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十九章 新居入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新居入伙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莫支書覺得阿公阿奶養大了莫國強和莫老二,幫他們各自娶妻成家,最後卻沒能得到回報,就這麼靜悄悄地離開莫家院子另開灶爐,心裡很不舒服,知青屋在村東頭,離村子有七八百米的距離,目前還算是生僻住宅區,人們都是喜歡熱熱鬧鬧的群居生活,沒人眼紅那地方,將來真的沒有知青來了,那屋宅地不管是賣還是隊里分配,肯定都是優先給莫阿公,所以現在莫阿公一家老小住進去,也算是進新居,莫支書就提議說:

「二哥,你們現在可是一個新家庭,新家庭過新生活,不管怎樣都得熱鬧下!如果連溫鍋的都沒有,那就太寒磣了些,別人不說他,我們幾個老兄弟可過意不去!還是來商量下,至少該擺個一桌兩桌的,大家跟著去吵鬧吵鬧,讓村裡人知道你們住在那,常去走動,就不會冷清了1

莫阿公道:「這樣會不會太張揚了?畢竟那屋還是公家的,我們只是暫時借祝pBtxt」

「就說是大隊分配給你們住著又怎麼樣?二哥你常年採藥草,雖然沒學過診治不敢給人看病,可村裡誰家有點小傷小痛都來找你拿點這樣那樣的,你從來不收錢。六幾年那陣子,還有剛過去的前兩年,什麼虐疾、霍亂髮作起來,也都是你開大鍋在村頭煮藥水,幾天幾天地給大夥喝著,就連附近村子都跑來蹭咱村葯湯,全縣大部分地方都出現了發熱的病人,就咱們這片最好最健康,沒有一個得病,上級都誇獎你,說你有貢獻!有貢獻的人,大隊也該優先給照顧,這是大道理!誰有意見,讓他來跟我講1

五叔奶也跟著道:「就是啊二哥,這進新屋開新灶是大件事,得看好日子掐準時辰!開個好頭,以後就全是稱心如意順順噹噹!我今天下晌抽空替你去問過北村趙老頭了——明天就是好日子,宜進新居的好時辰是明兒早四點半到五點鐘之間!到時我給鏟上一爐子火子兒,上面添上乾柴,給你提回去,進了屋紅紅火火燒起來,再叫小曼扛個南瓜,滿屋子滾它一滾,再叫我二嫂拿個大簸箕往火上這麼一團轉……哎喲喂,日後都是心想事成、團圓美滿六畜興旺1

阿公聽得發楞,卻也心動了,莫支書無語地瞪老婆一眼,嫌她說話太直接不懂隱晦,要知道現在論說這些還是會被人指道搞迷信活動,自己可還擔著大隊支書的職務,家屬卻這樣?

五叔奶不以為意:在農村,誰家不是這樣啊?當年那些破四舊反對迷信的,他們家裡老人和女人過年時拜起財神土地爺來,比誰都賣力呢!

阿公最終聽了莫支書和五叔奶的勸,回來跟阿奶和小曼一說,兩個人都沒意見。pbTxt

阿奶說:「咱們好歹算是開灶另過,那就聽支書的,明天擺兩三桌吧,叫上老兄弟老妯娌,帶著孩子們過來熱鬧熱鬧。我眼睛看不見動不了,還得請五弟妹來張羅飯菜,碗筷可能也不夠……」

「桌席酒菜這些都不用操心,我跟五弟妹說過了,到時只管把錢給她,全由她安排——她在六隊有個親戚買豬崽時沒看仔細,買到一個養不大的黑豬,餵了一年多還只有四五十斤水,我們整隻買了,明天叫兩個小夥子偷偷抬回來宰殺,估計豬肉就夠用了,還能得些豬油1

阿奶聽了阿公的話,點頭道:「那這樣就好了。」

阿公又對小曼說道:「明天你照顧好你阿奶,有小孩子們來,你順便看兩眼……嗯,明早我還是去砍些竹子,編個罩子罩在水井上,省得孩子們頑皮去井邊玩水,不小心掉下去!再釘幾條長凳,也就夠坐了1

阿公嘀咕他的準備工作,小曼看看自己一身的汗,就去打了幾桶水洗頭、沖澡,大夏天的,洗冷水正好涼快,阿公也可以洗冷水澡,阿奶卻不行,既然暫時不能開火,還是等去到支書家,燒熱水給阿奶洗洗。

當晚還住在莫支書家,莫支書夫妻張羅著請來幾位本家,都是和莫阿公、莫支書一樣年紀的堂族兄弟,五六個老兄弟坐一起稍作商量,明確分工,便各自回家休息,畢竟明天還要上工,等把生產隊里的活兒幹完了才能過來幫忙。

阿公其實不太想麻煩大家,新院子很好也不需要做什麼修整,小曼也記得阿公阿奶上輩子說搬就搬了,沒弄什麼儀式,這輩子有所不同:並不是阿公跟莫二叔莫二嬸鬧架了才分家,而是由小曼做了主導,莫國強踹倒阿公阿奶的茅草屋,連暫住一夜的地方都沒了,只能去莫支書家借宿,有莫支書提議並堅持,阿公就聽從了安排。

第二天天還沒亮,莫小曼就被阿奶輕輕拍醒,五叔奶果然幫著做好了準備,阿公背著個背簍,手裡提一個小泥爐,裡邊是五叔奶從灶堂里剷出的紅紅火子,火子上架著幾根乾柴,小曼一手摟著個馬頭南瓜一手挽著阿奶,阿奶手上還拿著個簸箕,離開莫支書家走在公路上,吹來一陣風,火爐里的木柴就燒起來,正好可以照明,一家人盡量走快些,趕在火勢還旺盛亮堂的時候走回到自家新居。

接下來五叔奶教的入新居儀式,小曼是一邊大笑一邊完成的,打死她也想像不到自己還會有這麼歡樂逗比的時刻:傻子似地推著個南瓜在屋子裡滾來滾去!

