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五十一章 好主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好主意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莫國強摸了摸鼻子,朝僧泥路兩頭看了看,小聲道:「所以,你要把小曼給毀了……」

「這還是萱萱提醒我的,那孩子像我,不管多慌張,都不會失了主心骨,總能想出好主意來1

劉鳳英一掃臉上悲戚,笑容驕傲又得意:「她知道那對爸媽心疼她,就大哭著暈倒在他們面前,那個女人立馬就歇了所有心思,哭著喊著:寶貝兒,媽媽不要別人,媽媽只要你這個女兒!還有她那個爸,新官上任三把火,這段時間忙得分不開身,想要抽出點閑空,得過一兩個月!萱萱就說了,她能管住她那假媽,絕不會下鄉來,讓我趁這段時間把小曼弄醜,因為她那假媽最見不得丑東西!看到變醜的小曼,她肯定真的不要小曼了1

「可,那個爸,他也不要閨女了嗎?」莫國強設身處地地想了想,覺得自己可能做不到,明知閨女在那裡,怎麼可能不認?

「嗨,你懂什麼?人家幹部家庭,做什麼事都有商有量,特別是大事情,要每個人都同意了才去辦的,不能夠你說一我說二的就吵吵起來傷感情,萱萱說了,她爸媽是戀愛結婚,戀愛結婚你知道吧?就跟咱倆一樣!她爸要是寵起她媽來,那是百依百順!她媽不要小曼,她爸一定聽的1

莫國強不作聲了,過日子什麼的,他倒是都聽劉鳳英的。

「萬一那個媽不嫌棄小曼丑呢?終究是自個親生的吧?」莫國強說著,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小鳳,心裡酸酸的。

「不是有萱萱?你當我生的女兒是小曼那種沒腦子的嗎?」劉鳳英撇了撇嘴:「萱萱像我,性格開朗從小愛笑愛唱聰明伶俐又懂事,是那女人的開心果!萱萱說那女人也是有錢人家出來的嬌小姐,娘家是什麼書香名門,爹娘都是文化人,出過國回來的呢,國外還有關係,所以早些年吃了點苦頭,幸虧她嫁對了人,嫁給萱萱的爸,萱萱爸的爹娘可是京城做大官的!萱萱爸就為了保護老婆,才一起下放到地方!聽說萱萱阿奶不太滿意萱萱的媽,可是拗不過兒子,就讓人把萱萱媽剛生下來的男孩給搶走了!萱萱媽沒了兒子,怕男人也離開,瘋了似的把萱萱抓得死緊,萱萱那時也才三四歲,就懂得安慰那個女人,小嘴兒甜甜地喊著爸爸、爸爸,去哪都跟著,她爸見女兒這樣乖巧可愛,怎麼捨得走啊?所以直到現在,那個女人都離不得萱萱,疼她疼到骨子裡了!萱萱說,她能保證,那個女人要她不要小曼!但為了防止意外,怕她那個爸起心把小曼接回城,還是得把小曼弄破相——萱萱不願意那個家多一個女兒!如果讓小曼有機會回去,萱萱的地位肯定得往下掉!還有一樣,那個未婚夫,是兩家老人說好的,沒出生就給定下了,小曼才是那家親生女,她要是回去了,要嫁也是她嫁,咱們萱萱怎麼辦?萱萱說她七歲見著那個人,就認定他了,死活都要嫁給他的1

「這這,天下就沒別的男人了么?」莫國強不理解。

劉鳳英拍打他一下:「所以說你只能做個土老冒,當不了幹部!咱們萱萱什麼眼光,你什麼眼光?我告訴你,你就是活到一百歲,也沒有我們寶貝大閨女那樣的見識1

「好了好了,知道了1莫國強站起來,俯身去扶劉鳳英:「夜深了露水下來,有點涼,趕緊回去看看小鳳吧1

劉鳳英這才想起受傷的女兒,頓時心情從空中跌落谷底,又發出嗚嗚咽咽的哭聲,眼睛里卻是乾涸的,這一整天,她水都沒能喝幾口,再傷心也哭不出眼淚來了。

第二天,劉鳳英送莫國強走出醫院,她自己還留在醫院看護小鳳,莫國強要回家去一邊幹活掙工分,一邊跟親戚們借錢,小鳳的醫藥費得及時補上。

劉鳳英對莫國強說:「我們進城來的時候,我已經給我娘家捎信了,過兩天我妹就能過來,等她來照看小鳳,我也回家去——小曼那裡耽誤不得,要趕緊處理,不然壞了萱萱的事!這兩天你一下工就去知青屋,在老頭子老太婆跟前有多慘哭多慘!你看老頭子多有錢啊?我倆拿走兩百多了,他還能買下那個知青屋,那院屋沒個五六百塊肯定不行的!大隊部那裡借的三百塊,老頭子眼睛不眨地就上去寫條子簽字了,說明他還藏著錢1

莫國強哼道:「老頭子撿了幾十年的草藥,能沒有點體己?當初我要留他們兩老跟我們住,你不準,要是……」

「行了就別說當初了,你沒看見老頭子偏向莫老二?說他是老小,又剛結婚沒底子,好像我們就有什麼底子似的!我嫁進來的時候,他們除了那點錢,給過什麼我了?」

莫國強幹咳兩聲:「說沒給,也給了,你那份見面禮,老太婆可是給的足足的,一個大紅包,裡邊有多少你自己知道!還有你媽,都得了彩禮錢,後來又上門幾次,說東鬧西的,我叔……老頭子每次都給錢,不老少呢1

「我呸!一次幾塊一次幾塊的,那叫不老少?」

莫國強不作聲了,他可看得清清楚楚,哪裡只幾塊幾塊?老頭子遞過去的錢,都是蠻厚的一卷,十塊錢面額捲成那樣,少說都有幾十塊!

那時候他和劉鳳英是自由戀愛,兩人好得像一個人,誰也離不開誰,可是劉鳳英的娘每次來,都說要把劉鳳英帶回家,說是家裡太窮了,男人又因為燒了牛棚犯事去勞教,沒有大女兒都活不下去了……劉鳳英就哭著求自家老頭子老太婆,每次,都得給劉母一筆錢,直到劉鳳英懷了孕,身子懶了自己不願跟劉母做一邊兒鬧騰,這才消停了。

人都說知子莫若父,其實一起住久了,莫國強多少也了解撫養自己長大的老頭子——如果不是真的沒錢了,老頭是不會寫條子借公家錢的!

所以,他對回村找老頭子老太婆要錢,不抱太大希望。

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去找親生的大女兒萱萱商量商量!

當然要先瞞住劉鳳英,事情成了再告訴她,省得她攔著。他要是找不來錢,她肯定又有得說,他這些天也夠累了,可不想再承受緊箍咒。

他就試一試,萬一萱萱能找得錢呢?大家不是都消停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