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十三章 定下知青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定下知青屋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晚飯就在支書家開,莫阿公說剛分得些白米,舀了些出來拿去廚房下鍋煮,被莫支書夫妻倆同時強硬推回來,五叔奶個子不高,性子很熱誠,莫阿奶教莫小曼稱呼她做「五叔奶」,想必莫支書在族中兄弟里排行第五。

五叔奶嗔怪地說道:「他二伯,你要這樣,可就讓我們難做人了!我家四小子和五小子當年在水庫游泳,兄弟倆腿抽筋一個扯一個地沉下水,要不是你及時趕到,還能有命在嗎?這些年你泡的藥酒,治了村裡多少人的風濕病啊?我們家這老頭年輕時候不講究,落下骨痛,還不是你給了藥材,教他泡上一罈子藥酒,常年喝著,雖然沒斷根,可颳風下雨也不能發作得太厲害,免受那份疼痛……你們啊,甭客氣了,當在自個家一樣的1

莫阿公聽完,笑呵呵地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五叔奶有媳婦和閨女做幫手,也不要莫小曼進廚房,莫小曼就乖巧地坐在莫阿奶身邊,等吃飯。

趁這功夫又多瞅莫阿公幾眼,她記得阿公只是認識草藥,從來不給人看病的,前世她被劉鳳英潑熱油燙傷,人又發燒只剩一口氣,阿公開始是不知道,知道后急著催莫國強送醫院,見莫國強實在不肯送去醫院,再拖下去小命不保,阿公只得自己弄了些黑漆漆涼沁沁的葯糊給她塗上,再煎了湯藥灌下,也是小曼命大,活下來了,燙傷也慢慢好起來,卻留下滿身的疤痕,醜陋不堪,她只當阿公是瞎蒙的蒙古大夫,現在聽說阿公還會配藥酒治風濕骨痛,不免有些驚奇:阿公到底懂不懂中醫啊?

晚飯擺上桌,沒有大魚大肉,那香味卻讓莫小曼垂涎欲滴,支書家人多,菜不是一碟一碟的,而是以盆為單位,那種直徑一尺、深五六寸的土黃瓦盆:一盆韭菜炒蛋、一盆燉南瓜、一盆炒豆角,和一盆臘肉炒酸菜,外加一盆絲瓜湯!

主食是一大鍋白米飯,不摻雜糧的!

這是待客的規格!

莫小曼眼睛往桌上一掃,目光圈住那盆臘肉炒酸菜,並沒有多少塊臘肉,但煉了油出來,足夠潤炒酸菜,那個香味,真叫人受不了!

將芥菜洗凈晒乾,切得細細碎碎,拌上米飯粒和少許鹽巴,填裝進瓦壇腌出來的酸菜,本地家家戶戶都會做,這種酸菜腌漬法不知由哪代祖宗發明併流傳下來,估計沒有千年也得有百年了,每年家裡收割了芥菜,大缸大壇腌制起來,足夠吃一年的,夏天就算沒有油炒,光是吃著清真味的,也足以下飯喝粥,把肚子填得飽飽的!

今晚這盆酸菜里有臘肉,還拍了幾瓣蒜米,撒一把蔥花,爆幾顆紅辣椒,這味道不要太美,對於莫小曼來說,簡直堪比山珍海味了!

小孩子不能上桌,莫阿奶眼睛看不見怕失禮,堅拒不肯上桌,莫阿公是今晚主客,上了桌和支書推杯換盞,喝著小酒說點酒話,莫阿奶和莫小曼兩個就坐在莫阿公身後,每人捧著一碗白米飯,上頭擱一勺炒蛋和一勺臘肉炒酸菜。

莫阿奶面色平靜一口一口慢慢吃,似乎在側耳聽莫阿公說話,莫小曼表情就豐富多了,隔得許多年,再吃到家鄉的酸菜,她高興啊,扒一口飯,珍惜地送一筷子酸菜,味道很美,但是肚子很餓,只得嚼兩嚼就趕緊吞下去,自己都沒察覺,她這飯吃得那叫一個眉飛色舞!

莫支書錯眼瞧見小曼那個樣兒,不由得樂了,走過來給她和莫阿奶又添上兩塊臘肉,再一次誇讚莫阿公挑得對,莫國強幾個孩子里,別的都不成,就這莫小曼最好!

