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七十章 開包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開包袱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老天似乎能體會到小曼的心情,星群隱沒,夜色變得伸手不見五指,阿公點亮馬燈掛在車頭,牛車走著走著,忽然下起大雨來,還好阿公早有準備,拿出兩塊塑料薄膜,往小曼身上蓋一塊,他自己背著一塊,祖孫倆倒不至於挨淋雨。

那邊山嶺下的幾個人,就不知道情況了,好歹是國家幹部,或許他們裝備更好,大雨傘啊,制式雨衣啊,應該都有的。

雨越下越大,小曼睡不住了,爬起來,那水牛在雨里反倒走得更快些,並沒用到小曼預料的那樣長時間,就回到了公道村。

阿公先把小曼送回家,阿奶根本沒睡,阿公只喊了兩聲,就聽見她大聲回答:「來了,來了1

把牛車上東西搬進屋,阿公又出去了,家裡沒牛圈,得把牛和牛車送回莫支書家院子,說好過的,莫支書會給阿公留院門。

阿奶在灶上燒有熱水等著,催促小曼快舀水洗澡,她好再給阿公燒一鍋。

小曼說:「阿奶,不是說好了,我們不在家,你不要用火1

阿奶笑道:「你秋二奶幫我起的火,這又是省柴灶,我一次扔進去兩根柴,關上小鐵門,乾乾淨淨,什麼事都沒有1

「還是小心點好1

「阿奶知道了,快洗去!頭髮沒淋濕吧?大半夜的可不能洗頭,擦擦乾就算了,先洗個澡好睡覺,明早起來再洗頭。」

「哎。我們有薄膜雨布,沒濕著。」

「那就好。」

等阿公回來,小曼已洗完澡,被阿奶趕回房間去睡覺了。

阿奶說小孩子熬夜不好,怕傷身長不高,有什麼話明天起來再講。

一夜無話,第二天,小曼真正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自己醒過來,阿公阿奶都沒有吵吵她,讓她睡了個足夠。

用新牙刷仔仔細細刷了個牙,清清爽爽的感覺真是太舒服了。

阿公阿奶已經吃過早飯,在院子里各做各的事,廚房桌子上蓋著竹罩子,是給小曼留的飯菜,揭開一看,居然還有個包子,小曼忍不住好笑:阿公真是,那包子說留給她,就真的一直留著。

吃過早飯,小曼搖了搖水壺,阿公果然已經煮好開水灌進去了,她倒掉一半,再兌進靈泉水,反正熱天氣溫高,暖壺裡的水也不會散熱太快,一天之內總要喝完。

拿兩隻碗盛了水,一一送到院子里給阿公阿奶喝,阿公還不想喝咧,他手上忙著編背簍:「這個背簍編小點,給我小曼背的,眼下山林里的米椎子、山栗子、山核桃都熟落很多,上次撿的那些米椎子都吃光了?阿公再帶你去撿,這些東西晒幹了隨便留,當你的零嘴兒慢慢吃著1

「阿公,先喝水。」

「誒,你這孩子,沒事就讓我們喝水,剛吃了稀飯,不渴。」

阿奶咽下一口水,嗔怪道:「小曼端給你,你就喝,那麼多話。看看你莫家那些個大的小的,這麼多年來,誰給你端過水喝?別說你沒事,你就是有事,他們也不定會給你端1

阿公笑著接過碗一飲而盡:「阿奶說得對,我們小曼端的水,就是甜1

「那當然啦,」小曼說:「一會還要端水洗臉呢!洗完了臉白白美美噠,阿公要不要?」

阿公忙不迭擺手:「給你阿奶美得了,阿公不要1

阿奶咯咯咯笑聲清脆。

用靈泉水給阿奶撲洗過眼睛,小曼就走去堂屋抱出孫嫂子送的那個大包袱,放到梨樹下的石台上,喊阿公阿奶來看。

阿公繼續****的活,不為所動,只說:「你們看吧,告訴我是什麼東西就行,我們記著孫老先生的情。」

小曼解開包袱,把裡面東西一樣樣拿出來,一邊跟阿奶說話,阿奶用手摸著,兩人嘀嘀咕咕,阿奶終於忍不住,朝著阿公喊:「老頭子,你來一下1

阿公就放下手裡的活計走過來,看見擺滿石台上的物品,他也呆住了。

怪不得他背著這個包袱上街感覺沉甸甸的,裡頭竟然有這麼多東西,光衣裳就有六件:兩件新織的毛衣,一件紅色小背心,一件果綠色圓領長袖,針腳細密,花式精緻,阿奶只是用手摸,也能說出這是羊絨線織的。一套秋衣秋褲,一件紅底小白花燈芯絨娃娃裝圓領上衣,一件墨綠色燈芯絨褲子。

都是適合十幾歲小女孩穿的,孫嫂子也說這本是為她侄孫女準備的秋裝,值不少錢呢。

衣裳里夾帶兩盒精裝餅乾,盒子已經壓扁了,兩包一斤裝封口食品袋糖果,透明的食品袋裡,糖果包裝紙顯得很高級,跟村裡代銷店賣的不一樣,小曼仔細看了看印在食品袋上的說明,原來這個是夾心糖果,鄉村裡不常見的吧。

除此之外,大包袱里還有一個小包袱,小包袱裡邊裝的是六本醫書,兩個皮套子,打開看,一個皮套子里是滿滿的銀針,一個皮套子里則是滿滿的金針!

一個長方形盒子,打開,裡邊是個一尺多高的橡膠人,橡膠人上密密麻麻注滿針眼大小的字,什麼用處小曼一看便知!

兩串木珠子,小曼曾在那個烏木匣子里看見過的,說是經高僧開光加持,這個,是難得之物,也具有紀念意義,孫老先生說要分給子孫後代的,怎麼也有她的份?還一送就兩串!

阿奶和阿公聽到小曼說起在那個院子里和孫老先生的對話,孫老先生知道她想學醫,就很支持,答應送她這些書,還讓她每隔一段時間去一趟莞城,老先生會教她,等以後小曼再爭取考個醫學院什麼的……兩老震驚得都不知道怎麼反應了!

阿公緩過來,說道:「小曼啊,孫老先生可病了很久,他都不能給人看診脈了,還怎麼教你?學醫很難的,特別是中醫,光是要牢記上千種藥草和它們的藥理作用,就很費腦子,更別說還得學各種病理,那望聞問切,開方子藥材的配伍……有師傅天天帶著,很多人還出不了師,你只拿著幾本書,就要學有所成?這是異想天開啊1

阿奶卻道:「孩子,學醫是挺難的,但只要你有心,就不怕。你阿公當年沒能跟個好師傅,只能撿一輩子的草藥,不會給人看玻孫老先生願意教你,能做孫老先生的徒弟,當然好,就學著唄!以後你長大了再去上那醫學學校,可比別人懂得的多,上著學也不吃力1

阿公:「哎,老婆子……」

阿奶:「小曼願意,為啥不讓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