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第十八章 危險的古戰場 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危險的古戰場 3

小說: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作者:似水年華流年| 類別:女生小說

然後拿到金屬棒的余穎,揮舞了幾下,呼呼作響。

不知道為什麼余穎突然間想到打狗棒這個詞,心裡琢磨著:難道現在自己算是加入了丐幫?

哈哈!余穎頗為好笑凝結出一個水鏡,鏡子里的人穿得是最簡單樣式的衣服,再加上沒有什麼炫彩的法寶,頭髮也是簡單的一挽。

真的是沒有太多靈石的樣子。

其實說起來,現在的余穎和名門正派一比,的確是有些丐幫的影子。

到了這個時候,余穎的笑容帶了點好笑的感覺,還好,衣服上沒有打什麼補丁。

不然的話,那就真的是丐幫啊!

其實丐幫不應該還有錦衣派的嘛,那麼自己這一身還不是錦衣。

的!算是體驗生活。

然後余穎收斂起自己的笑臉,把水鏡散掉,另外還把多買的幾個金屬棒收好。

而余穎的身邊,也有不少老油條在購買金屬棒,他們那些老油條穿的還不如余穎,畢竟他們才是真正的散修,一個個為了節約靈石,穿的還遠不如余穎。

當然他們也志不在此,呆在古戰場久了,他們連表情都變得沒有什麼大的變化,哭、笑對他們來說,甚至是不需要的動作。

畢竟古戰場上,感情豐富並不是什麼好事,有時候太過激動的人,往往搞的是最後團滅。於是來撿寶的修士們接受教訓,一個個都成了獨行俠。

最終能堅持下來的人,一個個都是心志沉穩的人,心性不行的人,早就死在這個處處布滿殺機的地方。

然後他們也沒有什麼聯繫,甚至連個招呼都不打,就彼此分開,各自去自己的地方。

沒有什麼打招呼的必要,因為不知道彼此還能下次在見面嗎?

正好新來一批菜鳥,一個個嘰嘰喳喳的。

余穎感覺他們應該是一個修仙世家,或者是幾個相互認識的世家子弟,應該是來古戰場見識一下的,也有可能是來淘寶的,畢竟小的修仙世家日子也不好過。

事實上,不少的修仙世家就是當年的散修祖先,在古戰場上淘到好東西,才有能力建立起來修仙世家。

當然再小的修仙世家,也比散修好點。

所以那些建立世家的散修後人,並不見得待見散修。

尤其是看到余穎他們一行人,一個個穿的衣服不怎麼好,破破爛爛的。

其實作為古戰場生存下來的老油條,他們為了淘換點好東西,摸爬滾打的,好的衣服也變成了破衣服,所以當然不會太好。

可以說,再拿上棒子,怎麼看都像是討飯的人。

於是那些菜鳥們看到之後,一個個笑得只打跌,余穎對於他們的嘲弄,只是裝作不知道。

笑吧,笑吧,不知道他們還能笑多久。

其實對於這一批人,余穎沒有什麼憤怒的感覺,不就是像丐幫的人嗎?想要活下去和被人指著像乞丐,這兩項選項比較的話,還是活下去重要。

這些菜鳥如果想要活下去,應該也會變成丐幫這個樣子。

說到底,他們應該是有些天真的修士,可惜越是天真,越是死得快。

另外,余穎真的很奇怪,為什麼讓這些菜鳥跑到這裡來?一般能到這裡的人,一個個都是混過古戰場好多年的吧!

難道這裡面有什麼古怪嗎?

不過余穎沒有多想,因為這些人和自己無關就好。

所以余穎想到這裡,只是微微一笑,也開始了自己的探險。

其實對余穎來說,寶貝什麼的,余穎已經不太在意,她現在心裡最想拿到就是能量塊,這才是硬通貨。

事實上在揀寶這段時間裡,有時候余穎也會遇到比較明白的人,在他的描述里,余穎終於知道為什麼能量塊值錢?

首先,不提只有返虛期的老祖,才可以製造。

其次,就是能量塊,是百分之百的能量固化,這一般是不可能在現實社會存在的,卻最終存在了。

甚至有人拿到能量塊之後,驚喜的發現,能量塊可以提純自己的靈氣,怨不得會被當成最重要的貨幣。

一般靈石和能量塊對比,就如同銅錢和黃金,至於那種所謂的極品靈石,頂多也就是銀子。

後來,余穎才知道自己算錯了,就是有靈石,人家根本就不給交換能量塊。

有了能量塊,就可以購買什麼神通和不少好東西,聽的是余穎心裡也是跟著流口水。

這麼好的能量塊,可惜,沒有!

