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六章 蛋炒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蛋炒飯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女人們在院子里說話的當兒,莫阿奶就催促莫小曼回屋去換衣裳。

莫小曼避開劉鳳英的眼風,溜進東邊屋子,先跑到後院廚房去揭開了鐵鍋的鍋蓋——她餓極了,光喝靈泉也不行,得吃點東西墊墊。

記憶里,上輩子劉鳳英經常把莫小曼派出去幹活兒之後,給她的兒女們做好吃的,比如煮一鍋白米飯,然後再敲兩個雞蛋炒得香噴噴的,或拌些麵粉做麵疙瘩,不然就糯米磨成粉炸油團……有時候被莫小曼撞見,劉鳳英也不慌,只涼涼地白她一眼,說弟妹們還小,嘴饞,她是做大姐的,就不要跟弟妹搶吃了!

莫小曼才多大?也是一樣饞啊,但她何曾搶過?就算想搶,也搶不過劉鳳英!

劉鳳英和莫國強,上輩子莫小曼從知道自己不是他們親生,被他們扔在京城,就恨上他們了!更後悔自己的傻痴,為這一窩沒有半點血緣關係的蛇鼠耗盡真心和力氣,把自己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今生重來,莫小曼沒有任何猶豫,唯有想盡辦法趕緊跳離這個火坑!

以後的事,再做打算!

揭開大鐵鍋的鍋蓋,裡面果然有剩下的半塊米飯鍋巴,莫小曼抓起來就往嘴裡塞,用力嚼著,三兩下吞咽下肚。

又掃見灶洞里扔的幾個雞蛋殼,今天下雨天,劉鳳英不上工,必定是做蛋炒飯給小崽子們解饞了!

哼!壞心腸女人,跟不孝子莫國強可真是天造地設一對兒!兩個人為了不讓阿公阿奶占他們半點便宜,把廚房建在後院,不管做了什麼好吃的,都不分給阿奶,甚至連氣味都不想讓阿公阿奶聞到!

今天的蛋炒飯,當然也不可能有阿奶的份!

莫小曼數一數雞蛋殼,居然敲掉五個雞蛋,可以想見那蛋炒飯有多香!

她眼珠子轉了轉,抬起頭一看,一隻有蓋兒的小扁竹籃子懸在木樑上,莫小曼搬把凳子過來放好,爬上去托住竹籃子,拿下來掀開蓋兒一看:嘿!當真是大半碗金燦燦香噴噴的蛋炒飯,這是留給莫國強的!

不管他三七二十一,莫小曼從掛在碗櫃邊的筷筒子里取出一雙筷子,又另外拿出個小碗,把蛋炒飯一分為二,小碗留著,自己捧起原先放籃子里的中號碗,快速往嘴裡扒拉,這年代在農村物質匱乏,一斤豬肉一元五角加同面額肉票,一斤鹽一角七分錢,一隻雞蛋五至七分錢……能吃到一口蛋炒飯那簡直跟過年差不多了,也是劉鳳英本事,攀上了城裡的親生女兒,那女兒給他們周濟個五塊十塊錢,就夠他們一個月吃上幾頓好東西了!

莫小曼卻只為了填飽肚子,來不及細細品嘗美味,只求趕緊把蛋炒飯吞進肚裡!

這要放在上輩子,她就算餓得快暈過去,眼睜睜看到樑上掛的好吃東西,也鐵定不敢拿下來吃掉:一是畏懼劉鳳英,二是覺得留給自己阿爸的,阿爸還在外頭辛苦幹活呢,自己不應該吃!

現在,她不僅有膽子把炒飯吃了,還吃得毫無負擔!

吃完,把那中號碗依然蓋進小竹籃,仍掛回樑上,然後跑去摸牆洞,果真給她摸到了那本軟皮筆記本,劉鳳英的記帳本!

莫小曼粗略翻了翻,上輩子只讀到小學二年級,後來遇著那個人,那人自己不能動,卻利用他的影響力,一口氣給她找了四五個老師和師傅,三年時間裡,填鴨子般給她灌輸各種知識和技藝,讓她在以後的年月里,不至於做睜眼瞎,能夠憑著自己的能力,維持住一份體面富足有尊嚴的生活,再不必擔心陷於貧窮困頓之中!

