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六十章 想打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想打架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深夜,小曼練完功,緊握左掌斂神進入寶珠空間,這次依然是真身進去了,逛得一圈不見蛇君,又摘了點荷葉,結果卻沒能帶出來!

小曼瞧著空空的手掌徒嘆奈何,看來早上那次洗鍊筋骨損耗了太多精氣神,得等恢復回來才行!

又安慰自己:真身能進來就沒關係了,哪怕一星期只能拿一次荷葉,也已經很令人振奮了!

輕手輕腳地洗了澡,小曼一躺到床上就直接睡著,夢中卻好像聽見阿奶叫喚,她忙睜開眼睛,仔細一聽,還真是阿奶在喊:「小曼!小曼1

小曼趕緊起身滾下床,開門穿過堂屋跑到阿奶房間,一進去就聞到一股惡毒,差點把她熏吐了!

「阿奶!你怎麼了?」小曼捂著鼻子問。

「小曼啊,阿奶、阿奶肚子里跟刀絞似的疼……放了很多屁,怕是要拉肚子……快!阿奶痛得沒力氣了,扶阿奶起來……去廁所……」

這年代農村的廁所叫茅房,真的就是茅草蓋的一個小小土房子,茅房裡用木頭木板架空,人蹲在上頭,拉下糞便,然後直接從放置木頭上的破籮筐里舀一破葫蘆瓢的草木灰、灶灰撒蓋下去,發酵至明年開春就當肥料了。

所以有些地方又把茅房叫「灰棚」。

以前在莫家院里住,阿奶眼睛看不見,阿公怕她獨自去茅房會掉下去,就給她準備了馬桶用著,阿公從水庫上回來再去倒掉刷洗。住進知青院屋之後,這後院的男女兩眼廁所是磚石砌成,上頭蓋瓦,水泥地板平坦乾淨,又是蹲位式,廁所門口一個破口大水缸,水缸里放一個木製水瓢,蹲完廁所沖水,直接衝下密封的化糞池。這種環境下,阿奶就不願意用馬桶了,加之喝了小曼兌的靈泉水,她腿腳有點力氣,自己拿著竹竿探路過來就能夠完成,費點時間算什麼?她又不忙去哪裡。

今天她是肚子絞痛,又急又沒力氣,才大聲喊小曼過來。

小曼看看外面天色微明,估計是凌晨五點這樣,剛好可以看得見路,就扶起阿奶,直接將她長褲褪下,只穿著短褲,然後背起來,快步跑到後院廁所,剛把阿奶放好在蹲位上,就聽見……

阿奶痛苦中還記得推開她:「快走、快走!臭死了……」

小曼跳離廁所,直衝回正院這邊,長吐口氣,蹲在薔薇花架下噗哈哈笑得前仰後合——她想到了自己在空間里那個小泥人形象,估計當時靈君也經歷了一場大逃亡吧!

阿奶拉肚子臭成這樣,肯定跟那點荷葉有關係!

哇啊,想不到才一點點荷葉,就這麼大效力,還好當時自己沒有太過貪心,不然……不知道會把阿奶拉成什麼樣!

貌似現在情況也不妙啊?都進去很久了,阿奶她蹲得腳麻了吧?

小曼左等右等聽不到呼喚,就抓了一紮衛生紙,冒著臭氣走近去喊阿奶,阿奶捂嘴應答:「走開!走勻會我自己出來1

小曼聽她不像虛脫無力的樣子,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就屏氣走去道:「阿奶,紙1

阿奶卻說:「我有,剛才出來就抓著一團了1

小曼:……

這就是不細心觀察粗枝大意的代價——又被熏一次!

回去井邊打水洗個手臉,想了想,再打一桶水拎進廚房倒進水鍋,生起火燒熱水——阿奶拉完肚子肯定樂意洗個熱水澡徹底清除臭味,哈哈!

如小曼所料,阿奶拉完肚子就沒事了,身上沒有哪裡痛,也沒有臉青頭暈疲軟脫力,再洗了個熱水澡出來,喝完小曼端給她的溫開水,臉上竟透出些許紅暈,整個兒給人的感覺神清氣爽。

斟酌再三,小曼沒有主動和阿奶討論為什麼拉肚子這個問題,讓阿奶自己去猜測原因比較好點。

果然,阿奶叮囑小曼:「雖說是大熱天,可咱們家獨門獨院的,左右沒有鄰居,晚上有時候吹涼風就全進咱們家了。阿奶昨夜裡睡覺貪涼了一會,馬上壞肚子!小曼你可得注意了,晚上一定要蓋好肚子1

「我知道了,阿奶1小曼沖著看不見的阿奶吐了下舌頭。

等阿公回來,小曼把阿奶拉肚子的事告訴了他,阿公擔心阿奶身體,走去問了又問,阿奶笑著說沒事,那氣色又明擺著比平常還好,阿公也就不多想了。

阿奶像叮囑小曼一樣叮囑阿公:「晚上睡覺記得蓋肚子,特別是你在水庫上,比家裡更容易著涼1

阿公隨口答應著,叫來小曼,祖孫倆又繼續整理藥材。

剛吃過午飯,院門就被拍響,小曼跑去問是誰,門外傳來劉鳳英的聲音:「我是你媽!小曼快開門,你外婆、你舅和你二姨三姨還有姨夫都來了,快門1

小曼無語:找來這麼多人,是想幹嘛?

「劉鳳英,你要是想打架,到別處去找對手,我們家只有老人小孩,打不過你們,我不會開門的1

院門被狠拍幾下,這回是個老女人聲音,惡狠狠真像狼外婆:「莫小曼!你個忘恩負義的死妮子啊,你媽辛辛苦苦生下你,你就這麼對你媽?雷公不劈死你,老天不收了你1

「忤逆不孝的東西,馬上開門,讓我進去撕了你1又一個尖利的女音,小曼記得劉鳳英的幾個兄弟姐妹,這是劉鳳英的三妹,嫁在隔鄰的馬山公社。

「莫小曼!再不開門,一會我踹開進去,你就等著腦袋落地1這是劉鳳英的大弟。

小曼壓抑住滿腔恨意,以前的自己被劉鳳英蒙蔽,以為是她親生,對這份「親情」是有多麼忠誠信賴,蠢到如此地步!記憶里,她奉行「娘舅大如天」,凡是劉鳳英娘家人的話她都聽從,每年農忙,累死累活把劉鳳英家的活計做完,還要去支援這一班親戚家,為他們做牛做馬,還得不到一句好話!

很想開門出去把這些人痛扁一頓,現在卻還不是跟他們算帳的時候,他們人多,阿公雖然有點力氣,但阿奶眼睛看不見得顧著,真的廝打混亂起來難免會吃虧,再者,劉鳳英這次來肯定是為了昨天的事,她被莫老二搶了錢,拿莫老二沒辦法,就想找阿公做冤大頭!

不可能如她的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