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四十三章 被抓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 被抓住了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莫水霞站起來,關愛蘭早跑掉了,兩個人追逐著倒進稻草堆,更高處的熊孩子們看見,用力推下山量稻草,將兩人埋得不見首尾,連動靜都沒有了,小曼忙跑上去扒稻草,一邊抬頭沖那幾個孩子大罵,讓他們趕緊下來幫忙。

忙亂了一陣,莫水霞和關愛蘭從稻草堆里拱了出來,二話不說,揪住幾個肇事的熊孩子就是一頓揍,兩個小點的男孩捂著屁股哇哇哭,也沒人管他們,這年代一個生產隊的小孩們都有那麼點團隊意識,跟別個生產隊孩子打架罵架的時候,大孩子一般會護著小孩子,自個兒內訌打起來,小的捱大的揍了,那也是正常白捱,極少有人回家跟大人告狀。

看看出來玩的時間差不多了,場外開始出現一些家長,大聲喊著自家孩子的名字,關愛蘭忙走去尋找並敦促弟妹回家,小曼再次和莫水霞說好明天去她家拿課本,然後也喊了江雪花,一個一個收攏起東村頭幾戶人家的熊孩們,盡興而歸。

秋二奶領了她家三個孫子和其他兩家的孩子們回後頭那排屋去了,阿奶催小曼去洗澡,說秋二奶替她打了水,她洗過了,灶上還留著一鍋熱水,小曼關好院門,兌了滿滿一鐵桶和兩個臉盆的水,洗頭洗澡,然後跟阿奶說頭髮沒幹,得晾一會,先扶了阿奶回屋歇息,自己在院子再坐坐。

阿奶就先睡下,叮囑小曼頭髮了就趕緊去睡,小孩家家的別坐太久,小曼答應著,出來時把阿奶的房門給輕輕掩上。

院子里曬穀坪光滑乾淨,雖然白天大太陽曬過,但夜深露重,此時摸上去已經變涼了,小曼盤腿坐下,先閉目調息,靜心寧神,不遠處糧站上傳來的打穀機響聲漸漸打擾不著她了,這才慢慢起身,依然閉著眼睛,按照腦中浮現的影像,一招一式練起五禽戲。

初次練總有些磕磕碰碰不順利,腦中玉簡竟是自帶監督功能,要是一個動作不夠規範,下一個動作就做不下去,是以小曼一直摸索到後半夜,等她終於能夠順利演示完一遍,糧站上的打穀機聲音什麼時候消失了,都不知道。

又是一頭一身的汗,小曼打了井水沖洗,這回沒等頭髮干透,直接拿張竹席鋪曬坪上躺下睡覺,反正夏天不怕著涼,就是蚊子咬幾口罷了,天氣太熱時農村人都有睡場院的習慣,阿奶知道了最多嘮叨幾句,姑娘家不允許這樣,可小曼不是還小嘛!

第二天吃過早飯,小曼澆了菜園子,見秋二奶拿著針線筐來找阿奶,說是要一起做盤扣,這時候農村的阿奶們都還穿著左衽大襟襖,是從民國舊社會傳下來的,改良了就是剪裁得短一些窄一些,省了布料,這種衣裳配的都是盤扣,盤扣挺難做的,用布條子,一層層又卷又折,然後用針線固定而成,手巧的可以做成各種漂亮形狀,像阿奶衣上的盤扣,仔細看就是一朵花骨朵,可惜用的布料都是千篇一律的灰色藍色黑色,沒什麼看頭。

有秋二奶和阿奶做伴,小曼跟她們說了一聲,就出門去找莫水霞借課本。

去莫水霞家得經過以前住的莫家小院,小曼想著沒什麼好怕的,不理會他們就是了,再說,快走幾步就過了那個院門,他們未必能看見她。

莫水霞家在韓大媽家隔壁,小曼特地穿上韓大媽給的那套改小版軍裝,見面好讓她看看自己的樣子,昨天洗了幾次澡,衣裳當然也洗掉,都沒怎麼干,也只能穿著,走一段路曬著太陽吹著風,就幹得差不多了,她現在只有兩套換洗,本來應該有三套的,梁小菊穿走一套,另外一套新嶄嶄的,阿奶說等開學了再穿!

走到莫家院子附近,小曼就開始跑起來,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她剛跑到院門口,從裡頭走出一個男人,竟是莫國強!

小曼心裡頓了一下,這時候莫國強不是應該去上工嗎?生產隊割稻子,忙得很,他不去掙工分,怎麼會在家?

莫國強也看見了小曼,臉上表情有些怪異,目光跟著小曼移動,見小曼跑過面前居然不喊人,頓時火了,喝斥道:「沒看見你老子在這裡嗎?跑什麼跑?你找死啊?」

小曼不理他,頭也不回只求跑更快些,到韓大媽家門口就不用怕了,就算韓大媽不在,家裡還有個老太太,莫國強是不敢在別家門口行兇打人的!

小曼卻高看了自己的小短腿,也低估了莫國強的無賴本性,眼看著就要跑到韓大媽家曬穀坪那裡了,小曼忽覺得后衣領一緊,她被抓住了,莫國強直接將她提拎回了莫家院子!

小曼大驚失色,連聲尖叫:「救命啊!救命啊!莫水霞、韓大媽……救命1

進了院子,莫家小孩們立刻圍了上來,莫小鳳、莫小枝、莫小能一臉鄙夷瞪看著小曼,莫小強坐在屋檐下啃煨紅薯,一邊看著莫國強惡狠狠地拖著小曼進來,大聲喊道:「嘿!你個老刁婆,終於抓到你了,你逃不了啦,我代表人民槍斃你1

小曼:……

你****老刁婆,你全家老刁婆!

莫小蘇從另一個屋門裡出來,手裡拿著半塊煎得金黃的玉米粑,聽到莫小強的話,咯咯咯大笑起來,看著小曼說道:

「喲,今兒還真稀奇,都能去住知青屋了,還跑回咱們這土院子來,是想幹啥啊?」

莫小枝哼了一聲:「還能幹啥?肯定是惦記著咱們後園那顆柚子樹唄,柚子熟了,她想吃1

莫小鳳翻白眼:「想得美!我們家的柚子要賣錢的,學費都在那呢1

莫小強說:「她敢!敢偷我一個柚子,我抽不死她1

莫小蘇想到後園那棵柚子樹歸屬在大伯家,大伯娘厲害得很,等採摘時自己最多就能分得一兩個,覺得沒趣,一路跟著莫國強和小曼走到大伯家門口,嘴裡說道:

「大伯,村裡人都說小曼是你和大伯娘從外頭抱回來的,莫小曼是野種!你還拉著她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