入了火就可以煮東西,阿公叫小曼先煮開一大鍋水,水剛燒開,抬豬的人就到了。

趁天色朦朧未明,直接將豬敲暈,然後才捅刀取豬血,殺個豬悄沒聲息的,是因為這年代不能夠私自亂殺豬。農村家庭若想自己宰殺一頭豬,那你得養大兩頭,要把最大那頭按照國家統一收購價賣給國家副食品收購站,確定夠斤數了,然後才能得到殺豬指標,有了指標,自家才可以宰殺另一頭出賣,豬肉價錢也能高出收購價些。

俗話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一兩年來私自宰殺肉豬的可不少,不是什麼大是大非的,一般沒人站出來亂說話,本地民風使然,鄉里鄉親的有些事大家都不會太認真,畢竟,誰家沒養豬?萬一哪天自家也想來那麼一下呢?

這隻養不大被宰殺的黑豬,即便阿公不買下,那家主人近日也會偷偷殺掉,偷偷賣掉豬肉,也不會有人去檢舉他,連大隊幹部都不管的。

不過明面上,大家還是要做做樣子,不要讓人拿到把柄就行了。

殺豬的三個青壯年動作很利索,不消一會就整完了,豬肉豬骨剔弄好裝在籮筐里由阿公抬進家放著,豬下水他們用芋蒙葉墊著竹籃裝走,拿到河邊去浸泡清洗,說好等會阿公去接回來煮熟,幾個年輕人自去生產隊上工。

人都走了,小曼和阿公就把院子整理清洗乾淨,做些瑣碎活兒。

等到了中午放工,莫支書和五叔奶過來看了下,交待阿公等稍晚些再把豬骨頭等東西熬燉起來,不一會,陸續又有人過來,早談好了的,都不用再多廢話,和阿公相互打聲招呼,就各自有條不紊忙起來:淘洗水井,重新改造廚房,砌灶台、煙囪,把四面圍牆檢查鞏固起來,順便在菜園子那邊用廢舊磚頭和石塊砌壘起兩間低矮小房舍,一間堆放柴禾,一間做豬圈,阿公說等過些日子捉對小豬崽回來慢慢養著。

又按照小曼要求,剖竹篾編了粗細兩種席子,給兩間上房室搭起簡易天花板,以後小曼再收集一些報紙和畫報糊上去,既美觀又擋各種灰塵,五叔奶聽了也說好,大讚小曼聰明。

阿奶抿著嘴笑——她家小曼當然聰明,小腦瓜機靈著呢,去了一趟集上回來,絮絮叨叨問了許多問題,阿奶阿公都耐心回答,她可長見識了,這個天花板,還是在供銷社裡見到的,今天看家裡有人幫手,她就想也照著做,阿公阿奶自然是順著她的意。

農村辦點喜事,吃好喝好得等到晚上,因為白天要幹活,晚上才能完全輕閑自在,安然享受。

那個熱鬧時刻終於到來,大人小孩濟濟一堂,滿院子歡聲笑語熱鬧沸騰,女人們圍在阿奶身邊說著各種吉祥好聽話,阿公忙前忙后,興奮得臉都紅了,平時不怎麼愛搭理莫小曼的女孩們,這時候也願意靠近來跟她說話,拉著她一起玩,小曼盡量把握好自己的態度,從不太敢說笑到逐漸放開,慢慢融入,也幸虧小盆友們大多粗線條,沒有人覺得她的變化有什麼奇怪突兀之處。

聞訊而來的人很多,親戚近鄰,共一個生產隊的,都帶了禮品來恭賀,這家幾斤米那家兩斤豆,農村的禮品就是這麼簡單樸素,卻飽含情義,來了就要入席,原本預計好的三桌,最後變成四桌,加上一桌不太正規、專供小孩子們坐的大型圍桌,算是五桌了,曬穀坪上擺了個滿滿當當,擠擠攘攘,莫支書和生產隊長拉了電線出來,接上一個100W大燈泡,照得院子里亮如白晝。

吃食全都交由五叔奶負責,五叔奶嫁過閨女又娶了媳婦,操持這樣的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忙而不亂,一面做著手頭上的事,一面尖著嗓子把前來幫忙的莫家族裡幾位大小媳婦指揮得團團轉。

大人小孩入席開席,碗筷叮噹聲響,誘人的酒香肉香溢滿小院,直飄蕩到半空中,熱熱鬧鬧吃到一半的時候,虛掩的院門當一聲被推開,莫小曼轉過頭去看,內心反射性地緊縮了一下——走進來來的一群,是莫國強和莫老二兩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