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十四章 看電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看電影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林美蓮是林柳萍的妹妹,這個莫小曼是知道的,可聽了身邊小夥伴的對話,才驚覺原來自己對林家的情況只是一知半解。

莫靈慧同情地看一眼櫃檯里的林柳萍,輕聲道:「柳萍姐雖然做代銷員活兒輕鬆又有福利補貼,也是可憐得很,聽說回到家就沒個閑空,大小家務事一頭做起,早上要把水缸挑滿、餵了雞豬才能出門來代銷店……就算這樣還是不夠,天天挨罵1

關愛蘭老氣橫秋地嘆口氣:「我媽說,沒娘的孩子像根草,還真是呢1

悶聲啃瓜籽的莫水霞也說了句:「都說柳萍姐命好得著個疼她的好后媽,才不是這樣!這些年要是沒有她舅家,柳萍姐更加慘1

莫小曼忍不住問道:「你們說什麼啊?柳萍姐的媽是后媽,不是親媽?」

三個女孩一起看著她,好像看外星人,倒是關愛蘭那個六七歲的妹妹插進來給她解惑:「小曼姐,柳萍姐的親媽生下柳萍姐就死了,這個媽是后媽,全村人都知道的啊1

小女孩黑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瞧著小曼,意思是怎麼就你不知道?

小曼苦笑:「我、我天天要干很多活兒,都沒空出門,這事還真不知道!其實村裡很多事,我都不知道1

莫靈慧理解地點點頭:「確實也是,小曼你以前悶頭悶腦的,都不理人,也不愛說話。」

莫水霞道:「都一個村長大,誰不幹活啊?我也不愛說話,可村裡的事我哪樣不知道?小曼就是被她那個媽拘束的,不但要干很多活,還不讓出來找我們玩。」

「不讓出來玩就罷了,還動不動就又打又掐,我都看見過小曼媽在門口拿門閆打她,那個狠勁兒,都不怕打死人的1

關愛蘭說:「小曼,不是我嘴碎亂說話,你媽真不像親媽呢,比柳萍姐那個后媽還要陰毒,柳萍姐至少不挨打1

莫靈慧看著小曼,有些遲疑地說道:「那天,小曼的阿奶說小曼是從外頭抱回來的,我媽也記起來了,她說當年小曼媽是真的在大城市醫院裡生下小曼,然後才抱回來的!我媽還說,那天她走在公路邊,正好看見小曼的爸媽抱著小曼下車,我媽就幫忙抱了一下小曼,那時小曼好乖好精靈,都不哭的,小臉兒圓圓滿滿像十五的月亮!她身上穿的、包的都是醫院給的小衣裳和抱毯,小曼媽誇口說大醫院就是這點好,剛出生的娃娃都統一穿用醫院做的衣裳和尿片、抱毯,因為是經過消毒的,小娃娃就不容易得病!那要這樣的話,每個娃娃從外頭看都一模一樣,不是很容易抱錯嗎?你們說是不是?我聽我媽那樣說了,就總覺得,小曼不像她媽生的1

關愛蘭瞪著眼看看小曼,又看看莫靈慧:「那、那你的意思是說,小曼,是被她媽抱錯了?」

莫水霞砸了砸嘴:「這要是真的,可成大事件了哦——小曼的親爹媽是誰?在哪塊地方?」

「還能在哪塊?」關愛蘭的小妹鬼精靈,天生就是個八卦料子,擠進來插嘴:「就在那個大城市唄,去問問看誰家丟了孩子……」

關愛蘭很粗魯地把她妹妹推搡出圈子:「懂個屁,讓一邊去!你知道什麼叫大城市?以為跟咱們公道村一樣,誰家貓啊狗啊走丟了都能找得回來?那地方就是人山人海,你要是錯走到那裡去了,這輩子都見不著爹娘1

