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八章 莫國強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莫國強回來了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忽然,門外傳來通通通的跑步聲,伴隨著一迭聲尖叫:「媽!媽!阿媽不好啦1

莫小曼和阿奶都聽得真切,這是莫小鳳的聲音。

劉鳳英罵了一句:「瞎喊什麼?你媽在這好好的呢1

莫小鳳跑到近前,喘著氣說道:「蛋炒飯,沒有了1

「說什麼?」

「我說,媽你留給我爸的蛋炒飯,沒了1

又有一個人跑了過來,是莫小枝:「肯定是莫小曼,她偷吃了我爸的蛋炒飯!還有鍋里那塊鍋巴,那是留著給我爸回來泡湯吃的,也沒了1

劉鳳英大怒:「莫小曼!行啊你,都會做賊了啊,偷到老娘的頭上來了!我說呢,今天怎麼這麼反常,你以為躲進這屋就沒事啦?還不給我滾出來!今晚上,不把你千刀萬剮,沒個了結!偷吃了我的,給我老老實實吐出來!餵豬喂狗,都不能便宜你這個賤東西1

屋子裡,阿奶渾身顫抖,緊緊握住莫小曼的手,臉色煞白,喃喃說道:「好孩子別怕,有阿奶!阿奶現在是完全相信了——你真的不是她肚子里掉下來的肉1

院門口「當」一聲,是鋤頭砸在大木頭上的聲音,通常回家的農人若是發現自己扛著的鋤頭上沾帶有泥巴,都會在院門口找地方磕這麼一下。

應該是誰回家來了!

果然,莫小鳳和莫小枝同時大喊:「爸!我爸回來了1

隨之傳來莫國強的聲音:「怎麼啦?鳳英你站這幹啥?」

「幹啥?我快給那賤骨頭氣死了1劉鳳英道。

「怎麼回事啊?」問這句話的卻是另一個男人,真是巧了,莫二叔也回家來了。

莫小蘇趕上來迎接她爸,撒著嬌:「爸啊,你有錢嗎?我想買海鷗洗頭」

「誒誒誒!你這孩子……」

這父女倆在一旁嘀咕,絲毫沒影響到另一邊的一家子人說話,莫國強聽完劉鳳英和兩個女兒歷訴莫小曼的惡劣行為,頓時怒了,提高聲音道:「在哪裡?她現在哪裡?看老子不揍死她是假的1

劉鳳英指著莫阿奶緊閉的屋門:「在那呢,吃飽喝足,躲那屋去了,以為我們拿不得她1

「讓讓,看我把門踹開1莫國強大步走過去。

莫二叔聽了,說道:「哥,這邊兒可是我家,所有東西全是我的,你踹門就踹門,踹壞了,你要賠給我1

莫國強頓住,劉鳳英道:「誒,老二,話可不能這樣說,將來老頭和老太婆死了,是你一個人扛去埋呢還是兄弟倆一起抬上山?兩個老死了之後,他們的東西兄弟倆是要平分的!這屋是他們的屋,這扇門,踹壞了也就壞了,說什麼賠不賠1

