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六十七章 辣了眼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 辣了眼睛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眼看要到下班時間了,阿公忽然想起什麼,趕緊帶著小曼往另一條街去,說是去一趟土產公司門市部,買一罈子甜味的酸菜,阿奶最愛吃。

原來那甜味酸菜是外省進來的特產,小小一個帶花紋的陶瓷罈子,只有兩斤裝,密封口,罈子外頭還套著個軟藤編簍,編簍里塞點稻草以防備運輸途中壓碎了,小曼一看見那小罈子就喜歡,沒想到這年代賣個酸菜竟然也能有這麼精緻的包裝,以前竟不知道!

售貨員說:「算你們運氣好,這一批貨今天下午剛到,各處都分流去不少了,就剩下十多壇放到門市部來擺櫃檯,倒是讓你們趕上了,明天很多人想買都買不到的1

阿公高興地連聲道謝,小曼也眉開眼笑,進城一趟買到阿奶的心頭好,她和阿公一樣高興。

從土產門市部走回來,小曼發現了新華書店,忙拉著阿公進去,工作人員已經在洒水掃地準備下班了,不過也沒趕他們走,小曼掃視了一下書架上都沒有自己感興趣的書籍,眼前卻突然冒出來個女工作人員,虎視眈眈滿臉不豫地盯著她,小曼完全能想像得到,如果她光看不買,女工作人員嘴裡肯定得說出些不好聽的話,若只是自己一個人小曼就不管了,可阿公跟在身後,阿公這會背個包袱抱著一壇酸菜心情好得很,小曼不想壞了阿公的情緒,就挑了兩本小人書,《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秋翁遇仙記》,沒有彩圖,全是白描畫法。

兩本小人書一共只花了三毛五分,便宜得驚人!

當然這只是小曼的想法,現在的三毛五分,可以買兩斤鹽夠一家人吃好久!

買了小人書出來,順著街邊兒又走了百來米遠,看見個綠油油的鐵皮大箱子杵在馬路牙子上,再看綠箱子後頭樓面上的牌子,果然是到郵電局了。

小曼想到後世那些瘋狂增值的年代郵票,剛要跟阿公商量去郵電局裡面走走,一抬眼,就看到一副無法否認辣了她眼睛的景像!

前世,唐青雲和吳曉文都沒有跟小曼正面相對,只是遠遠地看過一眼,他們夫妻就相擁著低頭離開,那背影給人的感覺悲涼而傷痛,彷彿背負多麼重的枷鎖,那時候的小曼居然還對他們有著孺慕之情,望著他們的背影痛哭不止!

到後來他們再也不出現,不管她願不願意,都得重新回到劉鳳英那個家,小曼才開始心冷,隨後被關進養老院單間獨院,與世隔絕,她就對所謂的親生徹底絕望了!

之後的十幾年,偶爾會想起往昔故人,不管是劉鳳英那方面,還是唐家這邊,都不能影響到她的情緒!

她全當他們是陌生人,不認識的、沒有任何關係的路人!

但隔了一世,如今再見到吳曉文,小曼竟然忍不住心跳快了幾拍。

那個女人生下了她,卻又堅決不要她!

是因為相貌變醜嗎?因為不在身邊養大沒有情份?唐雅萱又有多漂亮?對那個家庭有多少親情和貢獻?

前世小曼去到京城之時,唐雅萱已飛離京城去了國外,她是追隨訪問團的外交官,工作很忙很重要,弟弟生病也不在身邊,小曼和她,從未見過面!

但是那個人的家裡有她的照片,單獨的、合影的,甚至顧家的全家福里也有她,所以,小曼不認識她都難!

雖然小曼被毀了容,不影響審美,她眼裡的唐雅萱,就是經過精心修飾的年輕版劉鳳英:皮膚細膩白晰,衣裝華貴合體,儀容端莊氣質高雅,一派名媛風範,但那雙標誌性的略顯浮腫的上眼瞼破壞了臉部五官協調,充其量她只能算中等姿色!

現在,郵電局門口,年輕的吳曉文正摟著十一歲的唐雅萱,母女倆緊緊抱在一起,唐雅萱面帶淚痕,小腦袋直往吳曉文懷裡鑽,吳曉文溫言軟語,又是親額頭又是拍後背,極盡寵溺,滿臉滿眼的疼愛憐惜!

不得不說,吳曉文很會保養,又或者她是天生麗質兼凍齡,她如今也就是三十來歲吧,穿著件淡藍色布拉吉,襯得肌膚勝雪,身材苗條,優雅美麗,上輩子小曼在九十年初期遠遠看到她,還是這副樣子!

而十一歲的唐雅萱倒確實挺漂亮可愛,像個瓷娃娃,嬌嬌萌萌的,比長大之後顯得更要精緻。

距離五六步遠,小曼清晰的聽見了她們的對話:

「媽媽,怎麼辦?媽媽,我愛你,我不要離開你!我寧願死,也要永遠留在媽媽身邊1

「寶貝兒,媽媽也愛你,媽媽最愛你了,怎麼可能讓你離開?快別哭了我的寶貝,醫生說你要保持心情舒暢,不然會生出大病來的!要是又休克了還得住院,不吃不喝的弄壞身體爸爸媽媽心疼,還影響學習,你看你都幾天不練鋼琴了,家庭老師留的作業也沒法完成……媽媽的乖女兒啊,剛才你也看見了,外公外婆都愛你,給你寄來了這麼多包裹,全是漂亮衣裳鞋帽,國外來的喲,不哭了啊,媽媽只愛你,只要你一個女兒,誰都不認1

「可是,我們先去省城了,爸爸還得留在莞城一兩年……他會去看那個人的!啊啊!我的頭好痛!好痛1

「哎呀!寶貝兒,醫生說了不能胡思亂想的……乖孩子!只要你好起來,媽媽絕不會讓爸爸去的!爸爸那麼忙,他會常去省城開會,有幾天假期媽媽都知道,他得跟我們團聚礙…快快想點好事兒,你就想弟弟,很快要和弟弟見面了,高不高興?」

「媽媽,我想弟弟了,我心裡好舒服1

「嗯,這就對了!媽媽心裡只有我的乖女兒,只愛我的寶貝兒!來,咱們走到路邊去,看看姜叔叔開車過來了沒有?」

「……」

小曼半隱在綠鐵皮大箱子後頭,假意仰頭觀賞這個綠箱子,眼底的**湧起又退下,阿公正好也被郵電局門口貼的一張宣傳畫吸引過去,仔細瞧看,沒有催她走,直等到一輛黑色小車靠近,有人跑前跑后扛郵包放到後備箱,有人聲音帶笑恭敬地喊:「吳姐,萱萱,請上車吧1

車門開啟又關闔,小車離去得遠了,小曼才走到阿公身邊,拉了拉阿公衣袖,示意他可以走了。

不想讓阿公看到自己的眼睛,小曼一路低頭走路,阿公還以為小曼累了,也沒問什麼,只在過馬路或是轉角時喊她一聲,直走到那個寄放牛車的旅館後院,看到給喂得肚子鼓鼓的大水牛,小曼才覺得緩過來了,幫著阿公拿東西,讓他把牛車套好,準備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