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十三章 親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親戚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樂呵是樂呵了,暫時卻還是不能安心。

關於劉鳳英和莫小曼是否親生母女的話題,不可避免地傳出外村,莫小曼現在又歸給了阿公阿奶,等於說從此後她就是阿公阿奶的繼承人。

莫家親戚和整個公道村的人都知道,阿公是個很不起眼的人,常年穿著破衣爛裳不聲不響鑽山林撿草藥,沒事話都不會多說兩句,但他撿的那些草藥能換錢!

前兩天莫家小院的爭吵,爆出白紙黑字欠條:阿公曾借給莫國強夫妻兩百多塊錢!還有人看到,阿公帶著阿奶和小曼去趕集,買回來滿滿一車新東西,當日請那場酒,也有大嬸大媽們去參觀過他們的住房,親眼看見小曼睡的那眼房間里,裝飾得新穎漂亮,床上鋪展的也全是新物件!

眾人對阿公刮目相看起來,這老頭貌似有很大潛在財力啊,阿奶眼盲又不會花錢,將來還不都留給小曼,小曼那孩子是苦盡甘來了喲!

莫老二和莫二嬸後悔得腸子發青,互相埋怨,還吵吵鬧鬧地打了一架,莫國強和劉鳳英也後悔,早知道老頭這麼有錢,當初就把莫小枝給他們好了,那樣,將來老頭所有的錢都是小枝的,也就是他們的了!

而一些平時不常走動的親戚也陸續露頭,上輩子小曼不知道阿公有姐妹,這輩子她不但見到了阿公的親姐姐,竟然還有一個……阿公小時候定過親拜過堂的媳婦兒!

小曼簡直驚呆了!

冒出這麼意外的人物,肯定不是她重生帶來的副效應!

細想起來,上輩子她之所以不了解這些,是因為她根本沒時間聽村裡人的八卦,也沒機會親眼看到什麼,天天幹活,活兒幹得不夠多就要挨劉鳳英打罵,她哪有閑功夫?

不過她隱約記得,當初阿公阿奶和莫國強兄弟鬧翻,因為拿不出欠條證據,莫國強夫妻抵賴欠債,阿公爭不回那半間屋,情緒低落灰頭土臉地帶著阿奶搬出莫家小院,住進知青屋之後,有一陣子那個院子里的確出現過紛亂,後來是被暴怒的阿公亂棍砸打了幾次,那個院門就整日整日緊緊關閉著,顯然阿公阿奶不願意和外界有過多往來,直到兩年後,阿公和阿奶同時去世!

這一世的改變,是她拿到了劉鳳英的記事本,裡邊有劉鳳英親筆寫下的欠條,證明莫國強夫妻倆欠阿公兩百多塊錢,證據確鑿無法抵賴!阿公辛苦掙來的血汗錢沒有白白丟失,而是作為交換,迫使劉鳳英和莫國強把小曼過繼給了阿公阿奶!

莫小曼需要阿公阿奶的庇護,而阿公一直心心念念想給阿奶一個女孩兒,讓她親自撫養,兩老終於如願,心滿意足,沒有了上輩子的積怨和鬱氣,所以小曼現在看到的阿公阿奶心情輕鬆愉快,並不像上輩子那樣沉鬱。

三口之家歡樂溫馨,自然就有心情敞開大門迎接鄉鄰親戚,辦新居入伙酒席,小曼也有機會見到並了解上輩子沒見著的人物和事件!

這些人的到來,當然不是單純為了和阿公敘親情舊情,比如阿公的親姐姐,小曼要稱為大姑奶那位老女人,她帶來了一雙少年男女,看上去比莫小曼要大一兩歲,是她的親孫子親孫女,大姑奶對阿公說道:

「這個小曼的事,我聽說了,都不知道是不是咱們莫家的種,不能讓她承你的家業!我把兩個孫子孫女給你送來,你只要給他們爹娘一點點錢,意思意思,就算做補償,從此他們就是你的孫了,好好養著,將來讓他們為你養老送終1

小曼翻了個白眼:又來,阿公還沒活夠呢,就這麼著急要給他送終!

