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零八章 鄭少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 鄭少鐮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馮這才想起來:「真的呢,搞不好那丫頭已經不上學了!我們這地方,農村歷來重男輕女,女童失學司空見慣,昨晚就看見她跟個小販兒似的,可昨天不是星期五嗎?學校要上課的,就算今天星期六也還得上半天課。哦,剛才她說……說了句話。」

「說什麼?」

「唱歌是從喇叭里學的,不喜歡進歌舞團,謝謝1

車裡靜默下來,半晌,唐青雲自語般道:「這麼小就不讀書,沒長大就成了文盲,怎麼得了?鄉下孩子失學情況,一定要加大力度抓緊解決啊1

小馮抬眼看看後視鏡,只見後座一陣陣煙霧繚繞,他揣度著沒有接話,只專心開車。

安靜了好一會,小馮以為唐書記認真看文件已經忘記了剛才的問題,誰知卻聽見他說道:「教育局有歷年抽查各縣各公社各學區的基本情況,下個星期,我寫個單子,讓他們照著單子拿些相關資格上來,我要親自看看。」

「好的。」小馮點頭,又說道:「可是書記您太忙了,每天工作到深夜,只休息三四個小時,教育口不是該……」

「我想了解一下。」

「明白了1

小曼從小馮手裡掙脫,往前跑了一段路,在十字路口拐往另一條街,心裡想著,以後來莞城,再不走過地委大院了!

沿著街邊走,眼前出現一棵大大的榕樹,看它枝繁葉茂分枝錯綜覆蓋一大片的樣子,得有上百年樹齡了,樹下用水泥磚石圍砌了一圈,既保護大樹不讓攀爬,也可讓行人坐著歇息。

此時樹下只有一個人低頭坐著,是個年輕小夥子,黑色長褲灰色套頭毛衣,沒穿外套,可能是住在附近,出來散步隨便坐坐。

小曼原本想另坐一側,誰知那小夥子抬起頭,小曼目光觸及那張蒼白俊秀的臉龐,一楞之下,就直直朝他走去——

鄭少鐮,你在這裡幹什麼?

鄭少鐮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滿臉嫌棄地驅趕:「小孩,走開1

小曼:……

這欠抽不討喜的脾氣,果然是與生俱來,怪不得被顧少鋒綁架扔進部隊,還頗費心機地塞到這個邊遠山區,只為了不讓顧老太太太快把他救回去。

小曼自顧在鄭少鐮身邊坐下,故意挨得很近,鄭少鐮立刻往另一邊挪去,暴躁地抓頭:「走開!不準靠近!不然打你了1

小曼抿著嘴笑:原來滿身的毛病也是早年就有了?三十多歲的他陰陰沉沉,年輕時候卻像個炸貓,還挺好玩!

不過這毛病多多的傢伙很多年以後搖身一變成了高院法官,實在是不可思議,都要懷疑他是不是走後門。

「那個,你怎麼不穿軍裝啊?」

小曼偷笑完,一個不小心,竟漏出這麼一句,說完自己也嚇一跳。

鄭少鐮看怪物一樣看著她,又把自己上下打量一番,特意壓著嗓音,以期聽起來有點成熟渾厚效果,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解放軍叔叔?」

解放軍……叔叔?

小曼很想白他一眼,也轉動一雙水靈靈的眼睛打量著他,好不容易找到個不是很充分的理由,抬手一指:「你頭髮這麼短,而且經常戴帽子的人,頭髮上會出現一圈兒!我家鄰居也有當兵的,他的頭跟你一樣,他說這是因為當兵,要天天戴著帽子1

鄭少鐮狐疑地看著她,想想人家以後既然能當上法官,再怎麼走後門,那腦子裡應該也多少有點充門面的東西,絕不是空的,小曼輕咳了一聲,補充道:「其實你身上有解放軍……叔叔的特質1

鄭少鐮繼續狐疑,問道:「你是不是部隊的小屁孩?」

小曼惱火:「你眼睛有毛病啊?我這麼大個人了,我看你才像小屁孩1

鄭少鐮嘴角抽了抽,露出點笑容,小曼無語:還有受虐傾向!

說好話不聽,罵他才高興。

「說吧,你是哪位長官家的小妞?」

鄭少鐮問出這句話,又不穿軍裝大清早獨自坐在街頭,小曼可以猜得到,這傢伙在部隊惹事了,而且這事還被宣揚得整個部隊都知道!

「我只是個鄉下孩子,進城逛逛街,不知道部隊的事1小曼說。

鄭少鐮側頭看著小曼:「你是鄉下人?不像埃」

「那照你說,怎麼樣才像鄉下人?」

「鄉下人……很窮,又臟又臭,穿得破破爛爛,見人就討要吃的,說普通話沒你這麼順溜1

你妹,你老家的鄉下人才這樣!

小曼白他一眼:「我就是正宗鄉下人!我還是學生,有老師教講普通話1

「你是學生!我說怎麼回事呢,這大早上十點鐘不到,跑出個小孩來煩我1鄭少鐮怪叫:「你為什麼不去上學?你竟然逃學?」

小曼無語,我逃學?那你個新兵蛋子,大早上不在部隊出操,坐這裡又怎麼解釋?是不是做逃兵啊?真的懷疑!

「我有跟老師請假1小曼說。

「請假進城?幹什麼?」

「有事,正經事1

「你個小孩能有什麼正經事?」

「說了話長,你也不能理解。」

面對鄭少鐮不滿的目光,小曼從挎包里掏出兩串葡萄,那是她昨晚摘了放在空間石台上的,定準了目標,伸手在挎包里就能隔空取出。

鄭少鐮瞧見葡萄,立刻不吱聲了,這人就是個果子狸,非常愛吃水果和蔬菜。

小曼遞給他一串,見他從口袋裡掏出手帕要擦拭葡萄,就說道:「山葡萄從山上摘來,新鮮得很沒有灰塵,你看它表面一層白霜就知道了,你那手帕可不一定比它乾淨1

鄭少鐮頓了一下,擦擦手收起手帕:「誰說我要擦葡萄?多嘴1

看他一顆接一顆吃著葡萄,小曼又說:「剛才你問我那麼多,現在該我問你了:你真的是解放軍?你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你叫什麼名字?」

鄭少鐮充耳不聞,飛快吃完一串葡萄,見小曼才吃了幾顆,直接順走,又很快吃完,抬頭:「這就是山葡萄啊?真******好吃!還有嗎?不飽啊1

小曼:……

原來這小子連早餐都沒吃上,可憐見的。

「包里還有最後一串,你回答我問題,就給你1

鄭少鐮瞪她一眼:「你這是趁人之危,小小年紀就學壞1

「幾個問題而已,有什麼危險?」

「那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