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十八章 新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新居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一路上,阿奶的脅迫以及小曼從旁「搗亂」,最終使得阿公親口做了三項保證:第一,再也不攀爬高岩,深入山溝;第二,往時阿公為了守水庫、採藥,夜裡一律不回家的,要進深山的時候,更是三五天不見人,從今往後,不管什麼情況,必須每天回一次家;第三,守水庫這份工做完今年,明年就不做了!

阿公嘴上答應得痛快,心裡卻著實惋惜丟掉這份工,那可是他的好兄弟莫支書給爭取來的,活兒清閑,一天固定掙七分工分,他還能有大把時間上山挖藥材,多好啊!

他試著抗爭了一下,但家裡大的小的兩個女性都不好說話,二比一,抗爭無效!

莫小曼之所以不讓阿公繼續守水庫,是因為她知道國家新政策快要下來了,最遲後年,全國農村都取消工分制,田地直接劃分承包到戶,農民自己掌管田地,愛種點什麼不行?阿公既然懂藥材,可以在家種植,不用上山了!

而阿奶純粹就是不想讓阿公去守水庫:年紀大了,一個人獨自住在荒郊野嶺,她感覺不到他,也擔心他,總是心慌慌的。不讓他去守水庫,在家裡跟著生產隊一起出工,哪怕掙少點,好歹一家人能天天相見。

聽著阿奶的絮叨,阿公臉上再次布滿內疚,徹底不吱聲了,心裡想著:好不容易積攢的錢,原本想等天涼了就帶阿太婆進城住院治眼睛,可這一下子又全花光了,老太婆的眼睛又不能去醫治了。老太婆吃夠了莫老二家的虧,現在有了小曼,不讓自己去水庫上住,是想著過正常的家庭生活,這麼多年來,自己拚命掙點錢,全為莫家那兄弟倆成家立業,卻苦了老太婆,等到終於可以為老太婆攢點錢要去治眼睛,卻又遇著這樣事那樣事,一直未能如願……老太婆說得對,一輩子還能活多久?萬一錢掙夠了人卻沒了又有什麼用?那就相守相伴著吧,只要她高興就好!至於錢,可以再慢慢攢,有房子住了,小曼讀書也花不了多少,攢個三五年應該也夠了!

阿公趕著牛車,直接把一車子新買的東西拉回了知青屋,知青屋圍著個大院子,一人高的圍牆是土夯牆,用灰漿刷過,又再刷一層白石灰水,因為就在公路邊,牆上用紅油漆寫了標語,常年風吹雨淋的,印跡已消淡,加上孩子們亂蹭亂畫,一時間更是瞧不出來是什麼字。

雙扇木板院門挺厚實,上面掛著把鎖頭,阿公拿出鑰匙開了鎖,推開院門,笑著大聲道:「老太婆,小曼,這就是我們的家,我們回家嘍1

阿奶高興地把手伸給阿公,小曼在旁扶著,一家三口喜笑顏開走進了院子。

和前世的記憶一樣,這個院子十分寬暢,正屋三間,左廂房四間一共七間瓦房,與屋子同寬度的地方用水泥硬化地面,也就是五叔奶和阿公所說的曬穀坪,這個曬穀坪因為夠大,每年夏秋季都充當生產隊晾曬稻穀的一個點。大梨樹在院子靠右邊,樹上的梨果已經被採摘完了,空留滿樹青翠葉子在風中招展。

距離梨樹七八步遠有個青石條圍起的水井,進門的那面圍牆邊種了一整排冬青樹,枝葉濃綠,不作修整任由它們長得高過圍牆,正好用以遮擋從牆外公路撲逸進來的灰塵,對著正屋的那面圍牆邊則種了一溜兒薔薇花,並不靠著牆,而是精心搭起了架子讓花枝攀爬,再看左邊空地上種的兩株桂花樹,以及五六塊打理得整整齊齊伺弄得泥土細碎沒有一塊土坷垃的菜畦,小曼不由得驚奇了:看來這批走掉了的知青里,有一兩個是懂園藝並且生活態度很認真的,被下放到農村來過苦日子,並沒有沉緬於怨艾之中,似乎還過得挺快活,自得其樂著呢!

菜畦過去是一大片紅薯地,紅薯藤此時正長勢蓬勃,地邊圍種一些葉子又圓又大的植物,跟荷田裡的荷葉似的擠在一起,那是芋頭。

也不知道知青們從哪裡撬來的長石條,鋪了一條小徑直到紅薯地盡頭,那裡蓋著三間小瓦屋,兩間是廁所,一間洗澡用。

小曼四面看著,一邊講給阿奶聽,阿奶對這院子的一切也很滿意。

小曼又和阿公一起把七間屋子一一打開檢查清掃,只除了廂房有兩間牆面刷的灰層有些剝落,其它都還好,反正也住不完,一家人商量著,就將留那兩間做倉庫堆放雜物,因每間屋裡都有床架,也可以當客房,另外兩間廂房,一間暫時做廚房,一間阿公說他用來放藥材,要鎖起來的。

三口人住在正屋,中間那屋就當做客廳,左右兩間,阿公和阿奶住一間,小曼住一間。

原本就是知青宿舍,床架都有現成的,不過全是單人床,阿公挑了其中木質比較好的幾張床架,用今天剛買的鎚子、鋸子、釘子叮叮噹噹敲打一陣子,改裝出兩張雙人床,他和阿奶用一張,小曼用一張,阿奶說小孩子睡相大多不好,床鋪寬點沒關係,隨便她滾動也不容易掉下床。

阿公一聽,就打算給小曼的床加上兩邊護欄,小曼趕緊拒絕,十一歲的人了怎麼可能還會掉床,給她睡這麼一個加了護欄的床,不得被人笑話死。

祖孫倆一個要給裝上,一個不讓,吵吵嚷嚷中摻雜著阿奶咯咯咯的笑聲,空寂安靜的庭院被三個人弄得喧囂而熱鬧。

最後有阿奶幫著說項,小曼終於免去睡「大型嬰兒床」的煩惱。

忙活一晌,眼看到了下午五點鐘,雖然有徐徐清風拂來,但院中水泥地被太陽暴晒一整天,散發出陣陣熱氣,院里還是顯得有些悶熱,小曼跑到水井邊打了十幾二十桶井水傾倒在水泥地上,頓時消去不少暑氣。

阿公也走來看了看這口青磚砌成的小水井,說等過兩天請兩個後生哥來幫著把水井淘洗一番,汲乾井水再重新鋪進乾淨的細砂石,小曼原本想著要把靈泉兌入水井的,聽阿公這麼一說,就暫時停止行動。

阿公拉著牛車去支書家搬回東西,再把牛車還回去,阿奶拿出在公社供銷社買的兩斤水果糖和集上稱的兩斤炒花生葵花籽,讓阿公拿去分給支書家的小孩子們吃。

至於給小曼買的豆粑油團開口棗,一路上回來小曼啃得七七八八了,還剩下幾個,阿公把那籃子掛在了牆上,叫小曼什麼時候想吃,自己去取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