果然阿公很生氣,沖他姐姐吼叫:「帶著你的孫,從哪裡來,麻利兒回哪裡去,不要在這礙我的眼!看不見你,我還能多活十年二十年1

他姐姐約莫有六十歲,花白頭髮在後腦挽個圓髻,穿件深藍色自染土布大襟卦衫,大腳褲,典型農村老太婆模樣,整個人又瘦又干,卻是精神旺盛,力氣也不小,跟著吼:「我就你一個親弟弟了,我這是為你操心你懂嗎?別不知好歹1

阿公上去就拉她的衣袖,往門外推:「快走快走!別在這吵耳,我沒有你這個姐1

大姑奶罵罵咧咧地被拖出門,少年也趕緊跟著她走了,女孩兒卻不知為什麼,磨磨噌噌只在院子里打轉,就是不出門,而那對祖孫也奇怪,好像忘記了她似的,等到阿公拉著女孩走出院門,他們人都不見了!

大姑奶家倒也不遠,只在七八裡外的上嶺村,阿公想送女孩回家,女孩卻東轉西溜不肯出門,沒辦法,只好暫時留下她。

阿公小時候拜過堂的那個媳婦兒,是在大姑奶走後來到的,約莫相隔半個小時,這婦人剪著齊耳短髮,比大姑奶要年輕幾歲,衣裝也比較整潔,一看就知道出門前特意拾掇過,面相挺和善,脾氣溫和,很健談,阿公阿奶待她客客氣氣的。

她倒是沒有給阿公送童男童女,卻是來借錢,她很會做人,沒有跟阿公借,只找阿奶說,阿奶當然知道阿公沒錢了,但沒有直接告訴她,而是叫來阿公,說了借錢的事,阿公對他的前媳婦說:

「志遠媽你也知道,我一直想帶阿玉去城裡治眼睛,每次卻總是差那麼一點,這回……唉!不說了,我們現在沒有多少錢,就剩百來塊,也不能全給你,最多給你一半,我留一半防著急用。你要是嫌幾十塊太少那也沒法子,不然就得等到下個月,或許能多借點給你。」

前媳婦忙道:「那就等下個月,我再來!不瞞你們,小兒子在談對象,他們年輕人不懂事,談著談著就……那姑娘就懷上了!唉!偏偏女方家兄弟挺多的,個個厲害,如今硬是要我們給六百塊彩禮,東湊西湊還沒到一半……唉!愁死個人了1

「這樣啊,是真的大事件了呢1明知阿奶眼盲,阿公還是朝阿奶看了看。

阿奶笑了笑:「老頭子你看著辦,要是有,就先給花姐頂急用。你年輕那陣不在家,花姐常來幫著照看老人,婆婆去世還是花姐幫忙入殮……她一個人撫養四個孩子長大,又要給娶媳婦,太不容易了!不過,你要記得小曼的學費1

「知道,我知道的1

阿公送他前媳婦出門,小曼悄悄跟在後頭,聽見阿公說:「志遠媽,今天七月二十九了,估計下個月十號以後我才能拿到錢,到時候你派個人過來拿,我們給孩子留點學費,估計能給你兩百塊這樣1

志遠媽很高興,說話嗓音都多甜潤了些:「阿木哥,還是你對我最好!這輩子……唉,當年,我真是後悔啊1

「不要說這種話!你當年做得對,不然哪有今天?你看看你子現在孫滿堂,多好1

「阿木哥,我早說過的,你要是願意,我的子孫也是你的……阿玉身子太弱,都沒能給你生個孩子,我為你難受啊,夜裡都睡不著1

「我和阿玉有過孩子的,她身子弱、眼睛不好了,也是因為那個孩子……你好好過日子就行,不用為我們難受,我們現在有小曼,阿玉很高興,我也安心了,我們會更加好起來的!天色不早,志遠媽你趕緊回去吧1

「阿木哥……」

阿公:「快去吧,夜了路上不好走1

圍牆內,小曼躲在兩棵冬青樹之間,聽見院門吱嘎一聲,從樹葉縫隙里瞧去,原來是阿公進來了,還把院門虛掩起來,然後大步往正屋走去。

小曼側耳聽見圍牆外一聲嘆息,腳步漸行漸遠,便從冬青樹后鑽出來拍拍衣裳,正要回屋,卻聽嘩啦一聲,回頭看見大姑奶那個孫女也從另一棵冬青樹后鑽了出來,笑咪咪拍打著身上的灰塵。

小曼楞了一下:「你怎麼在這裡?」

「我怎麼不能在這裡?」那女孩歪著頭看她,笑容討好:「這院子又大又好玩,特別適合玩捉迷藏!那邊還有很多牡丹花,我們以後天天剪下來插瓶子里,戴在頭髮上,又香又漂亮1

小曼無語:那是薔薇花好不好?不是牡丹啊不是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