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八十七章 江嬸做豆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 江嬸做豆腐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十月底,小曼再進入寶珠空間時,找不到靈君那抹模糊影像了,果真如他所言:一縷神識只能堅持百日,百日一過即消散不見!

小曼難免生出些許惜別之意,雖不了解靈君什麼品性,但他對自己確實是一番好意。

從今往後,這顆寶珠空間就只有小曼一個人,完完全全屬於她的了。

小曼在空間里運轉九玄煉體術,靈氣很輕易地匯入體內為她所吸收,每每修鍊完一次,修為增進的感覺十分明顯。

靈君曾說過:寶珠內有靈泉,自行滋生靈氣形成極其有利的修鍊空間,可謂神仙洞府,但小曼卻不宜只在空間里完成修鍊,需知修士的最終目的就是逆天改命,做為修士必須歷經各種境遇忍受無數次錘鍊,不論是逆境順境都要見識並能夠從容應對,現在的地球大陸雖然靈氣稀少,但不是沒有,天大地大,小曼完全可以在邊頭尋找到利於自己修鍊的地方,找得到是造化,找不到就要創造條件,自行築建,這是修士必備的能力!

再者,修鍊無止境,寶珠是小曼賴於憑恃的後盾,理應加以維護,多多儲存能量,不應有靠山吃山的想法,要知道,坐吃山空並非虛言!

道理很淺顯,小曼不是不明白,就是忍不住想貪幾次空間優越的修鍊環境,反正靈君走了,自己作主任性一把。

而且想要找到靈氣相對多一點的地方,得到外邊去四處走走,但現在她暫時沒有這個自由,白天要上學,回到家阿奶管著不準出門……好在這院子所處位置還算不錯,四面沒有多少人居住,靈氣絲絲縷縷往來無阻礙,這幾天夜裡阿公去糧站上看守黃豆,小曼等阿奶入睡后,趁著夜色在曬穀坪中打坐吐納一個小時,也能吸收到不少靈氣。

天公做美,黃豆、芝麻收入倉庫之後,才又下起雨來,不大不小的雨下了好幾天,俗話說一場秋雨一場寒,南方雖然冬天來得遲,也逐漸轉冷了,人們開始穿起秋衣、毛衣、夾衣,沒有秋衣夾衣的,就把一件一件單衣串著穿,小曼在學校里看同學們比誰穿的衣裳多,有的甚至穿了四五件,幾乎把自個兒的所有衣裳全套上了。

現在是這麼穿,等到冬天,沒有棉衣的話,也是這麼穿,前世小曼就是這樣,從小到大,劉鳳英沒給她做過棉衣,更沒有織過毛衣,她的毛衣和棉衣,是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之後,自己做副業掙了錢,劉鳳英才給她買最便宜的地攤貨!

天涼冷了,生產隊的活兒也少了,此時也沒別的門路可走,男男女女就都窩在家裡,女人們收拾打理家裡,把一年裡的針線活都搜羅出來做,縫補舊衣,有條件的就制新衣,年輕姑娘媳婦們扎堆織打毛衣,或納鞋底做鞋子,總之是忙不完的事情。

顧家的男人也不閑著,修理農具、整整家裡樓板樓梯院牆腳什麼的,不安分的男人則偷偷摸摸打牌聚賭,沒錢,拿糧食賭!當然他們只能小賭,一把一抓的賭注,各人家裡情況怎麼樣都知道,哪敢賭太大。

有阿公正常住家裡,阿奶也放心些,准許小曼早晚間走出院門,去后鄰幾戶人家裡看看玩玩,后鄰有秋家、江家、余家、趙家共四戶,可能是因為新遷來不到幾年,他們都不圍院牆,兩家一排各佔一塊地盤,都是三間屋,門前曬穀坪,再往左右後面擴展出去挖地種菜種紅薯芋頭,稍遠點栽上果樹,可以想像得到,若干年後,只要是他們栽種的地方,就都歸他們圈圍起來,成為他們的院常

小曼記得再過幾年,這片住宅區又新增幾戶人家,但都不如先來的佔地寬,老住戶們還是挺有眼光和先見之明的。

星期天早上,阿公讓莫支書叫去了,小曼跟后關院門,想到昨天江雪花說她媽今天要做豆腐,就把院門掩上,往後鄰跑去。

前世她不是沒見過做豆腐,但那是在城裡,現在就是莫名想知道,農村是怎麼點豆腐的。

涼鞋踩踏在碎石公路上有點冷硬,涼鞋……

小曼低頭看著自己上身紅色燈芯絨夾衣,下面穿墨綠燈芯絨長褲,然後腳下配一雙透明涼鞋,這奇葩裝束,也是醉了。

小曼原有兩雙爛布鞋,劉鳳英的妹妹穿舊了扔給她的,沒有帶出來,現在是給她都不要了。

前天阿奶跟阿公說過,讓他趁禮拜天帶小曼去公社供銷社,或是廠礦供銷社買雙冷天的鞋子,但今天一大早莫支書就來請阿公,說是幫助做點事,看來是暫時不能買鞋了。

冬天來了喲,小曼得買鞋子和襪子,阿公阿奶沒有夾衣,看他們一次套穿三四件單衣很難受,還有小曼和阿公都沒有棉衣,阿公阿奶的千層布鞋都舊了,其實不保暖……唉,需要花錢的地方挺多的,錢哪錢,得趕緊找點來錢的門路才成!

小曼去到江雪花家,已是遲了,錯過了幾道工序,江雪花的媽媽江嬸豆腐,正拿起一隻筷子試著呢。

只見她手起筷落,竹筷豎直挺立在一木盆乳白色豆腐腦里,微微顫動著,這說明石膏打得合適,凝固得很好。

幾個孩子歡呼著拿碗拿勺子跑來,要求吃豆腐腦,江嬸看見小曼,忙叫江雪花拿個碗給姐姐也吃點,一會再帶半碗回去給阿奶嘗嘗。

小曼沒有拒絕,說聲謝謝,接過碗自己舀了小半勺喝完,沒有糖,江雪花拿了鹽給弟妹們拌拌,大小孩子都吃得津津有味。

接下來就是把豆腐腦舀進鋪著白布的模盒裡,小曼洗了手上前幫忙,江嬸舀完豆腐腦,小曼就把白布四面合起,蓋上蓋板,江嬸再搬來幾塊洗乾淨的青石頭壓在蓋板上,那些石頭重量約莫有十幾斤,石頭壓上去,木製模盒下就下雨似地漏出絲絲縷縷淡黃色的石膏水,江嬸用搪瓷盆把這些石膏水接住收集起來,說是可以拌在豬潲里餵豬!

石頭壓著模盒一個鐘頭才能取下來,到那時豆腐才算成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