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四十八章 處理清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處理清楚了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莫支書告訴阿奶:莫小鳳傷勢嚴重,大隊衛生員只能做些簡單處理,怕是連公社衛生所都沒辦法治的,村裡通公路,去縣城和地區莞城都很方便,索性就把小鳳送去莞城醫院治療,可是莫國強和劉鳳英夫妻倆不知道搞什麼鬼,剛請了假去縣城回來,身上錢花光了,實在拿不出錢來,只好阿公出頭,跟大隊部借點錢讓他們帶走,這會阿公正在大隊部跟會計出納補辦手續,簽寫借條,另外還要說明交接看守水庫的事,得費點時間。

莫小強幾個上門鬧事,有人跑去大隊部報信了,為不讓阿公著急,莫支書就先帶了人過來瞧看。

阿奶問道:「小鳳的傷,能治得好吧?」

莫支書嘆了口氣:「我們不是醫生,可看那慘樣,衛生員說整條粗鐵線打進眼裡,那鐵線還是燒紅的,還生鏽……唉,怕是好不了嘍1

阿奶臉色也是一沉,接著道:「她五叔公啊,小鳳受重傷,我們也難過,老頭子要是有錢就盡量給,去大醫院治好起來,可這事真不能怪小曼1

「不怪她怪誰?要不是她,小鳳能傷著嗎?就是要你們賠,一千塊一萬塊錢賠來!還要把莫小曼也弄瞎1莫小強大聲叫嚷。

阿奶耐著性子道:「小強,你應該也親眼看見:你妹妹是讓你那個狠心的媽打傷的,關小曼什麼事?我家小曼走個路都被你們捉回家,你們倒是跟我說說,為什麼捉我的小曼?你們想把她害死嗎?」

「誰要害她?她那賤命值幾個錢?我爸是拉她回家跟我媽說句話1

阿奶道:「說話就說話,做什麼拿燒紅的鐵鉗打人?」

「就她那個欠打的樣,不打她打誰?」

阿奶不作聲了,仰起臉,院子里老人小孩就議論起來,都說劉鳳英活該,想害人反倒害著自家女兒了。

莫小蘇拉扯一下莫小強的衣袖,對阿奶說道:「阿奶,你老糊塗了嗎?偏心也該偏向自家人!小鳳可是你親孫女,小曼卻是一個撿來的來路不明的野種!你護著她有什麼意思?」

「住嘴1莫支書瞪著莫小蘇:「小孩子家家的,好的不學,專門學長舌婦滿口跑火車,像什麼樣?」

莫小蘇撅嘴,阿奶淡淡地說道:「你媽不是告訴過你?我這輩子沒生養,我連親兒子都沒有,哪來的親孫女!年輕時候倒是養過兩個白眼狼,到頭來讓狼反咬,趕出門了,那才是沒意思的事情!你們說小曼是撿來的,她就是撿來的,現在她跟著我和老頭子,我們三個寡老孤小做一家了,小曼就是我的孩子,我只有這個親孫女,再沒別的1

「咳咳,小孩子不懂事亂說話,二嫂不用理她!咱們村、咱們莫家這麼個大家庭,你們可不是寡老孤協…剛才在大隊部都問明白、處理清楚了,小鳳受傷不關小曼什麼事,都是劉鳳英自己不小心,拿著鐵鉗出來說話,結果傷著孩子了!二哥盡自己能力給了些錢醫治,國強和劉鳳英,他們都是成人了,知道鬧出來對誰都沒好事,反而耽誤孩子,也簽了保證書不再鬧出來,就這麼了結,以後誰都不準再提!那個莫小強,聽見了沒有?不準再來吵鬧你阿公阿奶1

莫小強狠狠瞪了小曼一眼,擰著脖子,滿臉倔強。

秋二奶和幾個婆婆媽媽走近來安慰阿奶,讓她不要多想,村子里好像就是阿奶沒有生育,這是值得同情的事,雖然人們背後會偷偷議論甚至取笑幾句,但明面上,大多數人還是不吝惜自己的同情心。

黃寶山見莫小蘇低著頭很不高興,眼睛眯了眯,朝著莫支書問道:「這屋院明明是我表妹的阿公買下來了,你剛才又說是公家財產,什麼意思?」

莫支書看著他反問:「誰告訴你這個屋院賣掉了?」

「大傢伙都這麼說,知青全跑了,招工進廠當工人,要不就是去讀書,沒有知青願意留在農村,別的村也賣知青屋了,這院子不賣掉,留著幹啥?」

「你現在是大隊隊長呢,還是你來當支書?這個是該你考慮的嗎?」

黃寶山:……

回頭看了看幾個哥們,他很有氣勢地一擺頭:「我問問不行啊?那要是沒賣,他們怎麼能住進來?」

「他們跟莫老二分家了,莫老大又佔了他們的房間,老人小孩沒地方住,大隊部決定,把這院屋暫時借給他們一家住著1

黃寶山冷笑:「村裡分了家、沒院屋住的人可不少,憑什麼就給他們了?」

「憑什麼?行啊小子,平時乾的事不上檯面,倒是很會提問題嘛1莫支書對黃寶山點頭:「不過我沒閑空跟你擺龍門陣,你回去問你爸你媽,再問你阿公阿奶,讓他們告訴你——從四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莫二爺為村裡幹了什麼好事!當年霍亂暴發的時候,要不是他從老中醫那裡拿到方子回來煮藥水,村裡得死多少人?五十年代解放軍來我們縣剿匪,你莫二爺帶路,穿山越林連走幾個縣的地界,像解放軍一樣冒著槍林彈雨前進……直到現在,公社武裝部的人還記得他,逢年過節上頭要是有額外慰問補貼下來,也能發給他一份!整個村子,除了抗米抗日老兵,就數他最光榮!他沒地兒住了,大隊有這個空院屋,當然要首先照顧他,他有這個資格1

莫支書說完跟阿奶打聲招呼,就要走了,大隊部還有事情要處理呢,他指著院門對跟在身後的一個壯年男子說道:「雖說莫國強劉鳳英簽了保證書,他們是不敢吵吵什麼,可難保小孩們不懂事瞎得瞎鬧,就像剛才那樣。莫二哥還要去水庫幾天,守完這個月,他不放心家裡老的老小的小,那就託付給你這個民兵排長了,早晚過來瞧看一下,不管是大人小孩,誰敢鬧,都給我轟走1

壯年男子一拍胸口:「我知道了,交給我支書你放心吧1

說完,就和莫支書一起驅趕疏散人群:「光瞧熱鬧不幹活有飯吃嗎?都回去回去,該幹啥幹啥1

人們像是才剛想起自己還有活兒等著要去做,也不用怎麼趕,紛紛和阿奶告辭離開,眨眼就都走掉了。

莫小蘇和黃寶山走在最後面,出了院門,她不甘心地回頭張望,黃寶山安慰她道:「那老太婆亂講話,不用理她!她說不是親的就不是啊?得從你阿公嘴裡出來的話才算數!這院子是真的好,房間夠多夠敞亮,管他是暫時住還是長久住,你要想搬來就搬唄,讓你爸媽跟你阿公說一聲,到時我來幫你搬!老太婆和莫小曼敢說什麼,我揍她一頓,保證她就老實了1

莫小蘇臉上露出笑容:「小曼我才不怕,就是阿奶太吵耳,有表哥幫我,那我晚上跟爸媽說,過幾天就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