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一十五章 繫上了,解不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 繫上了,解不開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顧少鈞畢竟不是一般人,即便面對的是個有身份地位的成年人,也不會處於被動,由著別人來指揮自己,更何況眼前是個孩子。

小姑娘想對他說兩句話,他認為是關於鄭少鐮的,也就跟著她來了,卻是不肯照她所指,真的走去水泥墩上坐下。

「小妹妹,我們一會還要趕回省城,時間不多,有話請說吧。」顧少鈞溫和道。

小曼心裡有些著急:她一直擔心顧忌的情況出現了,顧少鈞果然不會乖乖「就範」!

那要怎麼辦?他高大挺拔,小曼現在的身量可能連一米四都沒到,一起站著,夠不上啊!

用神力制住他強行給繫上?一個十一歲的小女孩壓倒一個二十歲精壯軍人,是不是太暴力了?圍在身邊幾個成年男人眼睜睜看著,是想找麻煩么?

轉頭看見鄭少鐮沉著個臉,心裡一動,就朝他意有所指地多看了兩眼,這舉動成功引起所有人注意,小曼才小聲對顧少鈞說:「有些話,不方便讓大家都聽到,顧大哥,能不能走過去幾步,就在那棵大麗花樹後面?」

顧少鈞沉吟了一下,點頭應允。

既然是關於自己表弟的,總得了解了解。

然後,某位部隊精英骨幹就這樣掉進了十一歲小女孩設下的陷阱里!

這是個令人震驚、發人深省的教訓!

現場親眼目睹經過的衛震廷,也是部隊中人,從此後他堅決相信:任何人、任何事物都不能光看表面,再柔弱的小東西都存在其危險性!

就說這個莫小妮吧,看著幼嫩天真、清純弱善,一雙眼睛水靈靈純潔無瑕,跟只溫馴無害的小梅花鹿般,把顧大少連哄帶騙拉到花樹后,冬天裡花樹也沒多少片葉子,三個人在這邊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莫小妮要求顧少鈞稍稍低頭,她要附耳說話,顧少鈞照辦了,誰知那狡猾的小東西根本就沒有話說,兩隻小手直接按在顧少鈞脖子上纏繞兩下……具體怎麼繞的反正是看不清了,顧少鈞直起身子,脖頸上就被掛上了一塊黑牌子!

呃,確切地說,是塊二指寬、一寸左右、長方形墨綠色的……石頭牌子!

不能說翡翠玉石,雖然現在國情似乎有所鬆動,但還不好拿到明面上說,況且,軍人不允許佩掛首飾!

顧少鈞要把黑牌子取下來,卻無論如何解不開,衛震廷、顧少錚、鄭少鐮都來幫忙,也不行,四個男人在街頭混亂成一團,其中還有兩個穿著軍裝,實在不像話,最後幾個人撤到車上繼續解繩套。

小曼倒是想跑掉,沒能走脫,被鄭少鐮拎了回來,一起塞進車裡。

「你這系的什麼結?快給解開!軍人身上不能隨便佩掛,檢查到了會被處分的知道不?」衛震廷皺著眉,嚴肅地對小曼說道。

啊?有這情況?沒人告訴我,我不知道哇!

小曼很無辜,可已經繫上了,還加了不脫不落密訣,她也不知道怎麼解除,只有等護身符遭遇外力擊打失效之後自行脫落!

想到顧少鈞有可能會因為佩戴掛件被處罰,小曼也有些慌了,可是再回想起上輩子他所經歷的痛苦,她又淡定了:就是個小掛件,她特地量制好了的,可以隱藏在衣領里,只要顧少鈞注意點隱蔽,訓練時也不要脫掉白襯衣,就可以萬無一失!

過了明年,後年,護身符就能助他在戰場上躲避三次重創!

甚至,他身邊戰友都能得益,因為「方圓三尺之內,可保無虞」!

因此小曼毫無心理負擔地表明:「我就是胡亂系的,解不開我也沒法子1

這不是耍賴,這是大實話!

「莫不妮你這是為什麼啊?給我表哥系這個東西,你什麼意思?」鄭少鐮自己渾不要緊,可要帶累到表哥,他著急了。

「小妹妹,真的沒辦法解開嗎?」顧少鈞額頭微微冒汗,也不淡定了,自己在部隊晉陞得很快,帶兵的人本該以身作則,卻率先戴起佩飾引領「歪風」,那成什麼樣?還怎麼訓戒手下?

「不行的話,我只有用刀子了,弄壞佩飾,你可不要哭1

「你試試唄。」小曼氣定神閑。

顧少鈞:……

顧少錚仔細察看那塊墨玉牌,抬頭盯著小曼,忽然說道:「小丫頭,這東西可不是尋常物,你實話說吧,你喜歡我哥對不對?這個,是定情物?」

小曼:……

不會吧?挑中這塊墨玉牌是因為它防禦力最強,我若要選定情物的話,肯定不是這個顏色!

顧少鈞也不由得一頓,看向小曼:「小妹妹,解開吧,這定情物我不能要,我有未婚妻了1

顧少錚和鄭少鐮一致點頭:「對的,他早就定親了!是娃娃親!兩家世交,老人們給定下的,你要相信1

小曼更加無語:我相信,我當然相信。只是……我的初衷絕不是這樣!

「你們都想多了吧?這又不是舊社會,還娃娃親,我今年才十一歲,沒長大呢,著什麼急給人送定情物?」

顧少錚、鄭少鐮:……

面面相覷無言以對,人家說得沒錯埃

衛震廷輕笑,小丫頭貌似天真實則古靈精怪,卻也挺有趣。

顧少鈞臉上微燙:居然自作多情了?可是……好吧,誰讓自己生在顧家這樣的門庭,家族聯姻必須遵從!娃娃親,確實可笑,自己已經老大不小,未婚妻還是個孩子!

衛震廷問小曼:「丫頭,既然你沒別的想法,那為什麼沒把石牌子給別人系,比如鄭哥哥、顧三哥,或是衛哥哥我,也可以的啊,卻偏偏要給顧大哥?」

「因為,」小曼想了想,看著顧少鈞:「我沒有哥哥,雖然今天先遇見了鄭少鐮哥哥,可是顧大哥更像哥哥,所以,我想送給他一個……見面禮1

對,就是見面禮,孫老先生也曾送我見面禮!

顧少鈞苦笑一下:「謝謝你。不過,我是軍人,軍隊有規定不準佩戴首飾,所以不能接受。小妹妹,對不住了,我只能毀了它1

小曼再次點頭:「我說了,你可以試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