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十七章 摘山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摘山稔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梁小菊是個勤勞的好孩子,在舅公家的大院子里閑了兩天,第三天就要小曼帶她出門幹活。

兩人都是半大的小姑娘,隊里稻穀倒是成熟了,但還沒到宣布開鐮收割的時候,生產隊里用不著半勞力,工分是沒得掙了,家裡也還沒買到雞鴨豬仔,暫時不用打野菜,實在閑不住,就只能上山砍柴嘍。

阿奶卻為防出意外,阻止她們上山,說是那天辦進火酒席,莫支書用牛車拉了四五捆柴火過來,還有剩的,夠燒些時候,明天阿公就背柴火回來了。

小曼明白阿奶的心思,阿奶又不是不知道小曼,從小干慣活的人,哪會輕易出什麼意外?阿奶只是擔心梁小菊,萬一梁小菊出事,親戚間就不太好說話了。

梁小菊在梨樹下那塊乾淨的長條石上滾來滾去,對著小曼喊道:「好悶啊!這地方人都不多一個來,快悶死我了1

小曼攤手:「就這情況嘍,家裡人少,住的又偏點,大白天的人家都出去幹活,沒空竄門的,哪比得你家人多熱鬧?你想不想回家啊?」

梁小菊警惕地看她一眼:「我不想家!我家熱鬧是熱鬧,太吵了!還是這樣好,清靜1

小曼好笑,這妞,給整矛盾了。

看看天色還早得很,小曼就走去和阿奶商量:「我帶小菊出去一會,我們不上石山,就去土坡上割茅草,行不?」

新改建的廚房裡砌了省柴灶,得把木柴砍成一尺左右的小截,燒時扔進去就行了,用省柴灶的廚房通常乾淨些。

茅草也可以燒火,一般是大土灶用,架起大鐵鍋,煮豬潲熬大鍋粥什麼的,最適合,不過有大灶的廚房就免不了草灰飛揚,沒法保持潔凈了,那敞開的灶口、四面牆壁會被煙熏火燎得黑糊糊的。

自家還沒有大灶,割兩擔茅草回來放著,倒是可以當引火用。

阿奶也是怕真把梁小菊給悶壞了,就叮囑小曼:「那就去吧,拿鐮刀時小心點,不要挑重擔子,每人扎兩捆腦袋那麼大的茅草,就行了1

梁小菊一聽可以出門,也很高興,和小曼一起連聲答應著,兩個人拿了鐮刀和兩頭尖的圓木尖擔,相伴離開家。

出了門就要和村裡人打交道,那天進新居請酒席,加上劉鳳英鬧的那麼一出,小曼算是露了臉,在村子里小有人氣,路上遇著誰都跟她打聲招呼,就連村道上跑著的狗狗迎面相撞,也朝她搖搖尾巴,小曼一直保持著笑容,感覺不是一般的好。

梁小菊自然不知道小曼從小因為受劉鳳英虐待,連帶著在村裡也被人輕看,還以為她本來就這麼受歡迎,看著她的目光越發的羨慕忌妒。

小孩子之間的忌妒,除了極少數特別的,大部分純粹就是忌妒而已,並無太大惡意,梁小菊就屬於這一類。

小曼知道梁小菊有點任性矯情,但她本質不壞,昨夜兩人睡覺睡到半夜,小曼忽然被拽醒,迷迷糊糊中聽到梁小菊嘀咕:「要是掉下床去,我就不看你了1

兩個人一起睡,自己很有可能是被梁小菊擠得快掉下床,但梁小菊能及時把她扯回來,說明她心裡是存著善念的。

小曼不排斥梁小菊留下來,家裡多個人也挺好,但她知道這不太可能,阿公或許不會過於反對,阿奶態度卻很堅決。

阿奶和小菊的奶奶之間似乎關係也不好,小曼記得昨天那位大姑奶進了門,自始至終都沒跟阿奶說一句話,而阿公和大姑奶爭執的時候,阿奶一動不動坐在房檐下,並沒進屋,大姑奶離開她也不吱一聲!

阿奶向來不是愛惹事的人,如果小曼沒有親口告訴她自己並非劉鳳英親生,或許阿奶也不會執著地把小曼要到身邊來,如果阿奶和大姑奶之間不和,她又怎麼接受得梁小菊?

要知道接受了梁小菊,就跟梁家牽扯上了,要是大姑奶以看孫女為由經常上門來,阿奶可就被迫與她面對,從此失了清靜。

阿公凡事都聽阿奶的,這件事最終的結果,估計就是梁小菊在公道村住幾天做做客罷了。

小曼覺得應該盡地主之誼,帶梁小菊四處去走走,自己也順便多在村裡人跟前晃悠,刷刷存在感。

公道村是個大村,有五六個生產隊,各個生產隊都有自己的耕作區,耕作區不單指田地,還包括分到隊里的山林土坡,小曼記得自家歸屬的生產隊叫三隊。

三隊的人砍柴要去東面的石山,割茅草的話就去西邊延綿起伏高低不等的土坡,東山上有耐燒的高山柴,土坡密集的茅草、矮木叢,也是很好燒火的,那些矮木叢中還有漿果樹,比如香甜的桃金娘,本地人叫山稔果,七八月間成熟,所以這時候女人小孩都喜歡到土坡上去割柴草,順便採摘山稔果。

小曼帶著梁小菊去到本隊耕作區的山坡上,先鑽進草叢中去找山稔果吃,成熟的山稔果果子烏黑油亮,拇指大小,越肥碩的越香甜可口,但也不能多吃,腸胃消化不夠強大的話,吃多了這個,就會便秘!

所以小曼和梁小菊並不敢多吃,吃了二三十顆就打住,此時嘴唇、牙齒、手指頭也都變成黑紫色的了,被山稔果汁染的,這種果汁還不容易掉色,洗也洗不掉,得過三四天才會褪去。

上輩子的小曼做慣農活,割兩捆茅草根本不在話下,這輩子重新回到這個時間段,小曼發現,她竟然手生了!

梁小菊卻是乾脆利落,割草、抱堆、捆綁,然後尖擔一紮,一挑結實整齊漂亮的柴草就立在那裡了。

人家又可以鑽進草叢繼續摘山稔了,小曼還在這邊掙扎著捆綁柴草——要用力壓實、勒緊,不然半路綁繩鬆懈,可夠得去收拾。

梁小菊摘了兩衣袋的山稔出來,看見小曼還扛著尖擔跟兩捆柴草做鬥爭,忍不住咯咯直笑,順便嘲諷幾句,小曼懶得理她,咬牙用尖擔把柴草串好,挑起就走下山坡。

梁小菊比她大一兩歲,也比她力氣大、能幹,她就算跑出老遠,梁小菊也能立馬追上來。

兩人這麼你追我趕地,路上也不歇息,挑著擔子下坡穿過兩條清淺小溪、一大片田垌,直接一口氣回到村裡,最後在大隊部的大柵欄門前停了下來,把肩上柴草擔子往路邊一放,喘著氣歇歇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