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八十八章 出賣青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出賣青菜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小曼問江嬸:「這也沒到過節啊,阿嬸怎麼就做起豆腐來了?」

江嬸把腰上的圍布取下來,瞅了眼門口見沒人走進來,這才神神秘秘地湊近小曼,說道:「阿嬸也不怕告訴你,你只不要跟別人說就行:阿嬸有個堂姐嫁在那邊礦區里,堂姐夫剛剛調過來管工人食堂,昨兒你江叔去礦區供銷社替幾個小鬼買鞋和襪子,遇上了,說是這幾天食堂里搞什麼整頓,人手不湊齊,沒人做豆腐了,問我們要是自家有豆子的話就做些送去,他能作主給合適的價錢!我們家自留地今年也收了不少黃豆,現在豆子拿去賣也便宜,有這機會,還不如自己做幾板豆腐出來,多賺幾個錢1

小曼點點頭:「對啊對啊,做豆腐也不難,主要是有人買,能賺點錢呢1

江嬸嘆氣:「他們食堂還想要點新鮮的青菜,可惜,我的秋菜才剛長出來,還不能吃。你江叔現在去村裡轉轉,看看哪家有……」

小曼心裡一動,脫口道:「阿嬸,你們怎麼不問我阿奶?我家有青菜啊,我家的青菜長得可好了,能吃了1

「真的?」江嬸大喜:「哎呀,真是沒想到呢,看你們老的老小的小,你阿奶眼睛還……是我小量人了,該打,該打!那小曼,你家都有些什麼菜?能撥多少斤?」

小曼說:「頭一茬秋菜我們家種有青梗菜、小白菜、上海青,五六廂菜都長得差不多一樣高,可以先撥兩三廂,我也不知道能有多少斤。」

「天哪,全都能撥了?你們什麼時候種的?」

「就跟秋二奶家那陣子一起灑的菜種。」

「秋家的菜也跟我的一樣,沒長多高埃」

「那我不知道了,我早晚挑水澆菜園,還有阿公時不時地開化糞池,用糞水澆地。」

江嬸嘴巴成o字型,恍然大悟:「我都忘記了,你們家後院有個化糞池1

她一拍大腿:「等哪天天晴了,我也去你家挑糞水澆菜地1

小曼呆了:不會吧?我就找個借口而已,平時可沒用糞水澆菜地啊,你別整來整去,到時菜長不夠快又得怪我。

「那個,阿嬸,這麼遠,你去挑糞水辛苦不算,還把糞水淌得我家到處都是,會臭死我的1小曼索性裝嫩妹,說話直接坦率,表示不同意。

江嬸卻笑道:「你放心,不用從大門過!沒看見你家後院那處圍牆上有一個石頭砌起來的口子?那是往年生產隊要挑糞水的時候,開的門,挑完了糞水又把那口子封上。等哪天我和你江叔也開那門挑一天糞水,不僅澆我家後園菜地,還澆別的地,到時再把石頭門封好就是了1

小曼:……

阿奶啊,我真應該聽你的話別亂跑,這是又招惹了什麼事啊?

江嬸端了一碗豆腐腦,跟著小曼回家,先把豆腐腦遞給阿奶,然後就直奔後菜園,果然看幾壟綠油油長勢喜人的青菜,把她羨慕壞了,又笑又嘆氣。

阿奶聽說要把青菜撥去賣,不由得有些猶疑:「雪花媽,這個菜能拿去賣錢?」

江嬸靠近阿奶,小聲道:「怎麼不能賣?嬸啊,你是不知道,今年開春起,很多別村的人都挑了瓜菜去礦上賣,好賣得很!我們又不用零賣,直接一大簍全給工人食堂收購,完了點錢就走人,乾脆利落,好著呢1

「要是這樣,那倒是真的好1阿奶說。

「你放心吧嬸,我做了一板豆腐,你家先撥個三四十斤青菜,等會讓雪花她爸騎單車馱送去,礦上管工人食堂的是我姐夫,價錢會給得公道,不能讓我們吃虧的1

「那就好,那全聽你們安排,該怎樣就怎樣吧。」阿奶停了一下,又說道:「要是,這菜能賣得個五六塊錢的,我想托請雪花爸幫我做件事。」

「什麼事啊嬸?你說,不用跟我們小輩人客氣,儘管支使1

阿奶就拉過小曼,笑道:「你看看小曼,這天都冷了,她還穿著涼鞋,你叔他今天又沒空,我就想著……」

「哦,我知道了!這算什麼事?反正雪花爸去礦上食堂也打供銷社門前過,順便就給辦了。來,小曼,讓我量量看你穿幾碼。你想買什麼樣的?解放鞋、鬆緊鞋、還是袢扣燈芯絨那種?」

江嬸很熱心,阿奶忙問小曼:「你想要什麼樣的?快跟你江嬸說。」

小曼沒想到阿奶這麼著急惦記著自己的鞋子,竟是託人也要先買回來,心裡暖乎乎的,當下也不扭怩,直接說道:「那要一雙鬆緊鞋吧1

解放鞋就免了,雖然便宜但笨拙土氣,袢扣燈芯絨布面的秀氣好看,可能會比較貴,鬆緊鞋既不顯太土氣又像解放鞋那樣好走路,價格適中,就選這個了。

江嬸幫忙,和小曼一起拔了兩廂青菜,用稻桿一把把綁紮起來,一把能有一斤多兩斤重,一共扎了三十把,用個竹簍堆放好,讓江嬸帶走,等會交給江叔連同豆腐一起送去礦上食堂。

還剩十多斤小曼分了一大把足夠吃兩頓的送給江嬸,餘下就是自家三口人和小豬娃今天明天吃的。

空了的兩廂菜畦,拿鋤頭鬆鬆土,撒上早準備好的菜種,勤澆點靈泉水,過個一星期就又能密密麻麻滿壟翠綠了。

南方天氣就是這點好,秋冬季節青菜照樣生長,如果沒有靈泉水也會長出來的,只不過澆了靈泉水長更快些而已。

而小曼家的蔬菜味道自不用說,吃過一次會想第二次!

小曼也不十分擔心江嬸懷疑什麼,生長在農村的人都知道,土質、水質不同,長出來的農作物味道就是不一樣!

並不是一個村子就能種出一種味道的蔬菜瓜果,各個耕作區、村頭村尾、甚至同一排街坊後院長出的東西都有差別的,比如某個耕作區所處地勢低洼、常年積水,那裡種出的稻米煮的飯就比較軟糯清香,而比較高崗、藏不住水的地方,種出的稻米煮飯干硬;相鄰兩戶人家後院相同的果樹,一戶的甜多酸少,一戶的則酸多甜少;相距不遠的兩塊土地里,長出來的南瓜一個又甜又面,一個淡淡無味!

在本村,這些事情可都是真實存在的。

江嬸江叔實在要追索原因,只管把他們往這溝裡帶得了,不然還能怎麼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