看男人的表情,

向知草一下子將浴袍丟到了地上,

霍地反身問道,「我們來生小猴子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