又想起那個人,莫小曼鼻子酸酸的,嘆了口氣,用手背輕輕揉一揉眼睛,捲起筆記本,一手端著那小碗蛋炒飯,跑回屋,踩著搖搖晃晃的木梯子爬上木樓去換衣裳。

木樓並不大,七八平米左右,莫國強和劉鳳英夫妻倆讓孩子們睡樓上,是因為家裡沒有多的床架,幾個孩子用竹篾編的涼席往樓板上一鋪,就可以直接睡下了。莫小能雖是男孩,年紀還小,跟著姐妹們一起睡,莫小強是莫家長孫,受重視,他有自己的房間,就是堂屋香火堂後頭那間屋子。

木樓四面沒有擋板,顯得有點空,往年自留地的玉米、辣椒收回來,就紮成串,順著房梁掛在木樓四周。

莫小曼從竹竿上胡亂掛成一堆的衣裳里找出自己的衣褲換上,她沒有幾件衣裳,還全是破爛的,劉鳳英整天罵她不會拾掇,補個衣裳弄得扭七扭八難看要死,十一歲的女孩能有什麼針線底子?每天還有干不完的活,能把補丁都縫緊就很不錯了!

換好衣裳,莫小曼從莫小鳳書包里翻出本作業本,撕了一頁空白的蓋在小碗上,再拿件舊衣裳把碗整個包起來,把劉鳳英的筆記本塞進褲袋,拉一拉衣襟蓋住袋口,然後吱扭吱扭踩著樓梯下了木樓。

院子里女人們說了一晌,正要散去,暴雨過後,還剩下小半天時間,現在是生產隊時代,幹活要隊長召集、分派,看看這會子隊長不出來吆喝召集社員,人們就抓緊做家裡的活兒,畢竟除了生產隊,各家都有自留地的,還有祖輩留下的菜園子。

劉鳳英因不願意和女人們多說,正揪了莫小鳳假意幫她找虱子,邊上蹲著莫小枝和莫小花,莫小枝學著劉鳳英的樣子,也在翻弄莫小花的頭髮!

莫小曼看見這情形,忽然間感覺到自己的頭皮一陣發癢發麻——似乎、好像、肯定的了!現在的莫小曼,頭上也有虱子!

上輩子經歷過苦難,但後來的十幾年生活是十分講究的,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她已經習慣了那種低調卻優渥的小資生活,此時再遇見虱子,莫小曼感覺有點崩潰,一張小臉皺得像吃了生苦瓜!

不行不行,得趕緊離開,趕緊把自己身上弄乾凈!

莫小曼狠狠閉了閉眼,假裝看不見那娘兒幾個,抱著舊衣裳徑直朝阿奶的小屋走去。

劉鳳英卻發現了她,大喊:「莫小曼!你幹啥呢?」

莫小曼:「沒幹啥1

「水缸沒水了,你不去挑水,瞎跑什麼?」

「我今天落進河裡受了驚,又淋了雨,身上不舒服,要歇會1

「你1劉鳳英咬牙,心道你個賤命,淹死你才好呢!眼睛朝院門外掃了掃,這種話到底沒說出口,只喊道:「你手上拿的啥?」

「這件衣裳太爛了,不要了,給二嬸家的貓做窩1

「好你個莫小曼,出息了啊!你家有千金萬銀是不是?好好的衣裳,你說不要就不要……給我站住1

劉鳳英叫罵著趕過來,莫小曼已經三步兩步竄進阿奶屋裡,把屋門掩上,還插了木栓。

劉鳳英在外頭暴跳如雷,罵罵咧咧,莫小曼忙從舊衣里拿出那碗蛋炒飯,遞到坐在矮凳上的阿奶手裡,輕聲道:「奶,中午她們做蛋炒飯吃了,還留一碗給……給我爸!讓我偷了,我吃掉一半,你吃一半1

