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六十一章 去莞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去莞城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劉鳳英在門外跟她娘家人嘀咕了幾句,大喊:「小曼,快開門!我要找你阿公說話1

所料不差,果真是找阿公的麻煩來了!

小曼走近門後頭些,說道:「我勸你們還是快點離開,再亂拍門,省得一會民兵來了又挨扔!劉鳳英,自作孽不可活!你自己招下的爛事自己消受,少來找我阿公,我阿公沒錢了,就是有,也不給你們這些個白眼狼1

話音剛落,招來門外一片聲惡毒漫罵。

阿公走過來,沖著門板喝斥:「我家小曼說的話是我教的,誰還不服?再不走,再站門口吵我的耳,我大棒子敲死你們1

門外靜了一靜,劉鳳英急急喊道:「爸啊,莫老二他……」

「你們之間的爛帳,自個兒算去!我和老婆子不是你們誰的爹娘,管不著你們!我們老了,要過幾天清靜日子!別再來了,快走1

「爸,莫老二搶走的是小鳳的醫藥費啊,沒有醫藥費,小鳳就要死了啊1劉鳳英嗚嗚咽咽哭起來。

「……」阿公嘴巴動了動,終究什麼都沒說,拉著小曼回了屋。

有時候,冷漠置之,也是個很好的處理方式。

門外的劉家人又吵又罵又喊,劉家大舅真的踹了幾下門,但也只是踹了幾下就不肯動了——門板又厚又硬,把他腳弄痛了。

踹門不行,又是一陣石頭雨灑進院來,這個應該是莫小強搞的,莫小曼暗想,等她有機會出門,一定要逮住莫小強,揍他一頓夠夠的!

她現在有那個能力了!

鬧了一陣子,民兵排長來了,在門外義正辭嚴大聲喝斥,劉鳳英罵罵咧咧地帶著她的娘家人離開。

院子里小曼和阿公、阿奶安安靜靜各做各的活兒,好像外間事跟他們毫不相關。

第二天小曼和阿公繼續整理藥草,再用麻袋或白布袋,將整理好的藥草分門別類裝袋,扎口,堆放到空空的木板架上,小曼數了數,一共有十六個袋子,全都裝得鼓鼓囊囊的,據阿公說積攢了小半年才有這麼些。

除了那十六個袋子,還有一個用麻袋包裹起來的中號罈子,封口密封著,阿公昨晚才從水庫值班房裡背回來,他沒告訴小曼裡邊是什麼,只說那也是藥材,而且很值錢。

當天下午,莫老二帶著老婆女兒從公社衛生所出院回來,果然物以類聚,莫老二夫妻和劉鳳英夫妻都一樣貨色——進到村裡不是先回家,而是一家大小直奔阿公阿奶的院屋,也像劉鳳英和她娘家人那樣,大聲喊叫、嚎哭、威脅、怒罵、踹門、扔石頭,小曼和阿公阿奶無動於衷,不理不睬,最後又是民兵排長過來把人轟走。

小曼覺得,這年代的民兵排長比後世警察還要有威信,一來吼幾聲,就足夠鎮場子了。

晚上阿公沒去守水庫,說是莫八叔公替他去了,吃過飯阿公阿奶就催小曼洗洗睡了,阿奶還提醒小曼,把新衣裳拿出來拍拍,雖說是用報紙罩著掛在屋裡,只怕也有點灰塵的。

小曼聽話照做,因為半夜就要起來去莞城,怕她睡不夠所以讓她早睡,還有,進城嘛,得體面些,要穿新衣裳了喲。

小曼洗了澡順手洗完衣裳晾在屋檐下,就回房間關起門栓好,平時她是不栓門甚至連門都不關的,為防備阿奶喊的時候聽不見,但今天阿公在家,她有「功課」沒完成,暫時還不能讓阿公發現!

三間正房都一樣大,小曼住的東屋原本安放四個床架,足有二十多平米,現在只有小曼睡的一個床架,再有兩張木桌一把椅子,還沒有錢置辦衣櫃,空空的房間,正合得小曼在裡頭「胡作非為」。

房間里終歸不如外頭曬穀坪那般可以肆意而為,小曼也只能小心著些,現在是可以進空間了,但她功力不夠,進入空間就完全不知曉外間情況,萬一阿公阿奶敲門找她怎麼辦?所以,還是需要謹慎,進空間也得在夜深人靜家裡人都睡著了才行。

半夜,也不知是幾點鐘,小曼被敲門聲驚醒,是阿公在門外說話:「小曼,要不要跟阿公去?起不來就下次再去吧。」

小曼一骨碌爬起來:「我起來了,起來了阿公1

穿好新衣裳,小曼自我感覺還可以,走出房間讓阿公看,阿公點點頭:「好看,真好看1

阿奶也走來,把小曼從頭到腳摸了一遍,笑著說:「長短寬窄都正合適,我們小曼就適合穿新衣裳,下次有錢了,再多買幾件1

阿公:「好,好,肯定買!吃飯吧,要趕路呢1

小曼洗臉回來,阿公已把稀飯舀好擺上桌,看著桌上一碗新鮮辣椒舂鹽醬料,一碟翠綠的炒空心菜,小曼心裡不由歉然:自己只顧貪睡,都不知兩老什麼時候起床,黑天瞎地的竟還去摘了青菜。

青菜就是給自己吃的,阿奶說女孩子口味不要太重,辣椒蔥蒜什麼的嘗點味道就好,能不吃就不吃,免得身上有怪味,遭人嫌棄!

但小曼從小跟莫國強劉鳳英住,好菜輪不到她吃,農家常有的辣椒鹽醬料倒是可以隨意,小鳳十歲了咬到辣椒還哭著要劉鳳英安慰,小曼卻可以淡定地就著小半匙辣椒鹽吃完一餐飯!

早在六七歲時,她就已經習慣了吃辣椒。

不過阿奶的好意她都領受,沒有多說什麼。

吃完飯阿公出去了,等他再回來,就把院門大開,門外,停著莫支書家那架大牛車,不過拉車的不是老牛了,而是一頭壯牛牯。

阿公讓小曼拿著馬燈在門口照明,他自己一袋一袋地扛起藥材袋子碼到車上,小曼看著他扛了三四袋,就把馬燈掛到車把上,也跑過去,扛起稍微小點的白布口袋——大麻袋她也是可以扛的,但那樣有點太明顯,她才十一歲,總不能跟阿公一樣大力。

阿公忙制止她:「放著別動,那個也挺沉的,你還小,骨頭嫩,不要扛太重的東西,別把腰給壓壞1

小曼說:「不怕的阿公,這個我能扛,一點不吃力,不信你看1

說著特地在阿公面前飛快地跑了兩趟,阿公又好笑又無奈:「那也不能跑,慢慢來!扛兩三袋就行了,不要再扛了1

小曼假裝沒聽見,把七八個白布口袋都扛完了。

十六個大小袋子分三層壘在牛車架上,牛車變成個龐然大物,瞧著挺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