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四十八章 坐飛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坐飛機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莫水霞姐弟幾個吵吵鬧鬧發表議論,小曼心思轉動,很快想明白是怎麼回事:這輩子劉鳳英沒能毀了自己,拿不出照片,那不得找個毀了容的小孩來代替!

既然你們能作,就作著吧,有人甘心樂意蒙受欺騙,當然就有人配合收取好處,不然世上騙子哪裡來。

很快又過年了,阿奶餵養的兩頭小黑豬早已變成大肥豬,長到頂點不能再長了,送了一頭去公社食品收購站,自己家留著一頭,臘月二**清早,阿公喊了幾個青壯年來,殺年豬!

鄭少鐮來不了,但是他要求吃小黑豬的肉!

小趙班長去外地集訓,才把往村大隊掛電話這招兒傳給鄭少鐮,鄭少鐮打電話來就會跟阿公要吃要喝,殺年豬之前阿公給鄭少鐮掛過電話,他不能回來,阿公決定給他送半扇肉去,也讓他戰友們嘗嘗自家出產的豬肉。

當天請親戚鄰居們來吃了頓殺豬菜,老老少少三桌人,豬骨頭燉得酥爛,分舀出去小孩們人手一根啃得不亦樂乎,豬血腸、豬肝各種豬下水,巴掌大的五花肉切得有一寸厚,每桌滿滿一大鍋,燉煮半天軟乎乎的老人小孩都愛吃,挾不住直接筷子扎,就像叉魚一樣……一頓飯吃得大夥肚滿腸肥,個個都喊撐了,可是還不過癮!看著眾人憨狀,小曼忍不住好笑,就知道會這樣,所以早準備好消食茶水了。

大肥豬從小吃的都是什麼啊?那味道肯定是美得沒法比,只可惜另一頭得上繳,不然留著自家慢慢吃多好!

晚上,阿公套牛車,裝上酒和肉送去莞城,小曼倒是想跟去,阿奶不讓,叫莫承福陪阿公去了。

小曼就在家和阿奶一起收拾豬肉做臘肉,六百斤的大豬,凈肉少說也能有四百,分一半去莞城,餘下吃的吃送的送,還有上門來買肉的,大家老鄉鄰得賣,最後自家只剩下七八十斤,割一塊肥瘦相宜的留過年做扣肉,其餘都分切好,搓鹽腌漬,幾天後再取出熱水清洗,用甘蔗渣、稻草、高山柴以及一些天然植物香料慢慢燃著小火,煙熏火烤三四天,就是臘肉半成品了。

第二天阿公從莞城回來,除了帶回一個大包裹,還有一封信。

信是鄭少鐮寫的,小曼笑著拆開,看看這傢伙都有肉吃了,還想幹嘛。

鄭少鐮告訴小曼,包裹里是他托顧少錚從京城給她買的過年新衣裳,另外又說了一件事——昨天下午顧少鈞和他通了個非常簡短的電話,讓他問小曼一句:能不能、肯不肯醫治一個突然跌倒昏迷不醒的老頭兒?

鄭少鐮在信上說,他也才剛知道,京城的姥爺突然病重危急!具體情況他都和阿公說了,小曼正在看醫書學針炙他是知道的,只認為她紙上談兵不可能有真本事,但顧少鈞居然這麼問小曼,說明,或許,小曼是不是真的可以?如果有把握就答應吧,救救姥爺!

小曼折起信箋,回想了一下,上輩子她去到顧少鈞身邊時,顧家兩位老人都不在了,掛著的幾幀全家福,其中兩張有顧老太爺,不過是坐在輪椅上,那說明顧老太爺這一次是能捱過去的,只不過他癱了。

現在顧老太爺已昏迷好幾天沒有醒轉,看來是把顧家人嚇著了,顧少鈞此刻應該處於備戰狀態,連他都知道了這事,而他肯讓鄭少鐮來問一問小曼,無非是因為他吃完那些蓮子,體會到箇中奧妙!

他或許不相信小曼能有多大醫術,但如果小曼還有一兩樣像蓮子那樣的奇效藥品,肯給的話,他爺爺就能得救!

小曼和阿公商量,阿公皺著眉嘆氣:「醫者父母心,救人危急是應該的,何況還是你乾哥哥的長輩,可是你成不成啊?你都什麼都沒做到,光看了幾本書,學著扎幾根針,師傅都沒帶著半天,也沒歷練過……別反而壞事1

阿奶抿著嘴不作聲,過一會才說:「明天就二十九年了,後天三十……大老遠的,坐車都得一個星期吧?」

莫承福坐在小板凳上,見阿奶開了口,他才跟著道:「要去莞城坐火車,轉來轉去的,那可不得一個星期?二伯,我覺得小曼能成。你看我,我這手,她只扎過一次,然後教我,讓我自己扎針,雖然還使不出多大勁,可都能抓穩東西了呢1

阿公看看阿奶的眼睛,再看看莫承福那隻扭來轉去的手掌,點了點頭,卻又看向小曼:「你自己拿主意1

小曼說:「阿公阿奶,你們放心,我別的不敢說,扎針是可以的,還有配的藥方子,我只能用,不能外傳……那是少鐮哥哥的姥爺,我就去看看吧。」

阿公就不再說什麼,趕緊去村大隊給鄭少鐮掛了電話。

半夜,就有車子來到院門外停下,鄭少鐮從車上跳下來,叫小曼收拾好能治病的東西就行了,衣服都不用拿,去到莞城有軍用直升機來接,幾個小時就能到京城!

到了京城,需要什麼自然有人給準備好。

聽說有飛機坐,阿公阿奶驚訝不已,莫承福更是從來沒聽說過坐飛機幾個小時就能到京城的,張大嘴巴都快能塞進個鴨蛋了。

小曼讓阿公、莫承福幫著去藥房里撿些藥材打包帶上,自己收拾好綠色挎包背上,阿奶拿個旅行袋替她裝進兩套衣裳,嘮嘮叨叨說再怎麼準備,新買的哪及得自己漿洗過的衣裳穿著舒服?

小曼認同這個說法,挽著阿奶的手也交待幾句在家要聽阿公的話,好好吃飯,看著家別亂跑,等我回來了給你們買禮物等等,把阿奶,抹著眼睛連聲嘆氣。

鄭少鐮和同來的一位解放軍輪流開車,夜間,又是臨近過年,一路上幾乎沒有車輛行走,就這輛吉普車狂奔急馳,直接去了莞城那個小型飛機場,等他們到達機場,一輛直升飛機閃著燈,已經停在草坪上十多分鐘。

有人跑過來接小曼,鄭少鐮用軍大衣把小曼裹得嚴嚴實實,說道:「別怕,開飛機的是張清晚,你見過的。」

小曼朝鄭少鐮擺擺手,讓人護著上了飛機,駕駛位上的人轉過頭來打招呼:「小丫頭,還記得我嗎?」

這飛機實在是太吵耳了,小曼對著張清晚大聲喊:「清晚哥哥好1

張清晚微笑點頭,朝她豎起大拇指,旁邊有人把小曼安置在座位上,扣上安全帶,安撫道:「不要緊張,保證沒事!坐好了,咱們這就起飛嘍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