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十二章 阿奶的質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阿奶的質問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劉鳳英變了臉色,莫國強這時候擠進來,趕忙去向莫支書賠說好話。

莫阿奶卻不打算這麼快放過劉鳳英,她咳了一聲,繼續喊道:

「大伙兒聽著,這裡還有一件事,我想問一問劉鳳英:你生了六個孩子,為什麼獨獨對小曼這麼刻薄?為什麼這樣恨她?我記得你第一胎是在外頭生了才回來的,我雖然眼睛看不見,卻是聽說小曼長得根本不像你們夫妻,難道,小曼不是你劉鳳英親生的?所以你才這樣恨她?」

這話一出口,院場里頓時安靜下來,很快又像燒開的水沸騰起來,愛八卦的女人們尤其活躍,紛紛表示贊同莫阿奶的推測。

一個和劉鳳英年紀相仿的女人拍著手,神情激動地說道:「這事我記得我記得!我和小曼她媽……我和劉鳳英是同一年嫁進這村裡來的,又同時懷上,還同在一個生產隊勞動,當時不少人拿我們兩個大肚婆開玩笑。我坐月子的時候劉鳳英還沒生,我一出月子她也生個女兒了!她家小曼小時候就漂亮,白白凈凈比我家小珍招人喜歡,大家都說:城裡大醫院醫生給接生的孩子,就是不一樣!現在看吧,是不是弄錯了?劉鳳英她肯定是把別人家孩子抱回來了?」

另一個女人神情認真地點頭:「就劉鳳英那樣,除了身段還行,那張臉皮膚粗得不能看,她還是眯縫眼!再看看小曼,人家是雙眼皮誒,皮膚雖然黑紅黑紅的,可她皮子又薄又細滑,越看越漂亮,真的不像劉鳳英1

「是啊是啊,性格也不像,劉鳳英火爆潑辣一點就著,再看小曼這麼乖巧溫順……」

「原來劉鳳英這些年老是虐待小曼,又打又罵,要小曼干這樣干那樣,十歲就當半個勞動力使喚,是因為小曼不是她親生的?哎呀作孽啊1

「如果小曼不是她親生,那她肚子里原來那個呢?」

「聽說她大著肚子在外頭跌了一跤被送去醫院,肯定是死胎了!她就偷了別人的孩子回來1

「天啦1

「真的太可怕了!幸好我們不去城裡醫院生孩子1

劉鳳英被大家譴責,原本縮在一旁盡量減低存在感,想等莫國強幫她善後就完事了,誰知莫阿奶嚷嚷了那幾句,引出眾人這番言論,她臉都綠了,終於忍無可忍,跳出來大聲哭罵:

「你們這些爛了嘴的黑心婆娘,你們才偷了別人家孩子,你們才死了胎!莫小曼就是我生的,是我劉鳳英十月懷胎生下來的親骨肉!她長得不像我,她像她爸不行嗎?誰家不打孩子?誰家長子長女不要干很多活兒、照看弟妹?你們就是忌妒!忌妒我生了小曼這樣能幹的女兒!你們再敢胡說八道挑撥離間,我就、我就跟你們拼了1

三十幾歲的女人正當年富力強,邊哭邊跑去抓起一根竹竿,用盡全力朝人群打來,那一副豁出去的拚命樣子,還有那個悲憤欲絕的神情,給人一種錯覺,彷彿剛才人們所說都是謠言,把她給中傷了!

在場有那麼多男人,農村女人成天勞動干慣粗活,也不是軟弱可欺的,不可能任由劉鳳英傷害到人,她手中那根竹竿終究沒能打下來,大伙兒做好做歹,搶了竹竿,推推搡搡拉拉扯扯,再費些口舌,最後把劉鳳英和莫國強等人推出了院門。

院子里,莫支書叮囑村裡人:沒有真憑實據的事情,不準亂說亂傳,畢竟對小曼也有影響,哪個孩子都不希望自己是來歷不明的無根浮萍!

