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一十七章 為了她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為了她好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回到車裡,顧少鈞才想起一個問題:「這時候沒班車回鄉下了吧?那你晚上住哪裡?有親戚在莞城?」

小曼搖頭:「沒有親戚,我昨天就來了,我家鄰居有個小孩意外受傷,送來莞城醫院,他媽媽不識字,拉我來幫點忙……昨晚我們住旅館,今天早上趕不上班車,只好明天再坐早車回去。」

顧少鈞看她:「這種事情不是應該找大人的嗎?你一小孩能幫什麼忙?你父母能放心?讀幾年級?」

「我沒有父母,只有阿公阿奶,現在讀五年級。」

沒有父母?原來是孤兒,真是個小可憐!

顧少鈞伸手摸摸小曼的頭,少錚說得沒錯,小丫頭髮質確實極好,烏黑閃亮,水潤柔滑,兩根香蕉辮走路時一彈一彈的,活潑又俏皮,已經長到耳垂了,咦,是奶奶說的元寶耳呢,白白嫩嫩透著粉紅,這麼可愛,忍不住捏一捏……

小曼縮了縮脖子,側眸看他:你們兄弟都這愛好啊?見人就揪辮子、捏臉,還摸上耳朵了。

顧少鈞收回手,一本正經道:「你家裡情況,我知道了。我是沒時間了,今天晚上必須趕回到省里,我有戰友在莞城軍分區,一會托請他弄個車子,讓鄭少鐮開車送你回去,順便認個地兒,以後就由鄭少鐮……嗯,你們互相關照吧,有空我來看你們。」

「這樣可以嗎?我還有個鄰居……」

「鄰居要想回去可以一起走,不回的話你自己走。記著,你還小,有些事情輪不到你來管,懂嗎?」

「嗯。其實我明天早上坐班車也行的。」

「不行。昨晚住哪個地方的旅館?女孩子不能隨便住旅館,外面的旅館不安全也不衛生。以後你要來莞城,先給少鐮打電話,我讓人安排,叫他開車去接你,住招待所1

鄉下哪裡有電話?你當是二十年以後呢,手機遍地開花,人手一部。

顧少鈞很快想到了:「那就發電報,鄉下郵局可以發電報的。」

小曼:……

來個莞城要發電報?坐上班車,恐怕電報沒到我人先到了!

顧少鈞開車回到大榕樹下,顧少鋒的車子已經等在那兒了,有兩位莞城軍分區的人跟著他一起過來,和顧少鈞握手,笑著互捶肩膀,看樣子很熟稔。

鄭少鐮把小曼拉到水泥墩旁邊,指著擺在上頭的三個盒子,說道:「顧老二那個壞蛋,他把姥姥給我的東西都扣下,放在楊參謀那,說是不好帶去營房,得每個禮拜天跑出來拿點。我剛跟他吵了一架,才爭取到這些,一會你帶走吧,都是好吃的。」

小曼說:「你拿回營房去收著吃,我有。剛才顧大哥給我買了很多,在車上呢。」

鄭少鐮瞪她:「他買是他的,這些是我給你的1

顧少錚不知什麼時候站到小曼背後:「妹妹,拿著吧,有些東西還得是進口的才好,這些都從外貿來,百貨大樓買的可比不上1

他轉到前面來,抬手撥弄著她的辮子,笑著道:「我本來帶了不少,要是早知道有你,就預先勻出一份。可我不知道啊,所以都分給了我大哥二哥,可惜我大哥那份全送給他的小未婚妻了,不然也不會帶你去買百貨1

小曼抬頭看著顧少錚的眼睛,這位前世財富大亨,據說是全國富豪中顏值最高的,也最花心,他有一位正牌夫人,十幾位情人,妻妾間相安相得,從沒有過爭風吃醋事件發生,能把後宮管理得這麼好,也只有他了。

他的公眾形象俊雅端方不失高冷,但在兄弟中卻是愛說又愛笑,最能調製氣氛,律師說,他其實是個心思極其慎密的人。

他現在對小曼說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呢?這可是他第二次提到顧少鈞的未婚妻了。

小曼想了想,這麼回答顧少錚:「對於我來說,百貨大樓已經是最好了,外貿是個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也請你不要跟我說這些,因為我還小,我理解不了!我有自己的原則,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我有界定。我待人以誠,也希望得到同等尊重,如果你看不慣,對不起,請不要看見我,我又不認識你1

說完把自己的辮子從他手裡拉回來,轉身走開。

顧少錚張著嘴滿臉震驚,鄭少鐮一腳踹過去:「你發什麼神經?都說了她是我妹1

顧家軍武世家,男孩從小練武,顧少錚沒入伍,但軍訓可沒少參加,身手比在顧老太太庇護下相對鬆散的鄭氏兄弟強些,很輕易地躲開鄭少鐮一腳,反手捉住他:

「你這大街上撿的妹妹不會是個妖孽吧?她說她還小,可我那樣的話,她一聽馬上就能懂1

鄭少鐮想揍一拳:「你才妖孽!你要是不知道她能懂,你說那些話幹什麼?你是有多無聊、犯抽啊你?」

顧少錚:……

有道理哦,怎麼就覺得她能懂呢?

「我也是為她好!看她那麼可愛,卻又鬼精鬼精的,第一次見面就纏上老大,萬一……你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隨便肖想的,最後受傷害的只會是她1

「瞎扯!她只有十一歲,她肖想什麼?」

「她像十一歲嗎?聽聽:『我有我做人的原則,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我有界定』!你十一歲的時候,能說出這個水平的話?」

鄭少鐮用力掙開顧少錚:「這個算什麼?小妮兒說兩句有水平的話一點不奇怪,你知道她隨身帶的是什麼?」

「是什麼?」

「《春秋》1

「春秋?什麼東西?」

鄭少鐮鄙夷地看著顧少錚,心情很爽地甩給他個新鮮句子:「沒文化真可怕!春秋左傳,姥爺很珍愛的線裝書,你看得懂嗎?」

「我……糟!你說清楚點嘛!怎麼她個小不丁,看那個東西?」

「你以為呢?人家帶本小人書內容都這麼高深,應對你那點花花腸子,那還不是『瘦瘦水』啦1

顧少錚切了一聲:「原來是小人書啊,我以為她有多厲害!那個什麼『瘦瘦水』,啥意思?」

「廣東話:小意思1

顧少錚:……

你丫的,這句廣東話老子都聽不懂,廣東人就更聽不懂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