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章 身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身世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她記得前世的今天掉進河裡,丟失了一個大竹籃和一把禿尾鐮刀,回到家先挨阿媽劉鳳英的罵,劉鳳英越罵越生氣,直接上手抓了根柴棒狠揍她一頓,後來阿爸回來聽說了,也生氣地在她頭上連敲幾個爆栗,腫起兩個大包,幾天不消散!

這還不算,當天晚上不準吃晚飯,餓得虛脫,第二天早上還得趕緊起來燒火煮豬食做早飯,差點就摔下木樓梯!

1977年的江南農村,大部分土地歸集體所有,大隊、生產隊統一安排生產勞動,人們要靠出勞力掙工分,然後按照工分發放口糧,家家戶戶都差不多一樣的貧窮,生活條件極差,一把鐮刀確實很值錢,可也不至於到這個地步,如果事情發生在別人家,父母只會先關心自己孩子的安危,莫小曼卻受到這樣的對待,那是因為,她根本就不是莫家親生的孩子!

前世的莫小曼活得那真叫一個糊裡糊塗,在莫家挨打受罵、做牛做馬二十多年,竟然絲毫不懷疑自己的身世,而莫家父母卻早在她五六歲開始顯露自己的小模樣時就已經知道:他們抱錯了孩子!

家裡六個娃,除了老大莫小曼,其餘都是女兒像莫媽劉鳳英,蘋果似的團團臉,男兒像莫爸莫國強一樣的四方臉,偏偏只有莫小曼是精緻的瓜子臉、雙眼皮,睫毛修長微卷,水靈靈的大眼睛清澈明亮,其他孩子都是上瞼略腫的單眼皮,沒有哪一個長著莫小曼那樣迷人的眼睫毛,嘴和鼻子也不像她這般精緻秀美!

從小到大,單純得近乎呆傻的莫小曼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巴著這個家,哪怕已出嫁,也要偷偷攢著得來不易的一點零花錢,塞給弟妹讀書用,後來被丈夫家暴滑掉第一胎,兩年間再沒懷孕直接被夫家嫌棄離婚,劉鳳英把她接回來,她感激涕零,更加拚命出力為莫家做貢獻,直到被迫離開那天!

也直到那天她才知道:原來她另有親生父母!而她的親生父母還是城裡的國家幹部!他們早就知道抱錯孩子這件事,但是他們沒有來認回她,因為他們實在捨不得那個被他們親手撫養長大、乖巧懂事又貼心的女孩!

他們甚至在和莫國強劉鳳英接觸之後,從不曾來探望、了解她的生活狀況!

就這麼由著她什麼都不知道、懵懵懂懂在農村吃苦受窮自生自滅也就算了,偏偏在需要的時候,他們又尋到了她,將她利用完,再往她心口插上一刀!

莫小曼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像個瘋子一樣呵呵冷笑:天下間怎麼會有那樣的父母?

莫國強和劉鳳英至少還會做做樣子,特別是那幾年莫國強生病,劉鳳英也不再幹活專心服侍莫國強,由莫小曼做頂樑柱包圓家裡所有重活,農閑還跟著泥頭車上山挖土方賣給水泥廠賺錢,給莫國強治病,供弟妹讀書,夫妻倆享受著她的好處,也講點良心捧她兩下,在人前一口一個「大姐」「大閨女」地叫著,似乎她才是家裡真正說一不二的老大!

而城裡那對父母裝都不屑裝!

他們看過劉鳳英拿去的照片,後來需要莫小曼的骨髓,莫小曼進城驗血,他們也遠遠地瞧了一眼,但是始終沒有正式見面!一切事宜由中間人與莫國強、劉鳳英夫妻商談!金錢開道,什麼都好商量!

莫小曼讀書只讀到小學二年級,就被劉鳳英要求回家背弟妹幹家務活,只識得幾個漢字,會寫自己姓名,在家裡弟妹們都不屑跟她說話,動不動拿一句「你個文盲懂什麼」搪塞她。

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電視機在農村已經很普遍,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那麼一台,莫小曼白天幹活,晚上沒什麼娛樂只有守著電視,各種各樣的電視劇看多了,就是再沒文化再傻,她也知道有人需要自己的血和骨髓,那意味著什麼!

她哭著哀求劉鳳英,想見見那對父母,見見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家人,劉鳳英將她上下打量一番,冷冷地說道:

「你啊,也不是沒照過鏡子,自己什麼樣總該明白,瞧你這粗手笨腳,渾身土氣,脖子上那肉擰得,我看了都噁心!臉上還滿是黃斑,額頭上幾道貓抓迎…人家都說了,跟古代充軍的囚犯烙了印似的!晦氣!那可是上等人家,個個都當大官兒,全是貴人!家裡小姐金尊玉貴,嬌嬌滴滴的!病房裡的少爺你也瞧見了,那是什麼人物啊?神仙都比不得!你算個屁啊,也能到貴人跟前去晃悠1

莫小曼被無情數落一頓,只覺痛徹心肺!

