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章 計劃去省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 計劃去省城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下午放學回家,阿奶拿出一卷花花綠綠的小票給小曼看,說是阿公從莫支書那裡拿來的,有的要還,有的不用還,比如毛線票就不用還,畢竟買物品的時候也得給錢,純羊毛有票的話,每斤還要補添18元錢!

阿奶說,去供銷社多買些布料,每人置兩套秋冬衣,小曼還可以多做兩件,有棉花的話就買些做棉衣,布票如果不夠,就去找上次那個售貨員,花幾個錢請她幫換票!

每天上學放學,回家做點家務事,研習醫書針炙術,早晚練練五禽戲太極拳,進空間打打坐……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禮拜天。

阿公趕著牛車帶阿奶和小曼去公社趕集,這次不同上次,今天可是真正的集日,一路上人來人往,騎單車的,趕牛車馬車的,走路的,大人小孩,熙熙攘攘熱鬧非常。

到了街集上人就更多了,阿公放好牛車,和小曼一起扶著阿奶,很是費了一番力氣才擠到供銷社,供銷社裡邊特別是二樓相對松活些,阿奶和小曼就在這裡活動不亂走了,阿公自己下樓去四處逛逛。

和上次一樣,阿奶和小曼又是順著心意買了一大堆東西,阿公轉回來看著她們的「戰利品」,雖然沒說什麼,那臉上表達出來的就是「服了」二字的意思。

一家三口每人兩雙秋、冬鞋子,貼身穿的秋衣、衛生衣,制冬衣的布料買好直接交給布匹櫃檯的縫紉組縫製,排隊到下個禮拜天可以來齲

買到了藍色、灰色兩種純羊毛線,小曼看見有一捆一捆盤好的棉線賣,不用票,問售貨員這些棉線是幹什麼用的?售貨員說「可以拿來訂被子,有的人喜歡用來給小娃娃織貼身穿的線衣線褲,透氣吸汗,又不像毛線那樣扎人」,小曼聽完,就要了三捆。

南方人不興穿棉褲,毛線褲倒是有,但小曼很排斥刷刷閃火花的晴綸,那就織棉線褲穿吧。

阿公阿奶的新棉被,阿奶說不用買,舊的還是挺暖和的,小曼一定要,還有一些日用品,搽臉的雪花膏,友誼、百雀靈、雅霜,很便宜,才兩毛錢一盒兒,聞著真的很香,小曼未必用得上,但阿奶要給她買,那就買唄,小曼也覺得這些小盒子挺可愛的。

本來小曼還想去別的地方逛逛,看有沒有相框賣,上次照的全家福都沒能掛上牆,阿公說:「不用買了,回去阿公給你做一個。」

雨亭里人太多,就不擠進去吃米粉了,阿公給買了豆粑油團,還有干米粉,割了兩斤豬肉,再把東西分幾趟搬到牛車上,直接回家去。

回家的路上,還看見有很多人來趕集,阿公感嘆現在趕集的人是越來越多了,小曼心裡暗笑:阿公啊,明年還要多,後年大後年更加多,再往後人們都不論集日了,兜里有錢,想上街就來!

走到人少的地方,阿公也坐上牛車來,問小曼今天一共花了多少錢?現在家裡沒外債了,阿公就把錢全部交給阿奶拿著。

小曼故意不說話,果然阿奶答道:「買了這麼些東西,估計得花兩百多塊吧,樣樣都需要,又有這個錢,那不就索性買夠得了,省得一次次買。怎麼?你不捨得啦?」

阿公呵呵笑:「捨得,捨得,都需要用的,當然要買。多虧了我們小曼運氣好,上山遇見紫靈芝,得了這大筆錢,還有那些寄生,也得了高價,讓我再多找些,這寄生也是很難遇見的,哪是想找就找得到?呃,你們看,現在錢也夠了,不然,阿玉,我就帶你去省城治眼睛吧?」

小曼說:「我覺得不難啊,我一個林子里就遇見兩次!還有那個紫靈芝,說不定下次阿公帶我上山,我還能找得到1

寶珠空間那個林子里多得很!

阿公輕拍一下小曼的頭:「阿公鑽一輩子山林,也就遇見三五次寄生,紫靈芝更是見都沒見過。你是一時運氣來了,寄生還好說,阿公平常不看樹上的,你們小孩愛爬個樹,總能遇著,這個紫靈芝就真的要憑運氣和機緣!你撿的那兩株,有年份了的,但它又十分鮮嫩,孫三爺說,是絕頂好的藥引子,跟北方的百年人蔘有得一比!一般這樣的好東西,它旁邊會守著某種兇險的毒蟲,不是毒蛇就是毒蠍子,為什麼要守著?它也要吃啊,所以這兩株紫靈芝,你沒碰上,或許再過個一年兩年就沒有了1

阿奶后怕地一把攬住小曼:「那天沒遇著毒蛇蠍子什麼的吧?」

小曼安慰她:「沒有,我見那枯樹鬆鬆垮垮的,想著下面會不會有蘑菇,搬開就只瞧見靈芝草,沒見著老蛇和蠍子1

阿公說:「現在的天氣,蛇多數呆在洞里了,蠍子倒是會有,好在那天沒遇著,可能守著紫靈芝的不是蠍子。既然小曼非要學醫,就得認藥草,以後阿公上山多帶你去走走,採藥草也不是伸手就能採的,有不少講究,到時阿公再跟你說。」

小曼從善如流,連連點頭,阿奶也鬆了口氣。

阿公又說到一件重要的事情:「現在我們家有一筆錢了,我看就準備著,帶你阿奶去省城治眼睛,以後回來阿公再加把勁,給小曼攢學費,攢嫁妝。」

小曼贊成:「好啊,帶阿奶去省城治眼睛!不過能不能等我放寒假,我們全家一起去?」

阿公一楞:「你也要去?那小豬怎麼辦?我還想著請秋二奶晚上下來陪你,白天你自個兒在家,有小豬作伴,應該也不怕的。」

小曼腹誹:阿公你是有多喜歡那對小豬,都給我作伴了!

阿奶這時候說道:「先不去省城了,天氣冷嗖嗖的,我在家呆著挺好,不喜歡大冷天的跑去外邊流浪1

流浪?阿奶這詞用得!

小曼捂嘴偷笑看著阿公,阿公咳了一聲:「阿玉啊,我們去治眼睛,有地方住的,住醫院裡哪叫流浪?」

「那也不方便,再說放小曼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萬一要動手術,住院太久,過年也回不來呢?小曼怎麼辦?」

阿公傻眼:「那,那眼睛總要治的啊?」

「照小曼說的,等放假了全家一起去!家裡托給秋二奶或是雪花她媽幫忙照看1

「行,那就再等些天,放假了我們全家一起去省城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