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七十五章 去滿倉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 去滿倉家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翻看孫老先生「借」給她的六本孫氏醫書,發現最後那本居然是一套「孫氏太極」。

孫氏太極共有三十六式,文字說明加圖描,也就四十頁。

孫老先生專門為她解了那個「需經過家主同意才可用」的禁忌,那麼給她這本「孫氏太極」,也是隨便她學以致用的意思嘍?

小曼覺得孫老先生是個好神奇的老頭兒,他難道長了火眼金晴,看得出來她有神童潛質,可以無師自通的!

練過千年老蛇說的上古傳下來最完善版「五禽戲」,再看這「孫氏太極」,確實一點兒都不難,不過「孫氏太極」也不愧是傳承了數百年,確實門道挺深,真正練好了,既能強身健骨,抵禦三幾個毛賊不在話下,小曼在心裡默默演練了兩遍,決定練熟了就教教阿公阿奶,讓他們兩老沒事划拉幾下玩玩,後世中老年人都愛跳個廣場舞鍛練身體,打太極拳檔次可高端得多,而且還能給人神秘莫測的感覺。

小曼跟著阿公去滿倉叔家送禮的路上,就把這事和阿公說了,阿公也知道太極拳,他並不反對小曼練那個,覺得小孩子好新奇罷了,聽小曼說還要教自己和老太婆也練幾招,忍不住哈哈大笑,卻也不打擊她,只點著頭答應:

「行!行!等小曼學會了,練好了,就教阿公阿奶,我們等著喊你做小師傅1

滿倉叔家住得比河邊近,站在他家門口,能夠看得見河邊那株老楓樹的樹冠。

被雷劈之後,小曼隔三差五跑來給老楓樹澆靈泉水,大多是清晨天麻麻亮的時候,阿奶還沒起來,她悄悄開門出去一會,回來還能睡個回籠覺。

此時站在滿倉家門口遙望那株逐漸恢復生氣的老楓樹,小曼臉上露出會心的笑容。

滿倉家的院子是半荊棘半夯泥牆圍起來的,那道院門,讓小曼想起一句古詩「小扣柴扉久不開」,真的就是柴木做成的門扇,選那些拇指大點直溜溜韌勁十足的,定好箍套,一根根緊密排列編插成兩扇門,緊閉的柴門上端小頂棚,蓋著厚厚的茅草,這樣的院牆院門,在俗人眼裡純屬破落貧窮,到了古代文青們那裡卻硬生生被整出詩情畫意來。

阿公在院門外喊了兩聲「滿倉」,就聽見裡邊咚咚咚腳步聲響,滿倉自己跑來開門,手上還沾著泥巴,看見是阿公,彪形大漢一臉恭敬:「叔你怎麼來了?有事讓小曼來喊我一聲兒就行,這老遠的還要你老跑一趟1

「這點子路算什麼,我早晚進出山谷水庫,都不嫌遠的。」阿公笑呵呵說著,走進院子。

小曼背著阿公剛給她編好的小背簍走過去,喊了聲:「滿倉叔1

梁滿倉朝小曼裂裂嘴,算是給個笑臉了:「小曼啊,這陣子都不見去河邊了,害怕了吧?怕了才好,你這妮子就是傻膽大1

小曼嘿嘿笑:「沒有怕啦,我現在跟阿公阿奶住,家裡還沒養豬養雞呢,用不著挖豬菜,我家有水井,也不用去河邊洗衣。」

「這樣啊,那挺好、挺好。」

梁滿倉邊說邊在一個裝水的木盆里洗了洗手,拉把竹椅讓阿公坐,又走到屋檐下,往一個牆洞里掏掏,拿出一個小塑料袋,裡邊裝著半袋子旱煙絲,和一疊小學生作業本剪成的四方紙片,滿倉蹲在阿公旁邊,取了張紙片先卷好一支煙遞給阿公,然後卷一支自己叼嘴裡,划根火柴,兩枝煙都點上了。

小曼在一旁看得發笑,被滿倉趕了趕:「他們都在後院幹活,去找秀玩去1

阿公也道:「去吧,去玩會,我們大人說說話。」

小曼就把背簍放下,跑進了屋子裡,要穿過堂屋,走出後門才能到達後院子。

前世小曼被滿倉叔從河裡救起之後,也來過滿倉叔家,只不過並不是劉鳳英和莫國強帶她來感謝滿倉叔,而是她自己心懷感激,趁著打豬菜或下地路過的當兒,進他家來看看,和梁秀珍、梁秀珠說說話,幫忙做點小事情,比如挑幾擔水,小姐倆給梁嬸洗頭洗澡時她也幫個手。

滿倉叔的妻子梁嬸在生下最小一個孩子時就癱在床上,已經有五六個年頭了。

前世,小曼十三四歲的時候梁嬸去世,滿倉叔沒有續娶,一個人辛辛苦苦又種田地又做副業,掙錢還債、贍養老人、供幾個孩子上學,他家四個兒女都是讀書的料,大兒子梁秀明、二兒子梁秀勇都考上了大學,兩個女兒相繼考進師專和財校……當孩子們都能回報滿倉叔的時候,他卻沒能享受,生一場病,不到幾天就去世了。

小曼穿過堂屋時,隱約聽見東屋裡傳來嘆氣聲,便停下腳步喊了一句:「阿嬸,是我,我是小曼。」

梁嬸的聲音虛弱無力,說話很客氣,一如前世:「小曼,是、是國強家的小曼嗎?唉,阿嬸,走不出去……對不住你們啦1

小曼想了想,推開東屋門走了進去,屋裡因為住著病人的緣故,氣息很不好聞,梁嬸躺在蚊帳里,她也沒料到小曼說著話就進來了,連忙道:「我的兒啊,你、你別進來,阿嬸有病,這屋氣不好1

「不要緊的。阿嬸。我和我阿公來的,上次我落河裡,是滿倉叔救我上來,阿公特地來謝謝他。阿嬸你還不知道吧?我現在和阿公阿奶一起住了。」小曼說。

「我知道,你滿倉叔說過了,把你分給阿公阿奶,還搬新家住了,真好!你阿公實在是客氣,鄉里鄉親的,誰見了都會伸手拉一把,要說什麼謝?」

「要的要的。阿嬸,滿倉叔讓我去找秀玩,他們都在後頭幹活,可能沒人顧得上你,阿嬸你渴不渴?要不我給你倒碗水吧,省得一會秀又得跑一趟。」

「誒你這孩子,真是心細,那就給嬸子倒口水喝,你再去。」

屋子裡連張桌子都沒有,只擺了張獨凳在床頭,放著一個碗,和幾個小紙包,那裡頭是梁嬸的藥片,小曼蹲下去搖了搖獨凳邊上的暖水壺,暖水壺裡還有半壺水,她用身子擋著梁嬸所在的位置,往水壺裡注入靈泉水,然後才倒出大半碗,端給梁嬸喝。

梁嬸確實是渴了,一口喝乾,嘆著氣道:「辛苦你了,快去吧,找秀玩去,呆在這裡久了不好。」

「哎,那阿嬸你歇著,我走了。」小曼接下碗放回獨凳上,這才掩上門,往後院走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