莫阿奶將碗接在手裡,撫摸著碗沿,又伸出一隻手去摸小曼的臉,嘆了口氣:「中午奶聞見了,往天她們做好吃的,奶不說,心裡都明白的!這蛋炒飯,不是留給你的?」

「奶,她們不可能留給我!從我懂事以來,做了好吃的,全家都有份,就是不會有我的1

莫阿奶臉上神情悲戚,又十分不解:「這是為啥啊?你是他們的大閨女,是他們身上掉下來的肉,怎麼就這麼不待見?」

「奶,你信不信我說的話?」

「嗯?什麼話?」

「奶只說信不信我?」

「我們家小曼是老實孩子,從沒跟奶撒過謊,奶信你1

「那我就跟您說了1莫小曼覺得,應該讓奶知道一些真相。

「你說,奶聽著。」

「我和莫小鳳他們幾個小的睡木樓,樓下就是我爸媽的房間,前個晚上,我半夜裡醒來,親耳聽見我爸媽說:我不是他們親生的1

「什麼?」莫阿奶吃了一驚,險些把碗給跌落:「你可聽真了?不許胡說1

莫小曼把碗拿走,放在小桌上,跪到莫阿奶面前,將頭挨在她膝上,流著淚道:「奶!我聽得清清楚楚!您也應該知道,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是在地區醫院生的,去醫院裡生孩子的人很多,他們把我抱錯了!奶!您這幾年眼睛看不見了,可還記得我的模樣?我長得,一點都不像他們倆,他們早就知道了!為什麼經常去城裡?就是為了去找他們的親生女兒啊!奶,您這輩子見過像我這樣的可憐孩子嗎?我找不見親生父母,又被現在的爸媽當牛做馬,吃不飽穿不暖就罷了,還動不動就打!從小到大,我遭了多少場打啊,我是女孩啊,我什麼活都干,並沒有頑劣調皮,可是他們就是要打我!奶,我真不想活了1

莫阿奶雙手緊緊地抱住莫小曼的頭,眼裡滴下淚水,嘴唇顫抖差點說不成話:「好孩子,你才多大啊?千萬別這樣說!他們不疼你,奶疼你!啊?」

莫小曼嗚咽著:「奶!他們既然不是我的親生父母,就沒有資格打我罵我,可是我還小,沒有人會相信我的話,他們不放我走,我怎麼辦啊?」

莫阿奶頓了一下,手指伸進小曼頭髮里摩挲著,像是下定了決心,問道:「小曼啊,讓你阿公出面,把你歸給我和你阿公,你肯不肯?我和你阿公老了,我眼睛又看不見,你跟我們住,可能也要吃苦受累,我們也護不了你多久,但三五年總是可以的!到時候,你大點了,再慢慢找你親爸媽……」

莫小曼抓住阿奶的手:「奶,我願意跟著您和阿公!你們養我長大,將來我養你們的老!親爸媽不知在哪裡,他們不找我,我也不懂去哪裡找他們,就這麼各自過著吧1

「好!等你阿公回來,我跟他說!你不用怕,我們跟你爸要你,是有道理的1

「嗯1

莫小曼得到阿奶應承,只覺得渾身輕鬆,捧著那碗飯塞給阿奶,再拿過來一雙筷子放她手上:「奶,快吃1

聞著炒飯香味,莫阿奶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小曼啊,落在這個家裡,可苦了你了!我雖然看不見,也知道的!這飯,不吃也罷,省得你又挨打1

「奶,您吃!劉鳳英是您媳婦,就算分家了,她做了好吃的也應當孝敬您一口,這是您應份的!我今天差點丟掉了一條命,回來還挨一頓狠打,已經看開了,忍不得他們了1

莫阿奶眼睛眯了眯,點點頭:「也好,那就不用回那屋了,跟奶在一塊兒,看她敢把奶怎麼樣1

劉鳳英在院子里跺著腳罵,卻不敢太大聲,畢竟隔壁韓大嬸剛警告過她,莫小曼也就不理她,見阿奶雙手顫抖吃得不利索,就找了個小勺子來,一口一口喂阿奶吃。

阿奶吞咽倒是快得很,莫小曼忍不住問道:「奶,今天你吃午飯了嗎?」

阿奶掩著嘴輕咳一聲,神情平淡:「你阿公前天就說了,上山采草藥,這幾天晚上不回來,到今天為止,三天里,我只喝過三碗稀粥,每天早上一碗……今兒中午,你媽做蛋炒飯,你二嬸,做了碎肉煎餅,孩子們在院子里叫嚷,一個跟一個炫耀比較,其實他們不說我也知道的,我鼻子好使著呢1

莫小曼難過地看著阿奶,說不出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