莫小曼安靜依偎在阿奶懷裡,五叔奶接過阿公搗好的草藥,替她敷在耳朵上,莫小曼回想起劉鳳英揪著她耳朵,指甲狠勁掐進她耳根,心裡非常清楚:劉鳳英是真的想一把揪下她的耳朵,讓她徹底破相!

就跟前世拿熱油潑她一樣,已經到了那個時間段了!

劉鳳英和莫國強這麼頻繁地進城去探望他們的親生女兒,城裡那對夫妻不可能沒有一點察覺,他們應該要出面探問了,而唐雅萱會跟劉鳳英說她不想換回來,劉鳳英為了她的親生女兒,必須要讓小曼破相!

破相的莫小曼自然比不得唐雅萱,城裡那對虛榮的夫妻為了優秀的唐雅萱,可以將破了相的莫小曼當成一棵野草,不屑一顧!

莫小曼輕輕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暗嘆:重生一世,想起那對父母的冷漠,還是忍不住遍體生寒!

客人都散去了,五叔奶領著幾個婆娘媳婦收拾桌子歸置物什,清洗院場和碗筷,阿公和莫支書以及幾個本家老哥們圍坐在曬穀坪上,一邊用紙片兒卷著煙絲抽一邊聊天,阿奶和小曼依然在房檐下坐著,細聲說話。

「小曼,今晚阿奶說了那樣的話,以後這村子里就會有很多閑言碎語,關於你身世的,你怪不怪阿奶?」

「不怪!我知道阿奶為什麼要這樣做,如果每個人都看出來,我不是劉鳳英親生的,那麼劉鳳英就沒有充足的理由靠近我、傷害我了!阿奶是為我好,想要保護我呢1

阿奶欣慰地嘆了口氣:「你是個聰明的好孩子,阿奶真的不想讓你再被劉鳳英傷害——那女人太惡毒了,她也知道疼愛她的莫小枝莫小鳳,憑什麼要虐待別人的孩子?哪個孩子不是孕育十個月,從娘肚子里出來?如果你的親娘知道你受的苦,不定哭成什麼樣呢1

莫小曼無語:城裡那個女人,她會為自己哭嗎?不可能!

「小曼啊,以後不管別人怎麼說,你不要在意,阿奶和阿公一定讓你去讀書,你再用心上進,掙一個好前程。如果劉鳳英真的是從城裡把你抱回來的,那你的根就是在城裡,將來……」

「阿奶,以後的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以前我受了很多苦,吃不飽穿不暖還天天挨打,活著沒有半點樂趣……偷聽了劉鳳英和莫國強的話才知道我不是他們親生的,以為我會很快死掉!現在有阿公阿奶疼我,我是阿公阿奶唯一的孩子,我很高興!我想永遠做你們的孩子,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我們一家人,都不分開1

「好……好孩子1莫阿奶把小曼摟進懷裡,抬手擦了擦眼睛,哽咽說道:「以前的事都不要想了,忘記它吧!小曼是阿公阿奶的孩子,是我們最最疼愛的寶貝疙瘩1

新居入伙鬧了這麼一場之後,村子里果然風言風語,眾說紛紜,全是關於莫小曼身世的,不過因為劉鳳英積極闢謠,在公眾面前好幾次不顧形象痛哭流涕,嘶聲叫喊著說小曼千真萬確就是她親生的,不少人的懷疑之心又忍不住動搖了,以至於村裡形成兩派人,一派認為莫小曼是劉鳳英從外頭偷回來的孩子,一派認為莫小曼應該真的是劉鳳英親生,畢竟也有很多小孩長得不像他們的親生父母,各派有各派的說法,互不干預,反正不管怎麼樣,莫小曼現在過得好好的,劉鳳英也已經不是她的監護人,又不是什麼非要解決不可的正經事,人們工余飯後拿來談論著玩罷了,這樣的捕風捉影絲毫影響不到任何人的生活。

莫小曼深諳這個道理,阿公阿奶何嘗不懂?所以一家人根本不在意,只安心樂呵地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