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二十八章 春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 春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本來想去辦公室工作兩三個小時,因為萱萱的突然昏倒,唐青雲再無心機,守在電話旁,隔半個鐘頭又打一個電話,詢問萱萱的情況,直到那邊說萱萱醒了沒事了,唐青雲才鬆口氣。

吳曉文哭著說:「青雲,萱萱是聽見了我們的談話才這樣,她現在情緒不穩定,就別再提那件事了好嗎?你還不能調過來,我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請你體諒體諒我吧1

唐青雲能說什麼?只好先答應,安撫她幾句掛了電話。

心裡想著,等明年吧,明年萱萱身體調養得好些了,穩定了,一定要去看看那個孩子!

總要親眼看過、確定那是不是自己真正的孩子,內心深處,唐青雲總是期冀,萬一那個照片上的女孩不是自己親骨肉呢?

就算她是,近前看過了也能定下心來,再問問她,有什麼願望,如果她不想在鄉下住,願意回城,就要做好安排!

鄉下條件再好,怎能比得城市?萱萱和浩浩天天喝牛奶,吃阿姨專門給做的營養餐,那孩子有得吃嗎?鄭少鐮那樣的毛頭小子,都知道給他十歲的乾妹妹喝奶粉,想讓她快長快大,沒理由自己這個做了父親的,對自己的親骨肉,竟然辦不到!

遠在鄉下的莫小曼,渾然不了解唐青雲的無奈和城市裡發生的這些糟心事,她安安然然過日子,歡歡喜喜地做著準備,要度過她童年時光第一個美好而快樂的春節。

今年冬季的衣服鞋襪是有些多了,阿奶卻說沒關係,女孩子家,就該多幾身衣裳。

冬天生產隊沒什麼活兒,阿公請會木工的村裡人來家幹活,幫小曼打制衣櫃和床頭櫃,順便也給自己屋裡、堂屋安放幾樣柜子和高腳桌椅,木料哪裡來?直接帶人去莫家院子扛回自己多年積攢的好木頭,莫老二和莫二嬸要死要活攔著不肯給,莫支書和八叔公等幾個老輩人一起過去,他們也就只剩亂喊亂罵的份,不敢再阻攔,當然想攔也攔不祝

看著父母的狼狽樣,莫小蘇更加恨透了莫小曼!

莫小蘇的門牙總算是長穩了,不能像以前那樣整齊,而是側歪著,閉嘴的時候是個秀氣伶俐女孩,一張開嘴說話就碉堡了,不過好歹還留下擋個門面,算不錯了。

她幾次三番催著表哥黃寶山趕緊帶人來收拾莫小曼,把莫小曼搞得臭臭的最好成個破鞋,給自己報仇出口惡氣!

黃寶山心裡對莫小曼不是沒有顧忌,畢竟那天兩鞭子抽在他身上,他是打架長大的,能真切地感受得到,那道勁兒靈巧又霸道,並不是一般人隨便抽的那麼簡單!

他自己一個人不敢輕舉妄動,也是沒時間,今年冬天他們那一伙人要乾的事兒多著呢,他只是個小頭目,一切得聽「大哥」的調遣指派,而「大哥」對於他請示帶人馬去整治一個黃毛丫頭,嗤之以鼻,只說這算什麼事?等把大宗事辦完先!

因此黃寶山只好哄著表妹,讓她稍安勿躁。

莫小蘇卻不甘心,放著莫小曼過得那麼好,她心裡跟油煎似的!

莫小曼享受到這些,阿公阿奶的疼寵、學校里的榮譽、玉老師的另眼看待,原本全都是屬於她的!

被莫小曼奪走了不算,還故意接近玉老師,跟玉老師攀親,說自己的壞話,致使玉老師對自己失望、嫌棄自己,再也不肯來看望自己!

莫小蘇想到玉老師曾經給過自己的承諾,心裡就痛得顫抖,玉老師說:小蘇啊,你聰明又懂事,只要你努力加油,將來就算考不上縣中,老師可以幫你轉學去縣一中,進尖子班,上高中,學歷越高越吃香,即便沒有推薦去大學,你也能分配到一個好工作!

她曾經驕傲地對家裡人說:玉老師最喜歡我,玉老師是我的貴人!

現在,玉老師卻拋棄了她!

這一切全是莫小曼搗的鬼!不弄臭莫小曼,把她踩進泥地,自己死都不甘心!

莫小蘇著了魔般,成天粘著黃寶山,形影不離,一面催促表哥辦事,一面等待機會:跟著表哥,總能見到那個「大哥」,她要親自請求「大哥」來收拾掉莫小曼!

絕不能讓莫小曼參加小考,她一參加小考,不管成績怎樣,玉老師都會幫她!

陳玉姣林美蓮她們可說了:現在玉老師把莫小曼當寶,單獨輔導她,還天天去她家吃飯,以前玉老師對小蘇好的時候,都沒來過小蘇家吃飯,可見,莫小曼得多有手段!

莫小曼,你能搶走一,不可能再讓你搶走二!

等著,讓你知道爛仔們的厲害!我要你永遠滾出校園,像一片破葉子,落下地碾成泥,永無翻身的機會!

莫小蘇的詛咒像一把把尖銳利刃,嗖嗖嗖從她心頭射出,奈何小曼聽不見,也就無所謂了。

公道村處於兩省交界處,算偏遠山區,雖然不富裕,卻是每節必過,尤其是春節辦得隆重而熱鬧,可能全國也就公道村敢於這樣毫無顧忌、自得其樂,春節前一個月就組織起民間工匠隊,紮起本村的草龍,精心製作鮮艷漂亮的獅子,鬧海的八仙打扮起來,踩高蹺的、戴鬼臉面具的、得意洋洋的媒婆子和仙氣的觀音站在一起……大年初—,人們敲鑼打鼓,點燃鞭炮,龍獅首先在本村村頭村尾狂舞一通,長龍盤旋,獅子朝四面八方連連磕頭,祈求神靈護佑,保村莊來年風調雨順五穀豐登,甚至村裡上了年紀的人也手持香火跟著磕頭……這麼迷信的行為,村民們卻大大方方、認真嚴肅地進行著,和這年代真的很不符。

戲檯子搭起來,唱的不是樣板戲,而是本地一代代人傳下來的、熱鬧喜慶的小彩調!

小曼穿著新衣新鞋,和幾個小夥伴歡笑著、高高興興地穿梭在洋溢著濃郁年節氣氛的村子里,度過了新春佳節。

大年初三開始,親戚之間開始走動,小曼家也接待了三四拔人,其中有阿花姨奶,她帶來了剛結婚沒多久的兒子兒媳,帶著農家自釀的苞谷酒、雞和豬肉、年糕、粑什麼的,阿奶給新人的還禮也很豐厚:擺兩桌酒席,請村裡親友一起來陪客,小夫妻倆每人給一個二十元封包,一身上等質量衣裳面料,請五叔奶張羅叫族裡的媳婦兒蒸發糕、包一擔粽子……農村禮節就是這樣了。

大姑奶也帶著一群兒女孫輩來過,但阿公沒讓進門,叫他們去莫國強、莫老二家,那裡才是祖屋。

小曼知道阿公是擔心阿奶,眼睛還沒全好呢,萬一又給氣壞怎麼辦?

大姑奶氣得在院門外跳著腳又哭又罵,本村人稍微年長些的都知道這大姑奶的德性,沒人多管閑事,最後她罵累了,只得帶著兒孫們離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