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十一章 鬆了口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鬆了口氣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莫支書還在跟莫國強和莫老二扯皮,時不時吼一兩聲以示震懾,卻沒有多大效果,莫阿公走了過去,對莫支書說道:

「感謝上級領導的關心,感謝支書和隊長為我們老兩口做主!自古以來家醜不外揚,今天我們莫家倒是讓大家開了眼界了!當著鄉里鄉親,我也不怕實話實說:這個屋,就是莫國強親自踹倒的!今天中午莫老大家的做了蛋炒飯,一小家子人人有份,單單不給莫小曼吃,更沒有想到要給老人孝敬一口!小曼回到家,看見了蛋炒飯,孩子餓啊,她就吃了一半,留一半,端給她阿奶吃了!就因為這個,老大家的指著這屋罵半天,老大回來,直接踹了門!大家評評理,這是什麼行為?」

圍觀眾人嗡嗡聲議論,都是遣責莫國強夫妻的。

莫支書拍拍莫阿公的肩,嘆了口氣。

莫阿公繼續說道:「還有莫老二家,我老兩口是跟著莫老二的,工分口糧什麼的都算在他家,分的糧食、年底分紅全歸他們夫妻收起來,可今天莫老二家的也做了剁肉煎餅,沒有給我的老太婆吃!我夜裡看守水庫,白天就在水庫附近巡邏,吃飯時間順便采點草藥,幾天不回家,一回家就聽老太婆說,她每天只能喝到一碗米湯!大家評評理:他們這樣做,昧良心不?」

院子里「轟」的一聲,群情激憤了,阿婆大媽忍無可忍,大聲開罵:「畜牲不如的東西!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該浪費米糧養著他們,讓他們餓死了算1

「就是啊,不是親生父母,好歹也是親叔親嬸,你們瞧東村那對小夫妻,人家的叔嬸還生有親閨女呢,他們照樣接來一起住,當自家公婆奉養!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道理都不懂嗎?」

「甭想得美,這莫家妯娌是一個賽一個利害,哪能及得人家?人比人,是要氣死人的1

莫阿公抬了抬手,說道:「有鄉親們做見證,知道我們夫妻是實心人,這就夠了!我們養大了他們,也算對得起我哥我嫂!既然他們不肯為我們養老送終,那我們也不強求,我們要和莫老二分家,另開個灶火1

「他叔公,就應該這樣!你們自己過,好著呢1一位大媽出聲支持,立刻得到一片響應。

莫支書想了想,點頭道:「我覺得也挺好,二哥,那就兩老自個過吧,有什麼困難,隊里會幫你的1

關隊長表態:「放心莫二叔,你守水庫有固定工分,再把你們兩老的自留地割出來,二嬸眼睛不方便,隊里應該照顧幫兩手,自留地出產苞谷黃豆紅薯,加上分得的口糧,也夠你們兩老吃的1

莫阿公說:「感謝!感謝了1

再轉去對著莫國強和莫老二:「老二,還有老二家的,你們把我和老太婆下半年的口糧稱出來,兩人份的自留地也給我割出來!有隊長在這裡,你們別想耍賴,我們兩個老的,再不吃你們的虧1

莫二嬸撇嘴:「誰稀罕你們?我還虧了呢!自留地里我種的那些個秋豆啊,辛辛苦苦打理半天,長得比誰家的都好,卻要白白分給你們,看我不揪了它……」

生產隊長嗯了一聲:「老二家的,現在是不興搞批鬥了,可還是要時刻提高警惕,階級鬥爭不能鬆懈,你要是敢弄小動作搞破壞,民兵營長在這裡,是不是想去公社走一趟?1

莫二嬸翻個白眼,不吱聲了。

莫阿公指著莫國強:「老大,你踹了我的草屋,那就把香火堂後頭那間屋空出來,我和老婆子要住1

劉鳳英騰地跳起來:「你休想!那屋是屬於我們大房的,你說要住,就得給啊?」

「屬於你們大房的嗎?拿什麼證明?當初把你們大房分出去的,我倒是有一張文書,存在大隊那裡的!五間瓦房,分你們兄弟每人兩間,剩下的香火堂後半間,歸我們兩老!白紙黑字,你們手上也有一份,想看清楚,去拿出來啊1

