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十一章 傷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傷害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莫小曼心裡一頓:這女人進廚房做什麼?她什麼時候來的?難怪剛才莫小枝莫小花哭成那樣,也沒見這護犢子的母老虎露頭,原來竟是趁著大夥不留意她,四處亂竄瞧來看去,想必是察探這家裡都有點什麼好東西吧?

上房客廳有五叔奶幾個女人坐著聊天,電燈光亮亮堂堂,兩間室就算沒上鎖,劉鳳英進去了也只能看,不敢亂動的。

莫小曼警惕地朝廚房裡張望了一下,暗想幸虧五叔奶精明,肉菜飯食做好了統一端到堂廳去,專門派個人看著派送,廚房裡除了灶鍋,連個多餘的碗都不會有,劉鳳英要想搞什麼陰謀破壞也不可能。

劉鳳英雙眼盯著莫小曼,目光陰沉複雜,臉上表情明明十分的厭憎,嘴裡卻故作輕鬆親昵:

「小曼啊,跟著你阿公阿奶住,習不習慣?你阿奶眼瞎了啥都幹不了,你阿公脾氣又不好,所有事情都落到你身上,你還這麼小,哪裡承受得了?實在太辛苦太委屈就跟媽說,媽替你……」

「麻煩你不要亂說話,我跟著阿公和阿奶,一點都不辛苦也不委屈,比和你們住的時候好了一百倍一千倍1

莫小曼歪著小腦袋說道,一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毫無畏懼地與劉鳳英對視,一眨不眨。

劉鳳英恨不得拿出根針,把那雙有著漂亮雙眼皮的靈動美眸給扎瞎了!

萱萱城裡的爸媽,都是很明顯的雙眼皮,而萱萱,卻是上眼皮略微鼓起的單鳳眼!

劉鳳英曾偷偷跟著萱萱城裡的爸媽,仔細觀察他們,值得慶幸的是,莫小曼長相併不十分像那個美麗端莊的女人,倒是隨了那個清俊沉穩的男人,有些動作也很像,比如甩手、舉步行走,回眸看人的眼神——小曼的眼睛,竟長得跟那男人的一模一樣!

萱萱那麼崇敬那對夫妻,還說以後能有個錦繡前程全都要靠他們,這個道理劉鳳英是明白的,她理解女兒,萱萱做夢都想讓自己的容顏變得跟那對夫妻相似,卻是求之不得,而莫小曼,她長著這麼一雙眼睛做什麼?簡直太多餘了!

劉鳳英和莫國強昨天去莞城,今天剛回來,他們和親生女兒萱萱見了面,萱萱從小養在幹部家庭,吃好穿好環境好,生得粉雕玉琢乖巧可愛,剪個學生頭,那頭髮烏黑油亮柔順得沒有一絲毛刺,完全是城裡女孩兒的形象派頭,從前劉鳳英怎麼看都覺得自己的親生女把髒兮兮土裡土氣的莫小曼甩了好幾條街,心裡驕傲得什麼似的,可現在眼前的莫小曼卻如此不同,或許是因為穿上了韓大媽給的衣裳——茄紫色小碎花襯衣,藍色褲子,韓大媽修整得很合身,腳下不再是踩著后幫的舊布鞋,居然是雙嶄新的塑料涼鞋!頭髮不再像雞窩,而是梳洗得整齊順帖,曬得黑紅的小臉兒依舊青澀,可那精緻的五官擦洗乾淨了,竟讓人移不開眼……

才兩天不見啊,莫小曼變了個人!這麼整潔體面,甚至於和萱萱比較起來,好像也相差不大?

劉鳳英有些接受不了,又想臨別時萱萱說的話,心底一股惡意冒出來,伸手就扭住莫小曼的耳朵,厲聲罵道:

「你才多大點人,敢不聽話、敢跟老娘叫板?沒有老娘生你養你,你有命在嗎?我告訴你莫小曼,不管你去到哪裡,做了誰的養女,你永遠是我劉鳳英十月懷胎生下來的,我給了你生命,你就得一輩子孝敬我服從我,你聽見了沒有?」

莫小曼耳朵上火辣辣地痛,心知這惡毒女人下了死勁,要是用力掙扎只怕耳朵都不保,只好順著劉鳳英的勁道跟著她走,嘴裡忍不住哇哇大哭起來,客廳里五叔奶等人一看不得了,五六個女人跑過來,一邊拉開劉鳳英,一邊護著莫小曼,有人驚呼:「哎呀我的天,耳根出血了1

五叔奶大怒,指著劉鳳英罵開了:「我活了這麼大歲數啊,還沒見過你樣心毒心狠的女人!你是不是她親娘?我看你就不配有生養!你老劉家祖宗缺德了,生出你這樣個惡毒女子!莫國強娶了你,我看他這輩子註定要倒霉到根兒上!小曼是克你命還是扎你眼啦?嗯?她現在不在你家戶口上,從今後跟你沒關係了,不吃你的不喝你的,你憑什麼還打她?你憑什麼?」

曬穀坪上的酒席這時候已經吃到尾聲,大部分人也離開了座位,紛紛圍上來,女人們最看不得弱小者被欺負,特別是經常挨打的小曼,好不容易脫離劉鳳英,竟然還被打,一時間也都怒了,紛紛上前指戳著劉鳳英,七嘴八舌大有用唾沫把她淹死之勢。

阿公和阿奶來了,阿公憤怒地說道:「老大家的,小曼現在是我們的孩子,跟你沒關係了,你再敢動她,我就上告,讓公安抓你去坐牢1

阿奶沉著臉什麼也沒說,讓阿公扶著,她手裡用力抓住一根棍子,沒有焦距的雙眼睜得大大的,緊咬嘴唇,在阿公引帶下,朝著劉鳳英身上狠狠敲了三下!

劉鳳英跳了起來,尖聲大叫:「你個死老太婆,為啥打我?」

阿奶說道:「那你為什麼打小曼?」

「我是她媽!想打該打我就打了,怎麼著?」

「放屁1阿公罵道:「你問問老大老二,讓他們拍著心肝說話:當年我和老太婆做他們的父母,供他們吃飽穿暖,有沒有隨便打他們?小曼跟你生活十一年,你把她當丫頭使喚,打她罵她虐待她,現在她歸我們了,你還上門來打?老子告訴你:小曼是我們的心頭肉,從此後你再敢碰小曼一個手指頭,老太婆力氣小隻能打回你幾下,讓老頭我知道,我剁了你1

劉鳳英看著阿公突然扭曲的臉,猛然吸了口涼氣。

人群里幾個婆娘說道:「就應該這樣!惡人該用惡法子來對付她1

「是嘛,看她再張狂1

「自己生的都不知心疼,還不如牲畜1

阿奶平復下來,又深深吸一口氣,大聲喊道:

「各位鄉鄰、親戚們: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多說了,現在當著全村人的面,我再聲明一次:我和老頭子,從此後跟莫國強、莫老二兩家人再沒有半點關係了!不管生老病死,全都與他們不相干!從今以後這兩家人要是再敢上門來鬧事,或是在外頭打我的小曼,請鄉鄰們做個見證,我一定去找上級告他們1

五叔奶附和:「對!再敢上門來,再敢打小曼,就告他們,交給公安處理1

莫支書不知什麼時候擠到人群前面來,插話道:「今天民兵營長在公社沒回來,不然的話……」

看熱鬧的向來不嫌事大,立刻有人大聲嚷嚷:「支書,小曼耳朵都出血了,差點就被劉鳳英把耳朵揪下來了,這可是大事件,趕緊去大隊部,搖個電話,叫民兵營長帶人來抓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