小八卦撇撇嘴,顯然不信,但懾於姐姐淫威,還是老實縮了回去,小心地從衣袋裡掏出幾粒葵花籽慢慢啃著。

小曼笑了笑,說道:「其實我也很懷疑,我到底是不是莫家親生的?為什麼從小到大又打又罵不把我當人看,還不讓讀書……不過現在,有沒有親爹媽都沒關係了,我戶口和阿公阿奶在一起,我是阿公阿奶的孩子!你們,不會因為我沒有親爹娘就看不起我吧?」

「瞎說什麼?姐是那樣的人嗎?」

「誰敢看不起你,我幫你罵她回去1

莫水霞伸手在小曼腦袋上抓揉兩把,關愛蘭也往她肩膀拍打一下,莫靈慧笑著說:「你放心,你阿公跟我阿爸是族裡的兄弟,他們幾個老傢伙要好著呢,不管你是不是莫家親生的,阿公領了你做孫子,大傢伙就都認你是親的了。我今年十二歲,大不了你多少,但按輩份你得叫我一聲姑,你知道的1

小曼問:「那往後,真的要叫姑?」

莫靈慧咳了一聲:「我就是給你講道理,叫還是別叫了,心裡明白就行,家裡一堆小毛頭整天喊姑我都煩死了,再多你一個比我高的大侄女……我還不想老那麼快1

幾個女孩哈哈大笑,相互推搡著走出了代銷店。

梁小菊早在莫小蘇搶錢起爭執時就跑掉了,村小學離大隊部又不遠,小曼想她先前都能拉著自己一路跑過來,估計也不會走錯,此時代銷店裡仍有人要買東西,林柳萍還離不得開,小曼就跟著莫靈慧、關愛蘭她們先走了。

進了村小學,幾個人說好日後再相約一起玩或上山打柴草,就各自散開,找自個家人坐的地方去了。

四十分鐘的加映已近尾聲,正片很快就要到了,滿場黑壓壓的全是人,小曼摸索了半天,又小聲喊了幾嗓子,才走到阿奶和梁小菊身邊。

阿奶伸手過來摸了摸小曼,擔心地問:「小蘇沒怎麼你吧?小菊回來說,你們吵架了,還要打架?」

小曼看了看坐在阿奶另一邊吐著瓜籽皮的梁小菊,輕聲答道:「小蘇罵我了,還想搶我的錢,有水霞和靈慧、關愛蘭她們幫我,架是沒有打成,不過吵了幾句。」

「你沒吃虧?」

「沒有。」

「嗯,那就好。小蘇是個厲害的,從小讓她媽給嬌縱慣了,我還怕你應付不了,幸虧有那幾個孩子幫你。在家靠親人,出門靠朋友,小曼長大了,會有很多朋友,咱們跟別人交往時要有誠意,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對別人好,別人才會對你好,知道嗎?」

「奶,我知道了。」小曼偎近阿奶,把自己的那包葵花籽拿出來:「阿奶吃瓜籽1

莫阿奶笑著從小曼手上紙包掏出一小把瓜籽,放了一顆進嘴裡,又對小曼道:「小菊也買瓜籽了,剛才我讓她分了點給秋二奶他們,你也去分分,一人一小撮兒就行了1

小曼答應著,從紙包里抓了幾粒瓜籽放口袋,然後貓著腰走過去,把整個紙包都給了秋二奶,讓她分給她的孫子孫女們。

剛回到座位上,加映的科技影片就放完了,一時燈光大亮,放映員正在換片子,小曼瞧見梁小菊掏出了她口袋裡的紙包,暗想得勒,可以蹭吃大黃餅嘍!

正片終於開映,銀幕上一開頭就轟隆隆大炮炸得熱鬧,黑暗中阿奶把個什麼東西塞到小曼手裡,小曼舉起看了看,再探頭去看阿奶和梁小菊,頓時無語了:梁小菊這個小器包,買了兩塊大黃餅呢,就只捨得拿出一塊來分,她吃半塊給阿奶半塊,然後阿奶又掰了一半給自己……

小曼咬了一口大黃餅,感覺不到當年的那種香甜味道,心裡嘆氣,明天還是用自己的兩毛錢,再去買兩塊吃吃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