劉鳳英沒轍了,朝莫國強喊:「你死人啊?算命的都說了,這院子里,香火堂後頭那間房風水最好,你看小強在那睡了這一年多,咳喘病再沒犯過了1

周圍人們聽了,有的罵,有的笑,嘩然一片。

莫國強摸摸鼻子,對莫阿公說道:「叔,先前不是說好了么?我們還簽過一張字條兒的,那屋,歸我家小強了1

莫阿公說道:「我和老太婆是守信用的,早早讓地兒搬出來了,那你呢?你說話算數了嗎?」

莫國強看了看劉鳳英,劉鳳英撇嘴,將頭扭往一邊。

莫國強說:「叔,孩子還小,讓她們去服侍阿奶,怕不頂用呢1

莫阿公怒了:「老太婆從年輕起就喜歡閨女,她只是身子弱不能生罷了!你們夫妻生得三四個閨女,我守水庫夜裡不在家,就要一個女娃陪伴老太婆,我們會疼她惜她,什麼時候說是要她來服侍的?你不願意,就算了!那個紙條作廢,我們搬回那屋1

「不行!那屋不能還回去1劉鳳英堅持不答應,莫國強蹲到地上,不作聲了。

莫阿公說道:「既然不肯還屋子,就我們之間原本說定的還作數,別的閨女你們捨不得,把小曼給我們吧1

這話一落,莫國強和劉鳳英同時蹦起來,幾乎是異口同聲:「不行!小曼不行1

莫支書和關隊長在旁邊聽得火起,忍不住施加壓力:「不就是給個娃陪老人家嗎?又不去哪裡,都在一個院子里住著,每天端水端飯而已,正好幫你們盡孝心,不好嗎?你們夫妻是怎麼回事啊?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合著,天大地大你們才是最大的?道理都不要了?」

莫國強無言以對,劉鳳英憋出一句:「小曼是我大閨女,能當半個大人使,她要去了,我家的活兒怎麼辦?」

大媽們又忍不住了:「哎喲喂!看看,這是當娘的說的話嗎?」

「難怪啊,小曼小小年紀就不給讀書了,整天干不完的活兒,還要背弟妹,跟舊社會使喚丫頭似的……她劉鳳英只除了在生產隊掙點工分,平時倒是清閑得很1

「要不是自小兒看著長大,我都不敢相信小曼是她生的,成天做牛做馬,還被打成那個樣1

「就是,還不如給老兩口養著呢1

莫阿公說道:「小曼自己說了,她願意跟我們過!我每天要往水庫上跑,有小曼陪著她阿奶,我也多放心些1

莫支書連連點頭:「早應該這樣,你們兄弟倆不願意孝敬老人,那就讓孫女來做!小曼呢?小曼你吱一聲,你願不願意跟你阿公阿奶做一家住?」

莫小曼像小學生回答問題那樣,高高舉起右手,大聲回答:「報告支書,小曼願意1

人們哄的笑了,莫支書也忍不住笑:「這妮兒好!二哥你挑得准,這妮兒乾脆爽利,實誠勤快又能幹,她能照顧得來二嫂1

莫阿公就對莫國強和劉鳳英說道:「你們都聽見了?小曼表態了!只要你們答應,那間屋我不再提,還有先前國強借我的兩百多塊錢,也不要你們還了1

滿院子人都安靜下來——兩百多塊錢啊,在這年頭,可是好大一筆!整個公道村,沒有幾家能攢得下來的!

劉鳳英眼珠子骨碌碌亂轉,不想認帳:「叔,你說話要憑良心!啥時候我們夫妻借你錢了?你要真有心,現在就給兩百塊來,小曼,任憑你領走1

「你,兔崽子!你們敢賴帳?」莫阿公氣得鬍子直抖。

莫小曼覺得該自己出場了,她走到阿公身邊,從褲袋裡掏出劉鳳英的那個筆記本,翻到其中一頁,舉給阿公:「阿公你看,你借了多少錢給他們,是不是在這裡記著?」

上面可不正是劉鳳英的筆跡,清楚記錄著:某年某月某日,國強從叔手上拿了一百塊!某年某月某日,國強從叔手上拿到一百三十塊!

