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十四章 玻璃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玻璃湯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天色不早,阿公舀了鍋里中午剩下的兩碗玉米頭稀飯吃了,交待小曼家裡有客,晚上煮白米飯,他自己就準備去看守水庫。

撿了把柴刀掛在腰間,再背起竹背簍,小曼忙跑過去,把灌滿水的竹筒遞給阿公。

特意準備好的,裡頭兌了靈泉水。

阿公說:「給我空竹筒就行了,山裡泉水好著呢,家裡開水留著你們喝1

小曼不依:「山泉水太冰冷,喝多了容易肚子疼,阿公,你要保重身體,平時在外邊不得已喝幾口,在家裡,有開水的時候最好還是喝開水1

阿奶摸索著走過來說道:「老頭子你聽到沒有?連小曼都懂的道理,我說了多少次,你就是不愛聽。你現在可不是年輕小夥子了,總喝著冷冰冰的山泉,刺激腸胃,真到腸胃出問題的時候後悔都來不及1

「行行,都聽你們的,以後我少喝點冷水1

阿公接過水筒放進背簍,小曼跟著他走到院門邊,又叮囑一句:「阿公,要記得喝,家裡拿柴火燒開的,你不要浪費哦1

「知道了,」阿公朝小曼揮揮手:「你阿奶眼睛不方便,你別貪玩,出門去要記得趕緊回家。那個阿菊表姐,讓她跟你一起玩吧,明天阿公回來,再送她家去1

「哎,懂了1

小曼目送阿公身影消失在公路另一側小路上,便折轉回家,關上院門,也不理會那個正在摘花的阿菊,自顧去找阿奶。

阿奶讓小曼先燒起灶火,洗米下鍋煮晚飯,這才坐下來聽她說話。

「阿奶阿奶,我問你:今天下午來借錢的那個阿花,住後頭家的秋二奶跟我說是阿公以前的媳婦兒,是不是真的啊?」

阿奶眼睛看不見,瞪起人來卻別有神韻:「你個小小人兒,什麼都關心,這也讓你打聽到了1

「嘿嘿,無意的,秋二奶來我們家院子里打水,瞧見了那個阿花,我幫秋二奶打起兩桶水,她就告訴我說:這個阿花啊,年輕時候是你阿公的媳婦兒,拜過堂入過洞房的喲1

阿奶撇撇嘴:「聽那老太婆瞎扯,什麼年輕時候?才十歲的小屁孩,懂什麼入洞房1

「喲?那是真的拜堂成親啦?阿奶,你快跟我說說1

阿奶被小曼纏得沒法,只得給她講故事:「你阿公小時候家裡窮,太公太奶生得四五個孩子呢,最後活下來的只有他們三姐弟,也還是窮得沒法養了,你阿公是最小的,太公太奶就四處打聽,想把他送給人做養子什麼的,當時十幾裡外仙草村的何家聽說了,就派人來和太公商量,何家倒是有十幾二十畝田地,可人丁不旺,又剛病死了幾口人,只剩下一對祖父母和一個寡婦帶著兩個女孩兒,最小的女孩兒就是那個何阿花,和你阿公同歲。最後兩家說好,何家用幾畝田換你阿公做上門女婿,說好十七歲再去他家,因為何家也沒確定到底要留哪個孫女在家繼承香火,何阿花的娘也還年輕,指不定另有別的打算。就這樣,何家、莫家成了親家,逢年過節,你阿公經常去何家走動,也算跟何家姑娘是青梅竹馬吧。十歲的時候,何阿公突然大病,怕捱不過去,就倉促讓你阿公跟何阿花拜了堂,誰知拜堂之後何阿公又活過來了,就把你阿公送去城裡一個藥鋪做夥計,十四歲,你阿公跟著藥鋪掌柜的外出採買藥材,被土匪抓上山,兩年後逃回來,何家又有大變故,何阿花已經另招得女婿上門了!你阿公只好又回去城裡藥鋪幹活,後來有軍隊經過,一個懂中醫的軍醫把他帶走了……」

「原來我阿公還進過軍隊?」

「他在軍隊里也沒學到什麼,就是因為認識些草藥,幫著軍醫收拾收拾藥材罷了。嗯,還兼顧幫一些軍官太太遞送配好的調理藥品,有些需要嚴格掌控火候、按順序下藥材熬煮的葯湯,怕別人做不好,也由他做好,再送去給官太太們。」

「阿奶,那你和阿公是怎麼認識的?」

莫小曼幾乎要問到阿奶臉上去了,她自己沒發覺,她看著莫阿奶的眼睛里滿滿的全是探奇,一閃一閃跟天上的啟明星有得比。

「這個嘛……咳咳1莫阿奶咳嗽兩聲,感受到了小曼呼出的熱氣,有所驚覺地伸手摸摸自己的臉,發現小曼貼靠這麼近,又好氣又好笑地把她推開:「你這孩子,在煮飯呢,別讓灶火熄了,趕緊去看看,添柴火1

莫小曼:「……」

好吧,她不著急,知道阿公阿奶原來真是有故事的,慢慢挖掘唄,生活中得添點樂趣才好玩啊!

小曼起身往廚房走,阿奶又跟過來,絮絮叨叨地叮嚀:「小曼啊,你看看菜畦上還能不能掐一把空心菜?再摘幾顆小番茄、青辣椒,你阿公說油罐子里沉著半罐油渣子,就撈兩勺出來,摻著這些炒一碟菜,打個玻璃湯,也能招待小客人了1

聽阿奶說起玻璃湯,小曼忍不住笑了:所謂玻璃湯,就是燒熱的菜鍋里倒下去半瓢清水煮沸,然後舀一小勺豬油放進去,再放鹽,等這鍋清水湯倒進湯盆,可以清晰地看到湯麵上被油花划拉出一塊塊不規則的幾何圖形,還真有玻璃塊的樣子,這就是「玻璃湯」的由來!

窮人有窮人的智慧和幽默,一個寡淡清水湯,偏偏取個這麼有趣好玩的名頭,也是絕了。

吃晚飯的時候,自個兒留下來不肯回家的小菊表姐忽然犯彆扭——她不要吃飯!

阿奶苦口婆心哄勸著她,小曼倒是略帶驚奇地打量小菊兩眼:阿公阿奶帶著自己離開莫家小院,分得的口糧並不多,前幾天請客吃飯還是借了五叔奶家一些米糧,這些天的伙食,除了保證炒菜油水充足,主食都吃的玉米窩頭和稀飯,今晚還是因為有小菊,阿奶才讓小曼煮白米飯。

三碗雪白米飯擺放在桌子上,一碟油光滑亮炒空心菜,碧綠之間點綴著紅色番茄辣椒、金黃豬油渣,還有那盆能照鏡子的漂亮玻璃湯,她小菊居然抵得誘惑,不肯吃!

真是想不通呢!

小曼肚子餓了,沒力氣也不願意跟小菊磨牙,所以默不作聲,撐著下巴等著阿奶自個兒在那裡做思想工作,時不時拿起蒲扇在飯菜上揮揮,防止蚊子飛來落進飯菜里。

正專註於趕蚊子,忽聽見一直悶聲不響的小菊開口說話了:「舅奶,我要跟小曼一起睡1

阿奶和小曼都楞了一下:這什麼節奏?在飯桌上呢,肚子還空著,怎麼就要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