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408章 她要主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8章 她要主動!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海風撲面,沙灘上站著的兩人就這麼靜靜地對視著。

鼻尖是海水的味道,而耳邊是海鷗飛翔在半空中發出的叫聲,以及海濤拍到礁石的撞擊聲,

當然……

還有向知草砰砰直跳的心跳聲!

一瞬間,整個背景彷彿完全被虛化了一般,

向知草眼裡的剪影就只剩下頭頂上方男人的那張俊傲無比的臉龐。

整個世界天旋地轉……

而姜磊也是一樣,見著底下那張仰視自己的澄透小臉,

喉結一緊,有一種將小妻子擁入懷中的衝動。

就在他伸手的間隙,一塊白色的不明物從空中在兩人之間的空位沙灘上掉下。

瞬間,男人眉頭緊皺,抬頭仰望那個「不知趣的東西」。

低頭看了一眼沙灘上那坨白色排泄物,向知草不由哈哈一笑,

下一秒,立刻抬頭去看那隻在天上洋洋得意的海鷗。

怎麼說呢?

那麼浪漫的一個意境別一坨鳥屎給打破,

這場景,向知草怎麼想來就覺得好笑呢!

特別是,此刻她見到男人正著下巴抬頭仰望天上那隻鳥。

只是,似乎那隻鳥一點都不畏懼男人的怒視,

還一直在他們上空盤旋「叫囂」著。

越看這個人鳥怒視的場景,向知草越覺得好笑。

嗤笑一聲的向知草垂下腦袋,突然發現男人的肩膀好像有些什麼,眼皮不由眨動了好幾下,

微微張愣了嘴巴,直覺告訴向知草——

千萬別告訴他!

然而,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順著小妻子的視線,姜磊低頭瞥向自己的肩膀,

在看到肩上那呈濺散狀的白色物體后,男人臉色一下子鐵青了!

見到男人一瞬變換的臉色,向知草整個人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是的,接下來的確是她腦海中預想的,

男人轉身就走,看方向是回雲苑!

倏地,被丟在原地的向知草有一種被忽視的感覺。

他不是帶她散步來的嗎?

情緒瞬間有些低落的向知草低垂腦袋,嘟了嘟鼓鼓的粉嫩兩頰。

下一秒,一雙熟悉的鞋子展現在她眼帘的沙灘上,

向知草一愣,還沒抬起頭就感覺手上一股溫熱,緊接著被一股力量拉扯著往前走。

原來他沒有忘了……

倏地,向知草的心情一瞬之間再度衝上雲霄一般,

抬頭仰望了一下只個自己留了一個側臉的男人,一股甜蜜再次在心底開始蔓延。

被男人牽著走的向知草一路小跑著跟上,

終於到了雲苑,男人這才鬆開了她的手。

看著推開雲苑大門,台階踩得生響的男人,尾隨身後的向知草臉上難掩濃濃笑意。

進了室,向知草沒見到男人的身影,卻見到浴室門緊緊閉著,

她知道,男人一定了進了浴室洗澡。

坐在小木桌上,向知草雙手托著腮幫,眼神瞟向陽台外遠處的大海,

看著幾個白色的海鷗在海面上盤旋,

向知草不由心想,若是男人想追究責任,恐怕也不知道哪個是肇事鳥了。

想到這,向知草噗呲一笑。

猜測著若是男人的下屬員工知道他們的高冷倨傲的總裁遇到了這種哭笑不得的事,不知道會怎樣。

倏地,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下意識地,向知草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壁鍾,四點五十五分。

這個時間點來找她的,難道是婆婆。

這麼想著,向知草快速起身,拉開室門。

一打開,向知草發現不是婆婆而是吳媽,欣喜地問道,

「吳媽,是不是要做飯了?我準備好了,現在就可以下去跟你一起做了。」

想到中午那頓飯功敗垂成,就是因為將醋和醬油、糖和鹽放錯,

向知草心裡就有些不甘。

她不願意給男人留下怎麼學都還是廚藝不精的印象,於是一見到吳媽心情就好了起來。

見向知草這麼好學,吳媽自然是樂呵呵到合不攏嘴。

長了厚繭的手牽手面前那雙小手,吳媽開心地道,

「不是,少奶奶,下次您有空的時候吳媽再教您,

今晚啊,是夫人叫我來叫您和小少爺一起過去燕苑吃晚餐。」

想來,已經好久沒有和婆婆一起吃飯了,

所以,聽到吳媽這麼說,向知草心想也好多點機會和婆婆相處相處,

自己也適應著多關心關心人。

這麼想著,向知草便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好」。

「少爺好」

見面前的吳媽恭敬地一點頭,向知草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

男人已經從浴室出來了,換上了另一身衣服。

倏地發現,這個男人不管穿什麼都好看。

向知草不得不承認,外面的鶯鶯燕燕看上她老公也是情有可言的,

單單像國際男模一樣的身材都可以迷倒一大堆了女人了。

咽了一下口水,向知草意識到自己什麼時候開始變成眼前這般花痴了。

只是,她有些移不開眼。

「好看嗎?」

男人的嗓音飄入耳中,向知草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下一秒,回過神來睜大了眼睛的向知草驀地搖了搖頭,

可是又覺得搖頭不對,又點了點頭。

於是,男人的快速靠近,讓向知草不由自主地瞳孔睜大,差點咬著了舌頭。

她發現以前男人發現她獃獃看他的時候,說的可不是「好看嗎」

而是態度很冷淡地問句「看夠了沒1

這個轉變是不是就說明男人已經慢慢接受了自己?

或者說,潛意識裡,男人已經主動地騰出一個心中的位置給了自己?

想到這個,一臉通紅的向知草難以自禁地面露喜色。

見小妻子一臉通紅的模樣,男人的心情很好,黑色的冷眸閃過一絲笑意。

不過,小妻子這搖頭又點頭的,他看不懂。

「好看?」

男人又反問了一句,是向知草始料未及的。

因為她並不覺得男人是個自戀的人,最多是有一種長相優越感。

若是往常,她會紅了臉,垂下腦袋。

可是這次,不,她要主動!

於是,下一秒,她像男人招了招手,示意男人向她這邊將腦袋伸過來。

見小妻子一雙明眸里跳躍著俏皮和狡黠,男人眉頭輕挑。

隔了約莫三十秒,男人慢慢地俯身到與小妻子平視在同一水平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