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零一章 玉老師來家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 玉老師來家訪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覺得阿奶的眼睛最近會逐漸看得清景物,但有機會去醫院檢查一下也很好。

星期一早上,玉老師上完數學課,收拾好教材準備離開,想起什麼停下腳步,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對小曼說道:「明天星期二,輪到我在學校值守,晚上住校不回家,晚飯後就去你家家訪,你告訴家長一聲。」

小曼答應了,很自然地邀請:「老師一個人煮飯很麻煩,要不明晚去我家吃飯吧?」

玉老師問:「這是要請老師吃飯?那你家有什麼菜啊?」

小曼點著手指頭:「我家的青菜都長起來了,有上海青、高腳菜、茼蒿菜、生菜……」

全班同學嘩地笑開了,玉老師也笑得眼睛彎彎:「好吧,這麼多菜真夠我吃的,謝謝你哈1

玉老師離開,關愛蘭跑過來捶了小曼兩拳:「你傻啊?當玉老師是什麼?全給青菜吃,不說雞啊魚的,連個豬肉菜都沒有?」

小曼無辜:「玉老師問的是菜,可沒有問肉,就你嘴饞1

關愛蘭幾欲暈倒,同學們笑得更大聲了。

小曼回家就把玉老師要來家訪的事告訴阿公阿奶,阿奶忙問老師會不會來家吃晚飯?要來的話就要準備準備,小曼說不會,她知道玉老師只是開玩笑,一般老師都不可能在學生家吃飯的。

星期二晚上八點過後,玉老師果然打著個電筒來了,陪著她來的居然是關愛蘭。

小曼想想也合理:關愛蘭家就在學校附近,相距五十米遠,玉老師找她帶路作伴,來去都方便。

玉老師走進院子,看見屋裡電燈光透出來,照在那又高又大濃密如一面牆似的薔薇花架上,頓時滿臉驚喜,竟忘了禮節,皮鞋篤篤作響跑到薔薇花架前去連聲讚歎,拈著花枝深吸花香作陶醉狀,把相扶攜著走出來迎接她的阿公阿奶晾在一邊!

小曼和關愛蘭面面相覷,無語中。

好在玉老師很快便意識到自己失態,忙糾正回來,不好意識地向阿公阿奶致歉,並把手裡一個藤織提籃遞給阿奶,裡邊是兩包麵條,兩包一斤裝白糖。

單純的老師家訪是不會送禮的,玉老師這算是拜訪老人,也就是順便來做客的。

大人說話小孩一般不能在旁邊,小曼和關愛蘭煮開水泡金銀花茶,給玉老師和阿公阿奶各端上一碗,為不影響堂屋裡的談話,兩人就跑到院子大梨樹下去坐著,小小聲地交談。

小曼:「玉老師去找的你?」

「不然你以為我媽會放我出來?」關愛蘭說道:「哎你知道嗎?來你家之前,我陪玉老師去了一趟莫小蘇家1

「去莫小蘇家?幹嘛?」

「莫小蘇不是讓陳玉姣她們給玉老師告狀嘛?說她又被你打傷了,怎麼怎麼可憐,所以玉老師就去看她,還帶了很多東西:兩包麵條,兩個肉罐頭,一包餅乾一包水果糖,幾個大蘋果,還有一套衣服,上衣是紅色小花的,我偷偷摸了摸,是燈芯絨的料子,肯定很貴1

「玉老師為什麼送莫小蘇這些?」

「誰知道?莫靈慧不是說了嘛?她們像親戚一樣來往,莫小蘇的媽也去廠里給玉老師家送過禮的1

「……」

將近一個小時,堂屋裡的談話結束了,阿公阿奶把玉老師送出來,小曼和關愛蘭也站起身走過去,玉老師把手放在小曼肩膀上,笑著說道:「我很喜歡你的薔薇花,照顧得太好了,現在還能開出這麼多的花朵,哪天我還要來看1

「好啊,隨時歡迎。」小曼說。

「嗯,還有你說的那麼多樣菜,我也喜歡,等下次來我要每樣摘幾棵,回家慢慢吃1

大家都笑了起來,談笑中將玉老師和關愛蘭送出門。

十二月份,本地才算是進入了真正的冬天:早上起來,四處濃霧茫茫,太陽升得老高霧氣才會消散,山嶺巔上戴起白帽,那是雪,已經收割完的田野稻草堆上也有薄薄一層白雪,不過一天內就會被陽光曬融。

在公社供銷社縫紉組做的新衣裳取回來了,全家都有冬衣穿,由於阿公說他不要穿大棉衣,就給做了件薄棉坎肩,阿奶和小曼各一件棉衣,棉衣外罩是阿奶聽從縫紉組大嫂的建議定下的,她自己用墨綠色,給小曼用的是淡色底開著五顏六色數不清的花朵,小曼穿上去,感覺自己像個萬花筒!

林柳萍不肯幫她后媽的娘家人織毛衣,就把小曼買的毛線和棉線全都接了去,她手很快,果真趕在半個月內先織出兩件新毛衣,阿奶的是藍色,阿公是灰色,兩老穿上新毛衣表現卻不同,阿奶微笑著輕輕撫摸,說:「好久沒穿到這樣好的毛衣了,以為這輩子再不會有了呢……」

阿公只是高興得呵呵笑,滿臉放光,小曼忽然發現阿公的白頭髮顏色不對,變成灰色的了,難道要轉黑?

再看看阿奶的,也是這樣,而且阿奶比以前胖了,皺紋減少,皮膚白晰細膩,雙頰有淡淡的紅暈……

這應該是荷葉湯的效果。

至今為止,小曼悄悄給阿公喝了兩次荷葉湯,阿奶喝了六七次,只是第一次拉肚子很厲害,第二次雖然肚子痛,但阿奶從容多了,第三次之後小曼沒聽到阿奶弄出動靜,似乎是沒什麼感覺了,或者是體內毒素已排荊

阿奶的荷葉湯還得繼續喝,阿公就再陪喝幾次吧。

一個陽光很好的下午,小曼放學回來,看見阿公坐在陽光下編竹籃,也蹲到旁邊去,拿起剖好的竹篾學著編,阿公怕她不小心傷了手,叫她別亂動,爺倆一個勸一個拗,各干各的,阿奶就坐在屋檐下,笑眯眯地擇菜葉,不時抬頭朝著天空瞧看。

阿公編好一個籃子,因小曼蹲在他左邊,就把那籃子往右邊放,誰知阿奶說了一句:「別放那,會擋著路。」

阿公哦了一聲,剛把籃子提起來,突然跟遭了電擊似的渾身一震,猛地看向阿奶,不敢置信地喊道:「阿玉,你你剛才說什麼?」

阿奶也有些吃驚,指著阿公:「我、我看見了!我看見你們,還有院子里物什……全是影子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