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三十三章 放暑假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放暑假了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轉眼小考過去,學校放暑假了。

農村孩子的暑假並不輕鬆,要幫著家裡幹活,十二歲以上長得高壯些的進生產隊當半勞力拿工分,小的餵豬餵雞煮飯砍柴割草,每天很忙,但也有時間玩耍,比如上山砍柴割草,是在野外山嶺,三五成群的小夥伴一起,幹完了活兒可以在山上一通亂逛摘野果,下了山跑地里掘紅薯燒紅薯窯,又能填肚子又好玩,其快樂程度不亞於城裡孩子進遊樂常

自從阿奶眼睛好了之後,小曼連兩頭小黑豬都喂不成了,阿奶說家裡這點活都不夠自己做的,不要小曼動手,柴草又有阿公和莫承福從山上扛回來,小曼每天最多幫著煮點飯菜,打理一下園子,然後就是研究醫書,看起來像個遊手好閒的。

秋二奶很看不慣,對阿奶說你這不是疼她是害她,將來嫁去別人家,不勤快就罷了幹活也不利索,會遭公婆嫌棄的。

阿奶笑笑說:我小曼將來是要給人當媳婦,可不是給人做勞力,娶回去得當親閨女疼,誰想娶個媳婦幹活養家,千萬別上我家來問。

秋二奶答不出話,連說你這是老糊塗了。

小曼對阿奶們的閑談一笑置之。

放了假,玉老師就帶著孩子回縣城和公婆、愛人一家團聚,她選學孫氏太極三十六式,招式、運氣方法都基本掌握,回去自己勤加練習即可。

林柳萍一般是中午和晚上來小曼家,早上她得在家做完家務活才能出門來代銷店,不然後母大嗓子喊得全村都知道,說她懶惰成性不聽教,鄉下女孩最怕被人這樣傳言,這也關乎名聲,以後談婚論嫁會被貶值的。

她和黃宏亮之間發展得還算穩定,每周一封信,一通電話,平均每月見兩次面,送她各種縣城買的零食,式樣最時新的裙子、襯衣,或質量極好的布料……林柳萍對黃宏亮是很滿意的,答應了他的請求,等雙搶農忙過後,就帶他回家見父母長輩。

然後就戴上那塊手錶、定下婚約了吧?小曼心裡暗想著。

陸美葉也經常來找林柳萍,以前是偶爾星期天來,現在幾乎是每天必來,反正她家就在鄰村,騎單車不用半個小時,林柳萍倒是很歡迎她,因為她是後母娘家親戚,親戚來了,後母就高興,不會對自己多嘴說七說八,還會做些好飯菜,弟妹們很喜歡這個表姐,表姐會帶糖果來啊,自家姐姐在代銷店賣糖果,卻小氣得要命,跟她要顆糖吃像要她的命。

尤其是林柳萍的大妹林美蓮,十三歲,陸美葉給了她幾次零花錢,就把陸美葉當親姐一般崇拜又敬愛,對林柳萍則是橫眉豎眼仇人似的。

對此,林柳萍也無所謂了,這個家毫無溫暖,她只想找個好人嫁出去,和他們少結些冤恨。

這天傍晚,林柳萍在大梨樹下完成她的「功課」,阿公和莫承福從山上撿草藥回來,兩人打到了一隻野兔,阿奶讓林柳萍留下吃飯,林柳萍在這院里早已不當自己是客,高興地答應了,阿奶早就燜好米飯、擇好青菜,連熱水都燒好一大鍋了,沒事可干,林柳萍就和小曼一起拿個小板凳坐曬台邊,打算看莫承福剝兔子。

誰知莫承福卻拎著兔子移到另一個角去了,說女孩子看這麼血腥的場景,會變得更加殘暴。

林柳萍噗嗤笑,小曼無語。

她很殘暴嗎?就是拿針扎他幾次而已,讓他癢得滿院子亂蹦想大哭卻又笑得停不下來……那是因為他太自以為是,偏還覺得自個兒很聰明。

現在的莫承福完全是另一副面貌了,不再是當日那個要死不活頹廢模樣,曾經被人當成神經病,如今他精神得很,那隻「殘手」堅持治療鍛煉,在復康當中,走路挺起腰桿,整個兒看起來還是能評得上二般帥哥的,他跟著阿公撿草藥,看見小曼拿針扎小人他也纏著要學,小曼就教了他些,並讓鄭少鐮從莞城書店買幾本中醫書籍給他看,如果還想深入的話以後就去上中醫學院,現在著重學針炙,這個對他自己有好處,可以自治手腕,也可為身邊人治些普通病症。

莫承福初中畢業成績挺好的,不能升高中是因為家裡條件不允熊妹也要念書。他人是不笨,偏愛鑽牛角尖,提些問題讓人哭笑不得,還喜歡反其道而行,醫學尤其中醫講究的是嚴謹細緻,而不是創新大膽,當他提出某兩種扎針方式相差不大,其實效果應該是一樣的,可以混搭著用,小曼就拿他當試驗,扎得他淚流滿面偏還哈哈大笑,欲死欲生,此後再不敢亂說話,當然更不敢亂扎針——小曼不僅讓他拿他自己做試驗品,偶爾她也來扎他幾下,那感覺……反正莫承福是怕了小曼。

不讓看殺兔子,小曼就和林柳萍湊到薔薇花架前去說話。

「柳萍姐,今天星期六呢,怎麼不見陸美葉來找你?」

「她昨晚來過,說今天明天有事,就不來了。」

「哦,上次她跟著你來我們家,穿件白襯衣配黑色百褶裙,是你的衣裳吧?我記得你有一套,那件白襯衣胸口有荷葉邊飾紋,黃宏亮送的。」

「看你,同樣的衣裳就一定是我的?那套衣裳縣供銷有賣,黃宏亮能買,美葉就不能買啊?」

「幹嘛要買一模一樣的?」

「她是看我穿得好看,才照著樣子去買的。」

小曼無語了,好像這年代就這樣,與人撞衫不會生氣,還會很高興——眼光一樣,英雄所見略同啊!

又問道:「明天禮拜天,黃宏亮會不會來?」

林柳萍臉上露出甜蜜笑容:「哪能每個禮拜天都來?剛才大隊部關門之前,他還給我打電話了,說過幾天再來看我。」

飯菜弄好,大家圍桌坐下準備開吃的時候,院門卻被拍響,阿公以為是莫支書,忙親自去開門,不想進來的卻是玉老師的爸爸,玉副廠長。

阿公拉玉廠長一起吃飯,喝兩盞,家裡有苞谷酒和山野葡萄酒,隨便他喝哪樣,玉廠長好酒,經常來接送女兒,跟阿公也熟悉了,毫不客氣地就推著他的大28單車進來,見有兔子肉,更加高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