是的,別的人她見不著,但她見過病房裡那位需要她骨髓的年輕男子,那樣高貴俊美,那樣冷漠如冰,別說跟她對話,連一個眼神都不肯給她!

她知道他們嫌棄她,她土氣、粗俗、沒文化,可這能怪她嗎?

額頭上交叉四道深深的黑印是被燒紅的鐵絲抽打,是劉鳳英長子莫小強幹的!十歲的男孩,脾氣暴烈兇狠,一言不合就抓起火炭里燒紅的自製火鉗打過來,啪啪兩下,鐵絲滋滋響著在她額上烙起陣陣青煙!如果莫小曼不抬手擋住眼睛,怕都變成瞎子了!

那次她痛得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而莫國強和劉鳳英沒送她去醫院,更沒買任何藥品,只讓村衛生室的赤腳醫生看看,擦點不知名的藥水,之後阿公知道了,只得抓了些草藥,有外敷的,也有熬湯喝的,就這麼硬撐著好起來!

脖子上大片的醜陋疤痕是因為燙傷,劉鳳英「不小心」弄的:買得兩斤肥豬肉煉油,平時煉豬油時兩個饞嘴的小女兒都圍在旁邊吃油碴,但這次劉鳳英將兩個小女兒趕走了,只留著莫小曼往灶下塞柴火,正當莫小曼抻著脖子撥弄灶里柴火時,灶台上油罐翻倒了,一整罐滾燙的熱油朝莫小曼傾倒下去,從左側頭皮到脖子,再順脖子直灌下去……不僅耳朵變形,像脖子上扭曲難看的疤痕,後背前胸都有一大片!

依然沒有送醫院,也不讓人知道,只把嚴重燙傷的莫小曼關在家兩天,看看快死了,才去找阿公找草藥,阿公氣得差點拿起木棒敲打莫國強,但已經於事無補,莫小曼徹底毀了容!

滿臉黃斑,農村辛苦勞作的婦女,誰沒有黃斑?或許還因為她此時患著婦科病,這是被前夫暴打致落胎的後遺症!

就是這樣的悲慘,就是這麼晦氣背時,所以,那些高貴的人們,只要她的血液和骨髓,不要她這個人!

他們用錢買她的骨髓,多少錢莫小曼不知道,只看見那個負責傳話的人交給劉鳳英一個黑色皮包,劉鳳英打開瞧了瞧,還拿起一紮百元面額的錢親了親,抿嘴笑笑,很細心地收進賓館柜子里,隨手上鎖,根本沒想過要讓莫小曼看一眼!

她的骨髓讓病房裡那個高貴俊秀又冰冷的男子延續了生命,或許是良心發現,他想給予她回報,這是劉鳳英告訴她的,劉鳳英很誇張地嘖嘖連聲,語氣里滿是羨慕忌妒,說少爺不讓她回鄉下去受苦,要留她在城裡享福一輩子!

劉鳳英回鄉了,真的沒帶她走,她被人送進了一個叫做養老院的地方!

那地方挺好的,吃住穿著比在村裡強幾十上百倍,但是很快她就反應過來——她其實是被禁錮了!自個兒住一個院子,沒有人跟她交流接觸,除了每天送菜肉各樣生活用品的護士姑娘,以及樹上的鳥地上的螞蟻,她再見不到別的活物!

住了幾個月,在她快瘋掉之前,她終於狠下心把送東西過來的護士姑娘敲暈,反鎖在屋裡,然後自己逃跑了!

一個沒文化又身無分文的鄉下女人,在街上瞎轉的結果是什麼?她遇到了人販子!

被拐賣進山溝配了個山裡漢子,兩年之後,因為實在生不出孩子,那家人給她辦了個身份證,讓親戚帶她外出打工,在親戚監督下,掙的錢要全部寄回家!

她老老實實寄了一年的血汗錢,之後又跑掉了,這一次她比較幸運,遇到一個好人!可惜好人不長命,三年後他去世了!

這三年卻是她一輩子活得最有人樣的日子!他給她留下的,足以令她能夠從容淡定地面對陌生世界,做一個自尊自重自愛、優雅**的女性!

想起前世那個人,莫小曼感覺心臟跳得有點急,她咬了咬嘴唇,微嘆口氣:這一世她還保留著上輩子的記憶,就是說,那個好人所做的,惠及她兩輩子!也不知道這輩子有沒有他?自己欠了他多大一份情啊,是不是該還給人家?可是要怎麼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