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四章 挨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挨打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看著腳下熟悉的石板路,莫小曼從回憶中醒來,抬起頭長吁口氣:前面就是那個「家」,走得再慢,也還是走到了!

重活一世,了解一切真相,莫小曼對這個沒有血緣關係、毀了她一輩子的「家」深惡痛絕!

可是要馬上離開卻不太可能,畢竟現在是1977年,年代特殊,如果隨便離開常住地,身上沒有一紙證明是會被當成流竄犯遣送的!她也才十一歲,未成年,沒有監護人根本不具備開證明的條件,想離開這個地方,目前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不想、也不能再待在這個家裡!

因為危險很快就要來臨!

現在是七月份,這個時候莫國強和劉鳳英已經找到並和那個名叫唐雅萱的女孩見過好幾次面了!

而上輩子,莫小曼被潑熱油導致毀容就在九月初,學校的學生開學前夕!

今年十月入冬不久,她又被莫家老三用燒紅的鋼絲鉗子打在額頭上,刻下四道交叉如網的暗色烙印!

然後臘月準備過年的時候,莫國強和劉鳳英會帶六個兒女一起去公社集上買豬肉買白菜等年貨,順便去到公社那家唯一的照相館照了張全家福,還專程給莫小曼照了個單身相,老二莫小鳳也想照一個,劉鳳英為省錢不準,事後莫小曼沒少因此挨底下弟妹奚落。

那次照相之後,除了全家福擺進堂屋那個裝照片的鏡框里,莫小曼的單身照卻不見影子,莫小鳳好奇地問了一句,還被劉鳳英翻了幾個白眼。

沒有憑據,莫小曼就算心存懷疑也不會亂說什麼,但是上輩子熱油澆身毀容那樣的慘事,再也別想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要怎麼防備呢?

她知道,那對親生父母現還在地區市,住在地區革委會大院里,上輩子他們讓莫小曼傷透了心,莫小曼卻牢牢記住了他們一家人的姓名!

從這裡去到地區市莞城只要三塊車費,三個小時路程,如果執意要找他們,說不定他們會接受她?

冒出這個念頭,莫小曼又像傻子似的呵呵冷笑:可能嗎?兩輩子了,他們都丟棄了她,而她竟然要倒貼過去尋親!

如果是上輩子的莫小曼,或許能幹得出這種蠢事,但重來這輩子,靈魂經過洗滌錘鍊的莫小曼,絕對不允許自己犯傻!

拋棄我的,我同樣唾棄!

上一世懵懂蠢笨的莫小曼沒有親人,歷盡苦難跌跌撞撞也能活到四十五歲,不信這輩子開了智,還不能隨自己心意多活幾年!

況且,有寶珠靈泉呢!

再活不好,連一條蛇都會恥笑鄙視自己!

莫小曼兩手空空、一身**回到家,不出所料,劉鳳英得知她過橋時落水,鐮刀竹籃連同竹籃里的豬菜全都沉下了水,頓時就大怒,劈頭蓋臉臭罵起來!

幾個弟妹,莫小鳳、莫小強、莫小枝、莫小能,一致站在劉鳳英身後,用鄙夷的目光看著莫小曼,全是一副幸災樂禍的神態!

就連三歲的莫小花,也一臉鄙棄,撿起地上一根小小的枯枝朝莫小曼扔過來!

莫小曼心裡苦澀一笑,再次為上輩子的自己默哀:得是怎樣的神經大條和聖母白蓮花啊,竟然看不出來么——這哪是弟妹?簡直是一群白眼狼!

上輩子她被潑油燙傷又因額頭上的疤,外觀不夠好,二十二歲才有個瘸子上門提親,劉鳳英收了三百塊彩禮錢,酒席都不擺一桌,更不制一套新衣裳,直接讓瘸子將她帶回鄰村去了,不到一年就挨家暴流產,不久后更被直接踢回娘家,這幾個「弟妹」不但沒人同情她,還朝她翻白眼,嫌她回家住佔地方!