莫小曼讀完小學二年級就不再升學,不能讓人知道她識很多字,所以沒念出來,只讓莫阿公自己看。

莫阿公接過本子一看,哪裡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頓時驚喜交加,摸著小曼的頭道:「好孩子,就是這個!這還是他們夫妻自個兒白紙黑字記著呢!來來,支書作證,幫我念念1

劉鳳英大驚失色,搶上前來,無奈有民兵營長攔著,沒讓她近前。

莫小曼又施加心理戰術:「支書大爺,您再翻後頭看看,說不定後頭還有呢1

劉鳳英想嚎哭的心都有了——那後頭,記的可是她寶貝親閨女的姓名、住址、讀書的學校班級,還有那對養父母的姓名、所住的那個大院全稱,以及劉鳳英想念親女時抒發的幾段感慨!

她雙手抓撓著去搶那個記帳本,大罵莫小曼:「莫小曼!你個小偷,你個千刀萬剮的壞東西!我要殺了你1

又趕緊求告:「支書!好支書!別念了別念了,求您了!我答應,我都答應!把小曼給阿公阿奶,給了給了!今天就給去了1

至此,莫小曼才從心底里松出一口氣,喜笑顏開!

但還不能真的放鬆,趕忙提醒莫阿公:「他們說話不算數的,趁著支書和隊長在,阿公趕緊跟他們寫好文書,簽字畫押!明天才好去辦戶口啊什麼的,還要割我的口糧、自留地出來1

莫支書不由得對莫小曼刮目相看,輕拍一下她的小腦袋:「小丫頭片子!還知道要簽字畫押才算數,你倒是懂得多1

莫小曼嘿嘿笑:「電影里不是有這樣的嗎?那個楊白勞賣女兒啊1

「哎喲,合著今天是在演白毛女哪,小曼變成喜兒了啊?哈哈哈哈1

大媽們打趣著,院子里響起陣陣大笑聲。

還有人好奇那個本子,想知道莫國強和劉鳳英到底在上頭寫了什麼,攛掇著支書快念幾段,劉鳳英發了瘋一樣去搶,莫國強也趕上去幫忙,民兵營長都快攔不住了,莫支書喝住他們,把記帳本合起來緊握在手裡,夫妻倆才消停了些,依然緊張地盯著支書動作。

趁著天色尚早,莫阿公果真請莫支書和關隊長當場辦公,把分家以及領養孫女莫小曼的相關事宜辦了個七七八八,也開了證明蓋了大隊公章,只等明天再往公社派出所跑一趟,把一家三口的戶口辦妥,就全了!

莫小曼再次露出燦爛明朗的笑容,抬起頭,正好對上莫國強、劉鳳英陰沉沉的眼神,莫小曼雖然脫離了這對養父母,可還得同他們在一個村莊生活,到底不敢太過份招惹他們,就低下頭,當作什麼也沒看見。

簽字畫押后,劉鳳英終於拿回她的記帳本,心裡卻十分不得勁,莫小曼在她眼皮底下長大,她深諳莫小曼脾性,本以為,已經把那死丫頭握得牢牢的絕對脫不了自己的手掌心,卻沒想到,自己一時大意,竟讓莫小曼偷拿走本子,擺了這一道!

剛剛簽字還咬著牙打算,放她去阿公阿奶身邊又如何?憑自己當媽的十一歲積威,照樣還可以拿捏她,隨時都能控制住她!

可就在剛才,對上莫小曼那雙清澈的眼眸和那張明凈的笑臉,她忽然覺得,這孩子今天的表現很不尋常!

不,是太不尋常了!

隱隱約約地,她心底長出一個小疙瘩,這個疙瘩似乎還會慢慢增大,令得她很不舒服,極度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