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二十二章 膽大包天的女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 膽大包天的女孩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星期天早上,顧少鈞接到了鄭少鐮的電話。

鄭少鐮不去郵局了,他現在知道跑去軍分區找楊參謀蹭電話。

「少鐮,怎麼樣昨天路上沒事吧?把小曼送到家了?」

「能有什麼事?哥你還不知道我的車技?不要三個小時就到家了,路況挺好,沒有特別奇險的地方,要不是鄰居老太太經不得顛,我還能開得更快!哎哥,你也知道那丫頭叫小曼?就是個小騙子,我被她給騙了1

顧少鈞好笑:「不許再亂給人改名,她不喜歡。記住路線了吧,還有那個村子?」

「哪裡需要去記啊?那個村子就在公路旁邊,小曼家環境還不錯,地勢稍高,要是把前面圍牆打掉視野很開闊,家裡院落寬敞乾淨,有園子,種花種菜,那青菜好吃得要命……有棵大梨樹,明年七月份就有梨子吃了,還養兩頭小黑豬,明年春節殺年豬……」

顧少鈞很不習慣,怎麼這小子突然變成話嘮?還有,今年的春節都沒過呢,就去惦記明年那麼遙遠的事,你是有多閑啊?

「撿重點的說,她家老人身體還好吧?小曼是孤兒……」

「對對對!這個也是我要跟大哥商量的,小曼是孤兒,是從外頭撿回來養的,太好了1

顧少鈞無語,鄭少鐮你欠揍呢。

「哥,哥你在聽嗎?」鄭少鐮繼續興奮:「我想好了,我要把小曼帶回京城,少錦肯定也高興有一個妹妹!就算他不願意,我自己能養活1

顧少鈞皺眉:「用不著你操心,告訴我那兩位老人多大年紀?」

「哦,我也沒見著啊,小曼不肯說她爺爺奶奶去哪了,我偷偷問鄰居老太太,老太太說小曼的奶奶眼睛失明很多年,前幾天爺爺帶著奶奶上省城治眼睛去了,也不知道是哪個醫院。」

「確定是來了省城了?」

「確定,要不你去看看?」

「我知道了,小曼自己一個人在家?她家,還安全吧?」

「安全,四面圍牆,全是厚實石頭砌的,再砌高些都可以當碉堡了。她家有個水井,白天有村裡的人來挑水,晚上兩三個跟她一樣大的小丫頭陪她住,我們在她家裡的時候,還有族裡的老人過來瞧看,他說他是村支書,像那麼回事1

「嗯,那就好。」

「我以後星期天都去她家,好嗎?開快車的話,我兩個小時就能到1

「好好表現加強鍛練,按要求每樣都達標,成為合格的軍人,可以考慮1

「哥1

「我說真的,不打商量!而且也不是每個星期天都可以,一個月去一次!要是犯錯誤,立刻取消1

「哥……好吧!可是能不能,給兩次?」

「不能1

「行!一次就一次,我努力做到1

顧少鈞掛了電話,唇角微翹:只要哄得他堅持一年時間,也能把人給改造好些吧,那些壞毛病能去掉一個是一個!

小曼明年上初中,嗯,得給她挑個好點的中學,要不到省城來?一所學校之內,從初中到高中一路讀完,只有省城才具備這個條件,自己也方便安排照顧。

顧少鈞拿起帽子戴上,先把手頭上的事務處理好,下午再去找找看,小曼的爺爺奶奶在省城哪所醫院,爺爺姓莫,帶著眼睛失明的老太太,不難找!

兩位老人把小曼養大,還養得這麼好,可見是真的很疼愛小曼,小曼卻因為年紀小不能陪伴老人來省城,心裡肯定很難過,顧少鈞下意識地撫摸一下胸口那塊玉牌,想到那雙小兔子似的紅紅眼睛,那一句「我覺得你像哥哥」,心頭一陣柔軟:既然是哥哥,為難事就交給我吧!

顧少鈞卻沒能見到小曼的阿公阿奶,倒不是找不到,而是他被告知:就在今天早上,人已經離開省城,回鄉下去了!

他拿到了阿奶的檢查結果:身體很健康,眼睛有自行復明跡象,醫生建議先不動手術,等三個月後,如果還是模模糊糊看不清,再來省醫院開刀,能保證恢復視力。

顧少鈞得知兩位老人並未帶上藥品回家,就問醫生:如果需要吃用什麼藥物,盡可以開單,他給買好郵回去。

醫生笑著說沒有必要,通過多次詢問,老人才肯說出來,原來老人有個小孫女,正在學中醫,因為經常跟著祖父撿拾中草藥,她就偷偷給老人喝一些她自己調配的湯水,只告訴老人,連祖父都不知道!結果喝著喝著,老人十幾年的眼疾,竟然逐漸好轉,給老人檢查了身體,並沒查出體內器官有受損現象,這說明,小女孩配的中藥汁其實很靠譜!所以,可以讓老人繼續服用!

顧少鈞吃驚不小:這丫頭,她不是連小學還沒念完?還學上中醫了?能學得懂嗎?她是跟著爺爺撿拾草藥,奶奶失明十幾年了,爺爺都不敢隨便給奶奶吃藥,她卻敢!膽子也太大了吧?

不過,第一次見面,她就敢算計自己,確實也算是個膽大包天的。

想到小女孩強行抱住自己的脖子,無比緊張又十分快速地纏上那根繩子,系完之後放開,她小臉紅得像清晨的紅霞,微張著嘴喘氣兒,清澈透亮的眼睛小鹿般無辜,雙手顫抖,小巧秀氣的鼻子上冒出一層細細的薄汗……還是很害怕的吧?

當時自己非常惱怒,但是莫名的,竟然擔心她會難過會哭泣,硬是壓下火氣,沒對她說一句重話!

為什麼?一個小小的女孩,初次見面就如此熟悉,莫小曼這個名字,彷彿喊了千百次,朗朗上口半點不覺生澀0見面禮」是被強行繫上的,可是真的不排斥,佩掛著這塊玉牌,甚至有種……很舒服的感覺?

真的是,遇上怪事了呢!

小曼從莞城回到家三天後,阿公阿奶也回來了,小曼十分高興,抱著阿奶問長問短,又捻著阿奶的眼皮察看眼睛,還探了探手脈,阿公見她一本正經,真有那麼點大夫的范兒,不由得好氣又好笑,問她之前每天給阿奶喝的湯水裡,裡邊都放了些什麼藥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