而她卻拿他們當至親手足,每天搶著做家務,拚命勞動賺錢供他們讀書花費,他們安然受之,認為這是她應該做的!

就是現在,才十一歲的自己,已經完全擔負起照顧五個弟妹的責任,每天除了干別的活兒,還得替他們洗衣裳,梳辮子,每晚把他們收拾得乾乾淨淨,催促他們上樓睡覺,特別是三歲莫小花,一到夜晚就粘著莫小曼,要莫小曼哄才肯去睡!

莫小曼冷哼:到此為止吧,再也不為你們付出了!

正沉默著,罵得使勁的劉鳳英忽然竄到莫小曼跟前,手一揚,一根竹鞭沒頭沒腦就朝莫小曼打了下來!

莫小曼急忙跑開,要在前世,她是不跑的,就傻傻站那裡讓劉鳳英打,覺得是自己做錯了,丟了竹籃了鐮刀,那都是家裡的錢財啊!

劉鳳英身強體壯,哪容得莫小曼跑,立刻追上來,老鷹捉小雞般捉住莫小曼,右手竹鞭揮起,啪啪啪啪!任憑莫小曼怎麼跳腳,屁股、腿上、腳背、後背眨眼間挨了十幾下!

莫小曼呲牙裂嘴直吸冷氣,好痛!

死女人太毒了!力氣大下手也重,莫小曼這小身板,想反抗也不能夠的啊!

莫小曼回頭瞪住劉鳳英,劉鳳英大怒:「你還敢瞪人?嗯?看我不挖出你眼珠子!家裡統共才三四把鐮刀,兩個竹籃子,你拿走那個竹籃是九成新最大的一個,你說扔就扔了!你萬貫家財啊?你還有理了是不是?幸好二妞也去打豬菜,不然的話,明天拿什麼餵豬?你說說,你有沒有理,有沒有理1

劉鳳英一邊罵,一邊又揮動竹鞭,這次是朝著頭上臉上來,莫小曼抱住頭,嘴裡喊著救命,拚命地想往院門外跑!

但是健壯的劉鳳英哪裡會讓她得逞,手一撈,又被抓了回來!

莫小曼正想法子掙脫,耳邊傳來一陣破竹竿敲打在地上的聲音,那種破竹竿是特製的,專用來趕雞趕鴨,聲音嘈雜難聽,也很能吸引人的注意力。

劉鳳英不由自主轉過臉去,莫小曼也朝那邊瞧看了一眼,心頭一震:她看到了阿奶!

是的,現在阿奶還活著啊,還有阿公也活著!

阿奶眼盲了,身體不好,在這個院子里,她雖然不會輕易發出聲響,但只要她說句話,還是有人要聽的,因為阿公最疼護阿奶!

好像就在今天或明天,阿公發現二嬸母子幾個背著阿奶吃好的喝香的,由此發生一場爭吵,阿公站在院子中央跳著腳大罵,然後阿公阿奶不再和二叔二嬸一起吃住,宣布分家!

那一次,阿公罵完二叔又罵阿爸莫國強,不久后帶著阿奶離開這個院子,住進村頭那個原本是知青點、有一個大大曬穀坪的四方院子……

莫小曼眼睛發亮,不顧一切撲了過去,大聲哭喊:「阿奶!阿奶救命!阿奶救救小曼1

想是莫小曼哭得太過凄慘,眼盲的莫阿奶從她坐著的小屋門裡驀然站起身,繃緊了臉,扔下破竹竿,雙手朝著虛空不停抓划著,聲音虛弱無力,卻不容質疑:

「小曼!小曼你在哪?你給我過來!我看誰還打,要打,就連我老婆子一起打1

莫小曼撲進阿奶懷裡,緊緊抱住身形瘦小的阿奶,痛哭失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