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八十一章 鑽山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 鑽山林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阿公帶著大伙兒去的那片山林,果真好遠,一路翻山越嶺,時而鑽進濃蔭蔽日的林子里,時而又沒入高出小夥伴們幾個頭的密集草叢中,有一小段路甚至是踩著不知生長了多少年的相互糾纏的老藤蔓,穿過峽谷!峽谷下是水聲潺潺高度莫測的山溪!

這座天然「藤橋」看起來很安全,糾纏在一起的大小藤蔓足夠粗壯厚實,兩邊還有可以攀扶的老藤,阿公還是不放心,親自護送大家過橋,一次帶著兩個,十一個孩子,走幾趟就完了。

這一路過來,根本沒有什麼明顯的路印,都是阿公在前頭帶領,並交待大家:這裡屬於深山老林了,以後沒大人帶著,可不能自己來,不然會迷路的!在這大山林里走失,一天半天的大人都難找得到!

一群七歲到十二歲的孩子,尤其是幾個男孩,平時都有上山砍柴的,但也是第一次進入這麼深的山林,一路而來,他們並不畏懼抱怨路遠難行,卻對走過的地方和看到的景象驚奇讚歎,這次還沒到目的地呢,就趕著喊:「阿公阿公,你以後進山都帶上我們好不好?多帶幾次,我們就不會迷路了1

女孩們走了半天,也沒顯出疲態,還能吱吱喳喳說話,精神狀況良好,小曼想著應該是自己提前燒煮晾涼的那鍋菊花茶起的效果,用了靈泉水,扔進去幾朵野菊花也是昨夜從空間草地上揪出來的,大家跑來她家院子集合,順便帶了空竹筒空水壺過來灌井水,小曼就讓他們都灌上開水,說是清涼防中暑,灌水的時候還各喝了一碗下去,這些水,應該足夠維持他們的體力。

十一個孩子,除了小曼,就是后鄰秋小虎和江雪花,莫水霞、莫遠志、莫水月姐仨,莫靈慧和她十歲侄女莫小婷,關愛蘭和關二弟、關三妹。

不能來的那幾個全都是后鄰家孩子,沒法子,村東頭這一小片算是新住宅區,近幾年才陸續有被分出來的年輕夫妻過來起屋居住,遷二代們年紀都還小著,原本最大的是秋小虎和江雪花,現在小曼和阿公阿奶住進知青屋,就是小曼老大了。

阿公將大家帶進一片不大不小四面通透見光良好的山林里,說道:「就在這裡吧,這林子里有米椎子和山栗子、山核桃,也有幾棵檸檬樹,山葡萄和無花果長在山嶺石上,那東西不經壓,你們先把米椎子和山栗子、山核桃撿夠了,再帶你們過那邊山嶺去看看。」

阿公指點著幾處山果樹的地方,又一處處查看過,然後叮囑不要爬樹,只撿完地上掉落的就足夠了,也不要隨便亂跑,他去附近轉轉看有沒有什麼藥材,要找他的話喊一聲都能聽到的。

說完,阿公就背著背簍鑽進高高的雜草叢裡不見了。

大家立刻散開,跑到樹下去撿拾米椎子,或是敲打山栗子和山核桃。

這片山林里有三四棵連片長在一起的米椎子樹,貌似樹齡都很苦老了,反正樹身是幾個人合抱不攏的,不怪阿公不擔心他們會爬上樹,米椎子成熟了都會自己掉落下地,根本就用不著爬,現在是八月份掉得還不算多,但是幾棵樹連片一起,樹下那一層就很可觀了,基本夠大家撿的,如果再等到深秋或初冬,可想而知,這樹下地面那一層會有多厚,到時候沒人撿,就都歸林子里小動物們豐收了。

山栗子和山核桃也是自己掉落,不過可能是比較大顆有點重量的緣故,這兩樣通常是連著最外那層殼一起掉落的,山栗子其實就是野生板栗,外殼一團毛刺會扎人,得一手拿棍子按住,一手拿石頭敲砸,砸開毛刺取出裡頭的籽兒,還是蠻費勁要點手續的;山核桃整個就是個圓球,也得敲砸一下,才能取出裡頭那顆條溝交刺遙想吃果仁兒還需要再砸一次……

一陣乒乒乓乓聲響,夾雜著童聲喊叫歡笑,熱鬧了整片山林,驚飛無數林鳥山雞,連陽光都似乎更盛熾了。

不到一個小時,大家就撿得差不多了,布袋鼓起來,背簍也裝了大半,農村孩子勞動慣了,懂得量力而行、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你摟得太多,背不動拿不走也是枉然,所以,都估摸著自己的能力適可而止。

不撿米椎子了,也不會閑著,大家開始四處亂鑽,去找阿公說的檸檬果,男孩們對酸果子不感興趣,平時他們上山砍柴也有遇見,莫遠志領著關二弟和秋小虎鑽進草叢中,去搜摸野雞窩,看能不看找到野雞野鳥蛋。

幾個大女孩就帶著小女孩們,有的繼續砸栗子核桃,有的去摘檸檬果,小曼拿了把柴刀在林木里遊走,仔細尋找著看能不能採到幾樣藥草,大半圈轉下來卻一無所獲,往回走時抬起頭,竟然有了意外收穫!

在一棵不算高大歪著長的老楓樹上,發現兩叢寄長在楓樹枝椏上的珊瑚樣植物——楓寄生!

這也是一種藥材,止咳祛痰的良藥!

原本以為隔了幾十年,爬樹技能退化了,誰知小曼一上樹,還挺靈活,嗖嗖嗖幾下攀爬上去,把兩叢楓寄生都收了。

之後再環顧四周,卻是再沒找到類似的寄生植物。

回到堆放背簍布袋的地方,小夥伴們聽說小曼抱著的這些東西竟是藥材,一個個都大為驚奇,當然更驚訝的是小曼居然認識藥材,小曼說:「這有什麼奇怪的?我阿公一輩子撿藥草,我跟著他,還幫他晾製藥材,只要用心點就都能認得1

莫靈慧和莫水霞點頭,表示認同,關愛蘭卻質疑:「這藥草多難認啊,采拔下來都蔫了的,跟新鮮生長著的,肯定不一樣,你可別弄錯了1

「要不怎麼說要『用心』呢?一次兩次不認得,多看十幾次,再做對比,又有阿公幫著看準,不難的1小曼回答。

關愛蘭半信半疑:「真的嗎?」

莫水霞看了關愛蘭一眼:「你阿公也有傳家手藝啊,要不你試試經常幫你阿公閹豬閹雞,說不定……」

莫靈慧笑倒,關愛蘭又撲向莫水霞,兩個人追逐著扭打成一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