女人小孩們吃完飯就放碗離開,桌上幾個老少男人還在慢慢喝酒,談古論今,沒到睡覺的時候,五叔奶陪著莫阿奶坐在門口曬檯子里說話,每人拿一柄大蒲扇,扇著風也可以趕蚊子,莫小曼被幾個四五六歲的幼兒邀請一起玩,盛情難卻,不得不發掘出點童心,陪他們又跑又跳地玩了一會。

這當口卻見院門開了,關隊長走了進來,和五叔奶、莫阿奶打一聲招呼,就直接走進堂廳,被莫支書招呼著坐下一起喝酒。

屋裡男人們說些什麼外頭聽不清,大概過得二十分鐘這樣,莫阿公忽然跑了出來,蹲到莫阿奶身邊問道:

「老太婆,我原先想著明天把你們帶到水庫上去住一段,等入了秋,雨水少些,再叫莫老大把那幾分菜地還給我們,那本是我們舊年買的地基,我們一家三口圍起個小院,起兩間屋住著。剛才聽關隊長和莫支書商量:年初知青們一個個全跑回城裡去,就再也沒回來,他們本就是城裡人,城裡總會給他們安排好工作,可能以後村裡都沒有知青了!原先造給知青住的院子和屋子白白空著,就先給我們住!那知青院子很好很牢固,知青們會拾掇,裡頭乾淨敞亮有花有草的,還有水井、曬穀坪,抵得莫家小院兩倍寬,一正一廂七間屋,夯的厚土牆,還粉刷過好幾遍,上頭蓋的全是紅瓦……我們一家子先住著,往後要是當真沒有知青了,我們跟隊里商量,就把它買下來,好不好?」

莫阿奶還沒反應過來,五叔奶一拍蒲扇,大聲道:「知青屋嘛?那地方好得很啊!就在村西頭,地勢偏高,像這大熱天,總有涼風吹到,屋子起的方向也好,只那院子後頭有三幾戶人家,左右都空曠清靜,一出院門就是公路,交通方便得很!早上下午東西邊日頭輪著曬,可一到黃昏,涼風就來了!每年隊里要曬穀子,我就愛搶著去,坐在那大梨樹下吹風乘涼,舒服得很哦!要不是得分神趕雀鳥,我坐在那都能睡著1

「院里還有棵梨樹啊?那結不結果?」

莫阿奶眼睛失明十幾年,早已記不清村口哪個方位有棵大梨樹,更不知道知青屋是什麼樣,順口問了一句。

五叔奶說道:「那梨樹大著呢,是六月梨,幾十年了,年年結果,梨果皮薄核小水多又清甜,好吃著呢!哎,今年隊里摘了果子,不是家家分得五斤嘛?」

莫阿奶笑了笑:住在莫家院子里,由莫二嬸當家,隊里分的福利不管是什麼,從來都輪不到她來吃!

莫阿公又問:「老太婆,你看成不?」

莫阿奶說道:「也要問問小曼啊,看她喜歡不?」

莫小曼此刻已經蹲在阿公身邊了,不等阿公問她,就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連連點了幾個頭,惹得阿公哈哈大笑,莫阿奶也笑了,買知青屋的事就這麼敲定下來。

1978年,也就是明年,全國恢復高考,更有大規模的招工考試,只要是擁有城鎮非農業戶口的年輕人,參加了各廠礦企業的招工考試都能優先錄取,知青年代一去不復返,農村各個生產隊空置的知青點,幾乎都折價賣給本隊社員。

前世阿公阿奶應該也是先入住知青屋,之後得了莫支書預先透露的內部消息,才會搶先買下那個院子,只可惜阿公很快就出事了!

記得阿公阿奶住進去后,莫小曼也去看過的,一起去的還有莫小蘇、莫小鳳、莫小枝,幾個小姑娘當時就在那院子里爭吵開了,除了莫小曼自卑覺得自己沒資格,其餘三個都爭搶著要霸佔房間,因曾經是知青宿舍,知青們城裡來的,習慣把房間拾掇得美觀整潔,牆上貼著電影明星小像或是風景畫報,農村小妞見識少又不知時髦為何物,但她們知道這樣的房間是她們想要的,這就足夠了。

只是最後她們誰也沒能住進來,阿公不允許,並且對她們惡語相向,甚至拿著鞭子把她們趕了出來。

上輩子莫小曼不知道那天阿公為什麼生氣成那樣,現在約莫明白了:肯定是莫國強和劉鳳英不守信用,佔了阿公那半間房間,拿了阿公的錢,結果卻沒有按照說好的,給一個閨女跟著阿公阿奶生活。

所以阿公看到幾個小姑娘,心理就不平衡了,估計也是怕阿奶傷心吧,畢竟想要個女孩在跟前,是阿奶先提出來的。

阿公和阿奶離開吵鬧的莫家小院,在知青院里過了兩年的清靜日子,就雙雙離世,夫妻倆都還不到六十歲。

是因為阿公採藥墜落山崖,失明的阿奶也生無可戀,這一世,莫小曼定要避免阿公出現意外,希望憑藉寶珠能治好阿奶的眼睛,讓這對相愛的夫妻倆多活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