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零九章 那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那個人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我叫莫大妮。」小曼回答。

「哦,是莫小妮啊1鄭少鐮面不改色,眼裡閃過一絲壞笑。

「別以為你是城裡人,就可以隨便給人改名1小曼才不著急:「該我問了:你叫什麼名?」

「我叫……鄭少鐮。」

「什麼?鄭小臉?」小曼拍手哈哈大笑,總算出一口氣了!

鄭少鐮怒目而視:「你耳朵沒毛病吧?是鄭-少-鐮1

「沒錯啊,是鄭小臉啊,我們這邊口音這樣,三個字就這麼念1

鄭少鐮快被她氣倒,白凈的臉湧上紅暈,他伸出雙手揪住小曼兩根香蕉辮,強行讓她跟自己面對面:「看我的口型!鄭-少-鐮!鄭-少-鐮!鄭-少-鐮1

小曼:……

要不要這麼較真啊?太不好玩了!

「行了,我知道了1小曼推了他一把,從魔爪里救出自己的辮子:「鄭少鐮,你在這裡做什麼?」

「大人的事,小孩莫問1

鄭少鐮說著,習慣地從口袋裡掏出手帕擦手,小曼直翻白眼,自己頭髮又不臟,我還沒嫌棄你呢,剛才吃完葡萄你都不擦手的!

「莫小妮,你家在哪個鄉下?山上還有那種葡萄嗎?我給你錢,你帶我去摘,怎麼樣?」

「給多少錢?」

「十塊。」

小曼從挎包里掏出一疊用膠圈紮好的票子,十元、五元、兩元一元以及各種毛票,加起來得有**十塊,往兩人中間一拍:「都在這,山葡萄被我摘來賣光了,沒有了!想吃得等明年,明年七八月山葡萄開始成熟,你可以來找我,或者給我留個地址,我摘了給你送來1

鄭少鐮臉色很不好看:「莫小妮!你是有多缺錢?那麼好吃的葡萄,全摘光賣光了!你就不能留著,賣給我嗎?」

小曼睜眼說瞎話:「我怎麼知道這世界上有個你?而且你才有十塊錢1

鄭少鐮:……

這小丫頭就是個怪物,能看穿人怎麼地?自己身上真的只有十來塊錢,被她猜到了!

「明年,明年我都不知道還在不在這裡。」他皺著臉說道。

「那你要去哪裡啊?能不能告訴我?」小曼幾乎要湊到他臉上,歪著腦袋,睜大的眼睛里裝滿問號,一個比一個急切。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鄭少鐮嫌棄道,心裡卻莫名愉悅,鄉下小丫頭雖然古怪又聒噪,可還是挺有趣的,而且,她這麼信任我喜歡我呢!

小曼如果會讀心術,肯定得翻他個大白眼:我喜歡你什麼?喜歡你一會陰測測損人,一會又發神經把人強行拉回房間,勒令換衣,理由是那件衣裳礙你的眼?甚至不管男女有別,檢查人家衣櫃,把人家自己買的雜牌衣物全扔了,然後換上你買的所謂名牌?

你知不知道,上輩子你就是個專門打擊我的毒舌魔王,就是個怪物!我們兩個最後都成仇人了啊,至死不見面的!

這輩子再見你,我確實很高興,因為遇見你,就預示著我能很快找到他!

沒錯,小曼這麼著急探問鄭少鐮的行蹤,是有明確目的!

總不能初次和鄭少鐮見面,就直接打聽那個人的消息,那顯得太奇怪也不合常理,得先把鄭少鐮這隻果子狸套住,再自然而然地,去認識他身邊的人!

他們都是大地方來的公子哥兒,個個有背景,非富即貴,與小曼完全不在一個層次,如果不是今天遇見鄭少鐮,小曼還不知道要怎麼去找尋、去結識他!

寶珠空間里的各種護身符,她能夠拿得出來了,她曾打算等放寒假就找借口出去走走,找到那個人,尋機把護身符往他身上套,為此還特地央靈君教了一個口訣:繫上的護身符無論如何解除不了!只有當護身符完成使命,才會自動脫落!

不在一個階層,兩人年齡又相差這麼大,肯定就不會有太多羈絆,那麼,只能用這樣的辦法。

心裡不是不難過,但前世小曼早就已經想明白——即便他殘疾了,在她心目中依然高不可攀,她陪不上他!

前世小曼在一座臨海城市工廠里打工,因為幫了車間女主管一個大忙,女主管才注意到她,覺得她值得信任,有什麼要緊事都喜歡叫她去做,後來女主管跟另一個管理層的人鬧崩,辭職離開時把培養起來的人手都帶走,小曼只是個打雜的,女主管擔心她被自己牽累受別人的氣,索性也讓小曼辭職,託人把小曼放到一個高級住宅區服務部,負責打掃住宅區內大片樹林的落葉,還可以兼做洗衣工、跑腿遞送,每月工資加上有錢人家的打賞,比在工廠里上班多出一倍有餘。

雖然每天忙得轉個不停,小曼倒是很喜歡這份工作。

而就在這個住宅區里,她遇見了那個人。

她上門去送衣裳,小花園門開著,直直走進去,整座別墅里靜悄悄的,她喊了兩聲「有人在家嗎」,又站了一會,剛要轉身離開,從樓上傳來一把男人聲音,沉穩、冷淡、乾淨悅耳:「你,上來一下1

聽著那聲音,小曼想著應該是個充滿活力的健康男人,吃了那麼多的虧,又在外頭打工兩三年,她總算是學聰明點了,沒敢貿然上樓,只是回了一句:「我來送衣裳的,放在沙發上,我走了1

然後就想趕緊走掉,樓上那男人似乎猜到她心思,說道:「我是病人,請你幫個忙1

小曼頓住腳步,糾結著,男人繼續道:「你只需要上到樓梯口,就能看見我!拜託了1

小曼咬了咬牙,最後還是決定上去看看。

確實如他所說,上到二樓樓梯口,就看見了那個男人,但是那樣的場景,小曼至今想起來依然莫名心疼!

他和輪椅一起摔倒在地上,絆倒飲水機,滿地的水,他躺在水漬中,裹著濕透的棉質睡衣和毛毯,半邊身子還壓在輪椅下,一動不能動,只能側轉頭,對她說:「如果發燒了會很麻煩,請你幫幫我,好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