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六十四章 孫老先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孫老先生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那男人牽著牛車拐過一棟房子,又進入一個院子,這個院子比外頭那個大雜院整潔乾淨多了,四周靜悄悄的,偶爾的幾聲鳥鳴反而顯出幾分寂寥。

小曼轉著頭四下張望,感覺這周邊房子建得有點像自己村裡糧站的糧倉,都是石頭砌到半,往上砌火磚,蓋青瓦,然後粉刷,地下則是……咦?小曼低下頭才發現,這地下踩的,居然是青磚鋪的地面!

不知從哪裡走出來個五十來歲的女人,梳著圓髻,也穿像阿奶那樣的斜扣大襟襖,不過她的布料特別點,是米白色細格子的,顯得比較洋氣,腰間系條藍色細花圍裙,皮膚白凈,笑容和靄,她先看了看小曼,再對阿公說道:「莫老哥,這是你孫女吧?你帶著她也不好做事,不如讓她跟著我,我幫你照看好,一會你辦完了,我再給你送過來?」

阿公聽了,連連點頭說那就多謝你了,放開小曼的手說:「這是孫嫂子,阿公認得的,你先跟著孫嫂子去坐會,等阿公這裡辦完了,就來接你1

小曼答應一聲,讓孫嫂子牽著,推開一扇紅漆小鐵門走了進去。

鐵門往裡走,又是一個院落,這個院落可以用精緻幽雅來比喻,想必是某個人物、指不定就是路上小曼和阿公談論的那位「老闆」的住處。

孫嫂把小曼帶到一間乾淨整潔類似小客廳的屋子裡,讓她坐下,再給倒杯水,笑吟吟地問了她叫什麼名字,又問家裡父母、兄弟姐妹等等,小曼知道這是怕她緊張害怕,緩解一下她的情緒,看出小曼並不緊張,孫嫂子就出去了,不一會端來一個托盤,上面是滿滿一個中號碗的白米飯,一小碟紅燒肉片豆腐塊,一小碟炒青梗菜,還有半碗蛋花湯,放在她面前,笑著說:「走了那麼遠的路,早該餓了,快吃吧1

小曼確實餓壞了,何況那三兩樣小菜賣相好極了,但她卻沒有立刻動筷。

孫嫂子像是猜到她心裡所想,說道:「你在這慢慢吃,我給你阿公送飯去,不會讓他餓著的1

小曼這才說了聲謝謝,拿起筷子開吃,孫嫂子也走出門去。

孫嫂子像是量過小曼的胃似的,那些飯菜吃完,小曼飽飽的,但不至於太漲。

見孫嫂子一直沒回來,小曼就自發地收拾起碗筷,想要送到廚房去涮洗。

走到門口兩邊張望,找看那間屋子比較像廚房,就見左邊一棵已經遮了蔭的石榴樹下,擺著個竹躺椅,躺椅上倚坐著個瘦骨嶙峋、老態龍鐘的老頭兒,正微眯了雙眼盯著她看。

「你是誰家丫頭?」那老頭問道,聲音暗啞虛弱。

小曼走了過去。

孫嫂子這時也剛好挎著個籃子從外頭回來,忙走過來,接走小曼手上的碗筷,笑著對她說:「不怕啊,這是孫老先生。」

又俯下身子對那位孫老先生道:「這女孩是給我們家送藥材的莫老哥的孫女,名叫小曼。」

「哦,阿木的孫女?好,是個好孩子1孫老先生目光直直看著小曼。

小曼朝著孫老先生鞠躬行禮,禮貌地打招呼:「孫爺爺好1

孫老先生嗯了一聲,說道:「坐吧。」

孫嫂子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孫老先生,忙把碗和籃子拿進屋,很快端來一把獨凳,放在孫老先生的竹椅右側邊,示意小曼坐:「你阿公還得過一會才能完,你先在這兒陪孫爺爺說說話吧,他身體不好,也不經常見到外邊的人,今天看到你,稀罕著呢1

小曼答應一聲,在那凳子上坐下,眼睛從孫老先生身上轉到石榴樹梢,那一個個碩大的石榴,隱隱要撐破外皮了,約莫再過十天半月的就可以吃了呢。

孫老先生面部表情僵硬,目光也是直的,怪不得剛才小曼覺得他老是在盯著自己看,見孫嫂子離開,小曼雙眼瞧著樹上,孫老先生就說:「丫頭想吃這果子,去摘一個吧。」

小曼搖頭:「謝謝孫爺爺,現在還酸著,再留一陣子才好吃。」

孫嫂子端著一簸箕白米出來,蹲在旁邊挑白米里的小砂子,一老一小則繼續談說著。

「我阿公說孫爺爺是很有名的神醫1

「誇大了。」

「阿公還說你家的針灸很神奇,如果能為我阿奶扎一針,我阿奶的眼睛就能復明了。」

孫嫂子抬頭看了看小曼,輕輕地嘆氣。

孫老先生閉上眼,嘴角動了一下,像是苦笑:「丫頭,我已經十幾年不能拿針,也早就不替人看病了……我和你阿公說過,你阿奶可以去醫院動手術。」

「醫院裡能動那個手術的醫生,他調走了。」

孫老先生喟嘆一聲:「這是命啊,只能怪老天嘍1

鐵門那邊傳來幾聲輕扣,孫嫂子放下簸箕:「是莫老哥來領他孫女了,您,要不要見見?」

孫老先生道:「見不見也是如此,我累了1

「那我把小姑娘送出去。」

孫老先生依然沒睜開眼睛,卻說了一句:「芍藥,把我那個烏木匣子拿來。」

孫嫂子頓了一下,隨即恭敬地低頭答應:「是,老爺1

小曼:……

芍藥?老爺?怎麼感覺自己落進了某個類似於三四十年代的時空!

耳邊響起孫老先生的話音:「丫頭,你叫莫小曼是嗎?我九十七歲了,壽緣夠了,臨死前還能看見你這麼個靈性十足的娃娃,挺好。你叫我一聲爺爺,我要送你個見面禮……」

孫嫂子把一個散發著溫潤光華的烏黑匣子放到小曼面前,打開,裡面並沒有什麼金銀珠寶,只是幾串古舊的木珠子,還有幾本線裝書,兩個皮質套子。

孫老先生說:「那幾個珠子挺好,都是經高僧加持開光,能辟邪添運的,跟了我一輩子,總會分給兒孫,你拿一個吧1

小曼推辭的話已到嘴邊,卻在看那幾本線裝書最上頭一本時,閉緊了嘴巴,眼睛也移不開了,最後咬咬牙,俯身將那本書抓在了手裡:「孫爺爺,我可以選這本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