最後那個告訴余穎很多事的散修,就離開這裡。

因為在這裡,呆的時間越長的修士,如果沒有淘到什麼好東西,越是有種不肯離開的情況。

余穎倒是很佩服他,知道只有人活著,才是最重要的,人都死了,還想什麼衣錦還鄉?還想什麼報仇?

事實上,的確是有些地方,會有好東西,但是余穎沒有深入那些地方。

比如說有個地方,應該是某個大能一劍劈下來,過了十幾萬年,那裡依舊是劍氣逼人,甚至要是不小心掉進去,結丹期修士也是沒命。

事實上,余穎遠遠扔了一個瓶子進去,這個瓶子算是件法器,直接化成灰灰,然後余穎發現那裡還出現空間裂縫,讓余穎嚇了一跳。

這一劍已經是十幾萬前劈下的,到如今按說劍氣應該散去不少,但就是到了現在,還是如此厲害。

可惜余穎不是劍修,不然到是可以揣摩一段時間,說不定有所觸動。

這時候的余穎在心裡腦補了一番,一位大能一劍劈下去,於是整個山脈就此斷開。

只是那麼想想那個場面,余穎就感覺可怕。

再加上余穎還是惜命的,任務還等著她完成,這種危險地帶,是有多遠走多遠。

這時候的余穎,已經開始深入古戰場的腹地。

不過陰陽宗的房子也蓋到這裡,這不得不讓余穎感嘆一句,到那裡都有做生意的好手。

這天余穎看到前面是出現一種寶光,難道有什麼寶貝出土?

只是作為古戰場老油條的余穎,還是提醒了一下自己,收益越大,越是引起別人注意。

就在余穎還拿不定主意該怎麼辦的時候,有好幾個嘲笑過古戰場老油條的小修士一窩蜂衝上去,甚至開始相互對打,都在叫嚷著,是他們先發現的。

余穎有些驚愕,怎麼會這樣?

猛地,余穎的直覺告訴她,危險馬上來臨。

於是余穎的身體趕緊往後退,但是還是感覺不對,因為直覺告訴余穎,後退的那個方面也是很危險的,於是她很快就轉個方向。

就這樣,余穎遠遠離開了那裡。

而老油條們也是盡量離開他們遠點,在這個戰場上還打起來,簡直就是不要命,說不定空間就會崩裂。

所以他們都感覺,那幾個大大咧咧的戰場菜鳥要完蛋。

只是他們都料對了開頭,猜對了結尾,但中間的過程有些變化,雖然結果是一樣的。

然後包括余穎在內的老油條,就見那幾個修士,一下子變得五彩繽紛起來。

這時候的余穎,看到這裡,不由得感覺身上冒出一層冷汗,甚至顧不上驚訝,就猛往後退,誰讓她離得最近。

緊接著,就見他們幾個人一下子變得明亮無比,然後猛地爆了。

余穎趕緊閉上眼睛,等她再張開的時候,那幾個毛毛躁躁的菜鳥修士已經不見,只留下一條條流淌著閃亮亮小河一樣的東西。

那幾個菜鳥修士就這樣消失了,余穎看到這裡,額頭上的冷汗都出來,怎麼看那裡就是一個反物質圈,反物質在遇到修士的時候,直接起反應了。

這大概就是戰場上的揀寶老油條們,為什麼人人都拿著一條棍子的原因?

遇到這種類似的東西,棍子就會出事。

但是棍子出事,怎麼也好過自己出事,事實上只有經歷得多了,才會活下去。

甚至余穎知道,就算是她是帶著系統,也抗不過這種反物質,怨不得看上去那裡有不少好東西,但是沒有人動。

看到這一幕的人不少,一個個都是嚇得不行。

要知道能進戰場的人,最起碼都是結丹期的修士,而且一個散修能修到結丹期,算是很走遠的修士。

只是每一個來淘寶的散修,都沒有想到他們中一個個修士,會這樣隕落在這裡。

看到這一幕的人,大都是心裡寒氣直冒。

因為他們看的出來,那幾個修士在進去之後,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施法,就在光與爆炸里,變得什麼也都沒有留下。

當然其他修士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余穎倒是知道一些,應該是反物質。

可惜啊!余穎是無法把那些反物質收集起來,不然陰人是妥妥的。

也不知道高位修士是否免疫反物質?

