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四十章 沒玩夠?接著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沒玩夠?接著玩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鄭少鐮把小曼帶來的各樣吃的東西搬上車子,才從隨身挎包里掏出個玩具小花貓,遞給小曼:「這是唐浩浩賠給你的,外國貨,看它眼睛,會看嗎?能當鬧鐘用,到點還會報時,就是貓叫聲,要記得上鏈。」

小曼好奇地瞧看著,嘴裡嫌棄:「誰稀罕要他東西?」

「幹嘛不要?是唐浩浩自願賠,托唐書記從省城帶來,親自送到給我手上的!唐浩浩後來還給我打電話了,說他本來回家就想告訴大人的,是他姐不讓,說那樣怕唐書記知道了生氣。」

「那現在唐書記知道這事啦?」

「肯定得知道啊!我的傷一好些,能下地了,就立馬去給唐書記打電話,我直說他們家小姐弟倆打碎了我妹的東西,還仗勢欺人……也幸虧我去說,倆小崽子瞞得死緊,以為沒人追究了,嘿,美的他們!結果怎麼著?唐書記狠狠批評了他們,還讓浩浩賠償,我沒要他們精神損失費就不錯了1

小曼好笑:「人家姐弟特意想瞞,你偏要捅出來,小心將來招人恨1

「恨我?他們誰啊?我還真不怕1

小曼:……

就是這麼張狂,他也不想想,如果不出意外,將來顧少鈞娶了唐浩萱,他還有臉跑大表哥家去套近乎嗎?

不過事實證明,這傢伙的張狂也不是沒道理:上輩子唐雅萱沒嫁顧少鈞,這輩子有小曼干擾,唐雅萱同樣嫁不成,他還真有理由不擔心唐雅萱挾私報怨!

小曼心裡冷笑:那天狹路相逢,自己亮了底,說得如此透徹,唐雅萱還是存了僥倖心,竟妄想將事情瞞下來!

唐雅萱,上輩子瞞得那麼緊,自己獨享秘密的感覺如何?沒玩夠?那麼這輩子接著玩,一起吧,玩玩貓抓老鼠的把戲!

我讓你藏,讓你瞞,看你能藏多深,看你能瞞多久!

省城裡的唐雅萱正在家裡練鋼琴,琴聲倒是舒緩悅耳,突然她身子不自禁地顫了一下,仰頭狠狠打出一個大噴嚏,吳曉文急忙走來看她,摸了摸額頭,緊張道:「怎麼啦怎麼啦?眼看就要開學,可別感冒了,讓阿姨給你沖杯板蘭根預防一下……哎呀,阿姨去裁縫店替你領新衣裳去了,媽媽給你沖吧1

唐雅萱心不在蔫地答應著,開學她就上初中二年級了,去年跟著媽媽調來省城,她直接進入省城最好的中學初中部,媽媽有遠見,早早請人給她補習功課,又有浩浩這個天才學霸幫忙,加上自己努力,她的成績在班裡穩居前三,做為品學兼優的班幹部,深受老師和同學喜歡。

看著吳曉文轉身朝茶几走去,穿著連衣裙的身段修長曼妙、搖曳生姿,唐雅萱低頭瞧瞧自己,莫名地又想起醫院裡看到的莫小曼。

莫小曼的身材比較像吳曉文,那是因為她瘦,如果自己每頓少吃半碗飯,慢慢瘦下來,應該也能像的!

想到那天的屈辱,唐雅萱用力咬唇:莫小曼,你休想回來!媽媽不願意看見你,爸爸知道這件事了,又怎麼樣呢?他只是訓了我和浩浩幾句,並沒多問更不會去追查,還不是一樣不了了之!

誰會稀罕你?你就乖乖在鄉下呆著吧,你不是喜歡鄉下嗎?如你所願!我已經寫信給劉鳳英,匯去一大筆錢,要求他們務必花費心機,無論如何就是要毀了你,讓你篤定老實永遠呆在那個鬼地方!

以為攀上鄭少鐮就可以了嗎?呵呵!那只是個小兵頭,他還得靠我少鈞哥哥罩著呢,本身一點兒能耐都沒有!

莫小曼你抓瞎了,拜錯山頭啦!

很快你就死定了莫小曼,我等著好消息傳來!

被唐雅萱默默詛咒的莫小曼,從莞城回到家,就著手整理東西,準備赴縣城中學念書,縣城離公道村三個小時車程,她可以每個星期天都回家來看看,又有莫承福為方便學習針炙、練拳和料理藥草,搬來知青院屋佔了個房間住著,順便照看下阿公阿奶,應該也沒多大問題。

當晚,再帶著阿公和莫承福走了幾遍五禽戲,雖然是簡化版,難度還是挺大,阿奶只學了前一小段就不繼續跟了,阿公和莫承福似乎嘗到甜頭,堅持了下來。

夜深人靜,老小三個也不開燈,各占曬坪一角,借著淡淡星輝,默然無聲比劃招式,小曼現在眼耳靈敏度比常人要高許多,三十步之內,什麼動靜都能察覺得到——此時此刻,門外公路上有人走動,刻意不發出聲響;後院牆,靠近房屋、正對著自己睡那個房間,有想要爬上來了!

小曼冷笑一聲:爬吧,發生什麼事情,後果自負!

一邊想著,率先收式凝神調息。

阿公和莫承福見狀也收了式。

果真如小曼所想,大半夜的出事了,但是發生的這件事情卻又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當牆外爆炸聲響起,莫小曼不由大嘆:自己的腦洞永遠不及劉鳳英那一家子啊,難怪兩輩子都入不了他們的眼,被他們徹底排除!

考慮到自己去了縣城讀書,擔心家裡人不夠細心,小曼就用空間里現成的防禦符給自家院子布置了個簡易陣法,有人來爬牆,她只是想看看他怎麼摔跌下去而已,萬萬沒料到,人家帶了雷管來,要炸自己的屋子!

結果,防禦符啟動,攻擊一方又是近距離,直接被返還三倍攻擊力……

一聲巨響,驚動四方,幾乎半個村子人都跑來圍觀。

三節雷管綁一起,在圍牆上點燃就被彈回去,石頭砌的圍牆又高又厚,炸飛的碎石傷害力有多大?看看莫小強和不知哪裡請來的兩個爛仔那血肉模糊的樣子,就知道了!

是莫小強爬上牆放置雷管,他當場斷了兩隻手,腿也折了,兩個爛仔頭站在牆下,一個望風,一個托著莫小強,不同程度受傷,望風那個相對輕些,還能嗷嗷哭喊,托著莫小強那個和莫小強一樣昏迷不醒!

公路上那輕微的腳步聲,小曼斷定有兩個人,逃過一劫,跑掉了。

這件事發生之後,公安每天都來公道村調查取證,莫小強還在醫院,莫國強和劉鳳英做為監護人被帶走,最後公安會做出什麼樣的判決,小曼就不知道了,她開學了,阿公不由分說,把她送去了學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