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十八章 上眼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上眼藥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在自己床上被小菊搖醒,一看天色已經大亮了。

她不由得微怔:昨夜夢入寶珠空間,看見了黑山靈君,跟著他轉完整個空間,到最後是怎麼出來的?嗯,好像是靈君說寶珠空間與外邊世界的時間比一樣,還說她體力不支,必須回去了,然後手一揮,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看著梁小菊輕巧地跳下床,蹬了鞋就跑出房門,小曼也想翻身起來,誰知剛抬起上身,感覺自己四肢疲軟全身酸痛,就像剛上山挑柴下地割稻回來似的,累得不想動彈!

想起靈君說過,進一次寶珠空間,要耗損她很多精力神,難怪腦袋也是暈乎乎的!

小曼把左手掌湊到嘴邊喝了點靈泉,閉著眼睛躺了會,才漸漸感覺好了些。

梁小菊洗臉梳好頭髮,抓起把長柄竹掃帚一邊打掃院子一邊朝屋子裡大聲喊:「莫小曼,我都干一輪活兒了,你還磨磨蹭蹭不起床?是不是又睡過去了?舅奶,舅奶你看這個莫小曼,她睡懶覺呢1

阿奶也在院子里,端了盆水,摸索著朝四處洒水止塵,聲音帶笑地說道:「昨夜不是去看電影了嘛,回家來你們又沖澡又說話,那個點才躺下,睡不夠也正常。現在又沒上學,咱們家也不養雞鴨豬,沒什麼活兒,她睡就睡吧!小菊啊,你也該多睡一會的,起太早了1

梁小菊:「……舅奶,你太縱容她了1

小曼在屋裡聽見,又氣又好笑:死丫頭,看在你好歹是阿公親外甥的份上,我一片誠意相待,你卻背後給我上眼藥,如果不是阿奶慈愛,我不是挨嫌棄了?你以為我好欺負,好心當驢肝,禮待你不要,那就別怪我翻臉,讓你知道什麼叫「先禮後兵」!

梁小菊很勤快,打掃完院子,澆了各種花兒,然後挑井水去那邊澆淋幾壟菜廂,等她轉回來就看見小曼扶著阿奶走到梨樹下的竹凳上坐,遞一碗水給阿奶喝,又端來一盆清水,要阿奶洗臉。

梁小菊嗤笑:「莫小曼,你自己睡懶覺,以為個個都跟你一樣啊?阿奶早洗過臉了,我打的熱水!要是勤快你起來煮飯啊,大早上的你給阿奶喝一肚子水,是想餓著阿奶嗎?」

小曼看都不看梁小菊,自顧接過阿奶手裡的空碗,蹲下把臉盆湊近來,拉了阿奶的手泡進水裡,讓阿奶自己捧水往臉上撲,這樣眼睛才能浸濕,如果光是擰了濕毛巾給她擦臉,就沒有多少靈泉水進入眼眶裡。

阿奶當然知道自己早上洗過臉,但小曼說她臉上沾上鍋灰了,黑黑的,加之剛才在院子里走來走去,提著井水四處灑潑,也出了汗,孫女有孝心端了溫水來,就再多洗一次又何妨?

她笑呵呵照著小曼的要求用水撲了臉,任由小曼拿毛巾替她按拭臉上的水珠,一邊對梁小菊說道:

「小菊啊,你澆了那麼多廂菜,累了吧?坐下歇會,舅奶煮好稀飯了,晾一晾就能吃。大早上喝水挺好的啊,頭天煮好開水放晾,喝了很舒服,這是小曼給舅奶養成的習慣,舅公要在家,他也得喝,我們都喜歡這樣,乖孫女給我們端的茶水呢,喝進嘴裡都甜到心裡了1

小曼這才揚眉朝梁小菊斜翻一眼,梁小菊撇撇嘴:有什麼了不起的?端碗水罷了,誰不會!

小曼把水拿去倒在薔薇花下,回來就跟阿奶告起狀來:「阿奶,晚上小菊總擠我,我都掉床下了!她還把線毯全搶過去裹在她自己身上,我肚子都蓋不到,這幾天早上起來肚子咕嚕咕嚕叫,怕要壞肚子呢1

小菊一聽不幹了:「還不知道誰擠誰呢,你自己睡相不好,要沒有我拉著你,你一晚上不定要摔幾次呢!那線毯……線毯只有一條,你纏在自個肚子上,我怎麼蓋啊?要是不搶,我就該肚子疼了1

小曼不再吱聲,她知道,有小菊這幾句就夠了——新線毯是阿奶給買的,睡覺時把線毯纏肚子上,提防睡著了亂踢蹬讓肚子受涼,這是阿奶教的,阿奶心疼她,不會容忍她被搶了線毯!

阿奶抿著嘴,臉色沉靜,過了一會才開口,卻沒再提床鋪睡覺的事,只說道:「稀飯晾好了,該吃早飯了!小菊趕緊去井邊洗把臉,出了汗不好受。小曼你把飯桌收拾一下,秋二奶昨天送來一碗炒乾的鹽酸菜,我拌了豬油燉在後鍋里,你拿出來擺上,這個送稀飯好著呢。」

這回到梁小菊得意了,回敬小曼一個白眼,跑去洗臉。

小曼走進廚房擺飯桌,舀好稀飯再把阿奶扶進去,小菊也回來了,三人坐下吃早飯,芥菜苗剁碎拌上乾飯粒和鹽粒腌漬的酸菜,如果用肥豬肉煉油,再加姜蔥蒜末辣椒爆炒,那一定是更加美味,但阿奶眼睛不好沒法炒,只加了豬油燉蒸,酸味更濃郁些,倒也別有風味,小菊幹了一場活胃口大開,呼呼呼連喝兩碗稀飯,小曼不幹活也喝了一碗半,阿奶慢慢吃著,小菊吃飽放碗就出去了,說是上後頭鄰居家去找人,要結伴去打柴草摘山稔,昨晚看電影讓她結識了個小夥伴,居然就不想要小曼一起了。

阿奶聽著小菊開院門出去,放下筷子,嘆著氣對小曼說道:「阿奶過了這麼多年窮日子,這是習慣了呢,都沒能為你想周全——你長大了,有自己的房間,就不應該隨便讓人住進去。以後,家裡再來這樣的小客人,都要住客鋪,不和你一起睡!等你阿公回來,阿奶就讓他把小菊送回去吧,小菊是讓她阿奶教過了,有點小心思,我們家既然不能接受,也該趁早了結清楚,省得孩子多想。」

「小菊她拗著呢,她說不走就不走,難道要捉住她押回去?」

阿奶被小曼的話逗笑:「哪用押著她?哄哄就好了。你阿公說留小菊給你作伴,我也覺著這孩子挺不錯,勤快肯干,直溜溜想什麼說什麼,可惜……我和你阿公年紀大了,我做不了活兒,全家靠你阿公一個人,只能祈望我們能多活幾年,好歹陪你到二十歲能成個家……要是再多個小菊,可負擔不起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