莫二叔語氣不滿:「大嫂你這話不通!我不同意!早就分家了,兩個老鬼跟我住,我養他們這麼多年,憑什麼他們的東西,死後還得分給你們?」

「二弟啊,那你的意思,以後他們死了,不用我們出棺材本?」

「哪用到你們出棺材本?老頭子興許早就……」

莫二叔說到一半,就聽見莫二嬸一聲厲喝:「莫老二!你找死?回家了不進屋,你幹啥呢?你皮子癢了是不是?」

莫二叔就咽下另一半話,起身往屋裡走,一邊瞪著站在屋檐下的莫二嬸:「臭婆娘,不這麼凶會死啊?」

莫二嬸抬手狠狠往莫二叔後背拍打一下,夫妻倆罵罵咧咧進屋去。

院子里,劉鳳英和莫國強大眼瞪小眼,莫小鳳著急問道:「爸,媽,怎麼辦啊?難道就由著莫小曼這樣?她把我爸的蛋炒飯偷吃了啊1

莫小枝扭著衣角,撅著嘴要哭不哭,委屈極了:「爸,蛋炒飯可香了,我們都沒吃夠,省下來留給你的,倒讓莫小曼偷吃完了!哼哼哼1

莫小鳳拍了拍莫小枝,安撫道:「爸會打她的啦,等晚上莫小強回來,保准再揍她一頓夠夠的1

屋裡的莫小曼也氣炸了:枉她掏心掏肺盡心儘力照顧這幾個妹子,居然沒有一個講點良心,非要看她挨打才甘心!

莫國強在屋外朝門裡大吼幾聲,要莫小曼出來「自首認罪」,莫阿奶原本還打算帶小曼出去的,聽見莫國強氣勢洶洶,怕他發怒當中把小曼打傷,她一個老婆子又沒力氣護住,就改變了主意,不出去了,還教莫小曼再從床底下拉出兩根柱子交叉頂住屋門,以防莫國強踹門。

果然,夫妻倆叫罵半天不見莫小曼出來,甚至連聲音都不給他們露半句,頓時暴躁起來,莫國強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腳就踹上了!

七十年代農村,哪怕上頭蓋著青瓦,那四堵牆也是泥夯的,紅磚砌牆幾乎見不到!泥抹牆和茅草屋倒是普遍存在,阿公阿奶這間茅草屋是靠著一面泥夯風山牆,再圍上三面泥抹牆蓋起來的,根本經不起莫國強兩踹,門被頂得很好,倒是沒事,泥抹牆卻倒了,上頭蓋著的茅草甸子,塌了一半下來!

莫阿奶看不見,沒覺得可怕,莫小曼卻是驚呼出聲,趕緊拖著阿奶退到屋子一角,沒有被樑柱和茅草甸子砸中、掩埋!

外頭的莫國強、劉鳳英看見屋子居然倒塌了,也禁不住吃了一驚!

莫家往上一輩,也就是阿公的父親那一輩,留下來的這個小院,據說原來很破敗,後來是阿公掙得錢回來,才蓋了五間泥夯瓦房,不過地基確確實實是屬於祖產!

阿公只有一個哥哥,也就是莫國強和莫二叔的爹,娶得個老婆生下兩個兒子夫妻倆就先後病死了,阿公和阿奶沒有生育,就把兩個侄子當自己親兒養。莫國強和莫二叔長大,各自成家生兒育女,兄弟倆各分得兩眼瓦房,中間那眼是香火堂,前半間逢年過節拜祭祖宗,還有合家團聚吃團圓飯都在那裡,平日有客上門待個客什麼的也在那,後半間約莫有十幾平米寬,農村的習俗,通常那都是家裡老人住的,以前的阿公阿奶就住在那,不知為什麼,也記不清是什麼時候,阿公阿奶搬離瓦房,住進這間茅草屋,而香火堂後頭那間,卻是給了莫小強做室!

現在,連這間茅草屋也被莫國強踹爛了!

莫小曼平復一下自己的情緒,連忙低聲把眼前的情形告訴了阿奶。

莫阿奶臉上露出驚懼的神色,莫小曼不由得懊悔,暗想自己剛才要是勇敢一點,跑出去,就讓莫國強夫妻打一頓算了,也不至於讓阿奶擔驚受怕。

正想著,阿奶卻推了她一把,小聲說道:「你阿公不在家,阿奶看不見也攔不住你爸媽,你自己瞧著辦!趁他們不注意,你趕緊逃吧!逃到村裡誰家去都成,就說是阿奶拜託的,求他們先收留你,等你阿公回來,我們再去謝謝人家!別讓劉鳳英捉住你,別再挨打了!打多了會變傻子的,知道不?」

莫小曼緊緊抱著阿奶,一霎時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