對於這個問題,余穎是不打算問的,因為她不會蠢得找人去問,不然她怎麼解釋這種反物質是如何命名?

言多必失,這一點余穎是深有體會。

想當年,那位逍遙子為什麼會被追殺?不就是嘴巴不牢靠,酒後失言。

其實原本逍遙子,也算是一個比較喜歡和平的修士,甚至為了美景,遊歷過不少地方。

甚至大概連逍遙子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他的一句話,揭開了九天與十地的大戰。可見的是喝酒誤事,原本是歡樂的事情,結果變成慘事。

最終這一天,看到這一幕的修士,都早早回去休息。

不過余穎想不到的是,有人會把今天這一幕發上十地修仙。

余穎拿著晶腦,正在瀏覽的時候,正好看見。

上面發帖的修士應該就是親眼目睹的這一切,看過之後,嚇得腿軟,於是就跑到上說了一把。

余穎看到這個帖子,感覺特別的喜感,看樣子即使是仙俠世界,和普通世界也是共通點,下面是一溜問是怎麼一回事的?

余穎又要笑噴,隊形保持得挺好。

可惜代表著大家統統不知道。後來那位修士還把當時錄下來的東西,都發上,然後下面是一溜的「可怕!」隊形保持得很長。

甚至樓也蓋得快,一眨眼功夫,一百樓就蓋了起來。

合著仙俠世界的修士們一個個,也是有不少閑著的,竟然是急著回帖。

至於余穎向來是只看帖,不怎麼回帖子的人,看的是津津有味。這一切真的好熟悉,就彷彿她依舊還在原本的世界,可惜這不是。

還是後來還是有人解答,說:看那裡的情況,應該是隕落了一個合體期的修士,所以會留下不知名的物質,合體期以上的修士就沒有事。

呵呵,余穎看到這裡,也只能呵呵一笑,要是進了合體期的修士,誰還跑到戰場上撿破爛?

不過余穎琢磨了一下,到了合體期,實在是很強大,希望不要和這種老怪對上,只怕在這種老怪物眼裡,她就是一個小跳蚤。

用手指輕輕一按,就死了。

當然余穎也沒有閑著,趕緊在自己的玉簡上留下標記,那些危險的地方,去都不要去。

經過這段時間裡,余穎感覺自己的功力,還是有些進步的。

事實上因為戰場的原因,這裡的靈氣並不太過充足,修士們並不能提升功力,所以余穎這時候覺得還是不要太顯眼,還是打磨一下自己的技能。

至於其他,什麼都隨大流的好。

其實這些散修里,也有性格原本大大咧咧的,如今變得安穩多了,也有性格內向,變得更加不怎麼吭聲的,但大家都沒有什麼深交的想法。

事實上,余穎懷疑這些人都應該變化了一下自己的容貌,這一點余穎也是這麼做的。

這些修士就是在休息的時候,相交流的事情,也多是談談那些大宗派,比如十地里超級宗派是那幾家?有哪幾位是所謂的超級高手?

余穎這才是知道,十地最高戰力人仙,一共是三位,分別是劍道君、白雲道君、琉璃道君。

當然作為十地最高戰力的三位人仙,都在和妖界、魔界、九天交界的駐紮,一般修士是見不到的。

余穎真的不知道他們會是什麼樣的修士?

在余穎知道返虛期修士就可以製造出能量塊,合體期修士可以逆反正反物質之後,就想著給跪了。

這群九天十地的修士,尤其是高位修士,簡直是太高大上了點吧!

其實余穎感覺應該不是人的範疇,而是到了仙人的地步吧!

當然高位修士應該還是有七情六慾的,畢竟他們的行為在余穎看來,和普通人一樣,也是有私心的。

這一點余穎在接觸那麼多修士能看得出來,比如這個戰場,為什麼讓散修當炮灰?

不就是為了保存宗派的實力嘛!

這一點和普通人一樣。

在宗派人眼裡,他們宗派之人是一國的人,散修就是另一國的。

散修死得多,對宗派來說,沒有任何損失,而且宗派之人覺得就是散修拿到一些功法又如何?

他們一個個都是鼠目寸光,拿到也只會是偷偷摸摸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