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六十一章 絕無僅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 絕無僅有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送走客人,小曼和唐青山扶著唐老太太轉回屋,小曼要去收拾桌子,唐老笑著說:「不用管,明天九點阿姨就來了,讓她們處理。今天妞妞辛苦了,做的菜式可是美味一絕啊,爺爺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菜,看你那顧爺爺,都惦記上了,要我們全家明天上他家去。」

顧老太太摟著小曼坐在沙發:「惦記妞妞會做菜,去了還不是要我家妞妞辛苦幹活?明天再說!今兒過節了,咱們一家子好好坐著說說話。」

唐青山走去燒開水,準備沏茶,唐老吩咐他順便把老太太的藥罐子放上去熱熱,一會該吃藥了。

黑白電視開著,現在還沒有春節聯歡晚會,不過節目倒是熱熱鬧鬧,充滿喜慶氣息。

唐青山開了大燈,客廳里亮亮堂堂,燈光透出玻璃窗外,把院子都照亮了。

三個人圍坐在小曼身邊,糖餅水果都堆放在她面前桌子上,還這個遞蘋果,那個削雪梨,唐老太太恨不得把整盒糖果都塞給小曼捧著,悄悄告訴她:爺爺奶奶準備好壓歲錢了,今晚洗了澡穿新衣,好好睡一覺,明早醒來就能拿紅包了……

看著三個大人殷殷熱切、滿是疼愛的目光,小曼鼻子有些酸酸的,她雖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十三歲小孩,可還是被哄住了,對這一切很眷戀怎麼辦?

她能感受得到,他們是真心疼愛自己,和阿公阿奶一樣,所不同的是,這種疼愛來自最親的血脈親人!上輩子她曾經無比嚮往和渴望,可終究是得不到!

好想念阿公阿奶,此時此刻也不知怎麼樣了?今晚大年三十,他們是兩老清冷相對,還是有莫承福陪伴?走得太倉促,都沒來得及託付莫水霞關愛蘭,請她們過來陪老人說說話。

看到小曼眼圈紅了,唐老太太十分心疼,撫摸著她的前額:「怎麼了孩子?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告訴奶奶1

小曼搖頭笑了笑:「我沒事,就是有點想阿公阿奶了。」

「阿公阿奶多大年紀了?家裡就兩老,還有旁的親戚嗎?」唐老關心地問道。

小曼回答:「阿公阿奶五十七歲,我們那是大村,莫家是村裡的原住民,有不少族親的。」

「那就好,有族親往來,應該照應到的,沒事的埃」唐老安慰說:

唐老太太道:「這阿公阿奶倒是比爺爺奶奶年長兩三歲,等天氣暖和了,我們接他倆過來京城,好不好?」

小曼笑而不語,她不知道怎麼回答。

唐青山問道:「丫頭,你原先就叫三妞兒嗎?」

「是少鐮哥哥他們亂叫的,我有名字,叫莫小曼。」

「小曼?挺好。」唐老點頭。

「那我們以後就叫曼曼,唐曼曼。」唐老太太一慣強勢,直接給小曼又改了名字:「讓你爺爺去張羅,等開學,就在京城裡讀書1

小曼忙道:「那不行的,阿公阿奶等著我呢,我不能在家過除夕和大年初一,總要和他們過元宵節,然後就開學回學校了。」

唐老太太急了:「乖孫女啊,爺爺奶奶都在這呢,喏,這就你爸爸!咱不回那個莞城了啊?阿公阿奶也接來,咱們一起過1

小曼道:「唐奶奶,您有孫女了。」

「嗯?要叫奶奶,不許叫唐奶奶,生分了奶奶可受不了1唐老太太嗔怪:「曼曼是曼曼,萱萱是萱萱,都是孫女,可也不一樣——萱萱是青雲的女兒,你是青山的,長房孫,知道嗎?」

「以後,你娶媳婦生一個,奶奶就有長房孫了。」小曼看著唐青山說。

唐青山微笑道:「丫頭,我不夠格做你的爸爸?有什麼不滿意的,你說,爸爸改正1

「第一,你都不結婚的,沒老婆的人沒資格做爸爸。」

唐老哈哈大笑,唐老太太也忍不住笑,看著兒子:「聽見沒有?你女兒都嫌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1

唐青山點點頭:「為了做個聽話的兒子,為了當爸爸,我決定:找個合適的娶回來1

他伸手輕拍一下小曼的腦袋:「這樣行了吧?已經合格了,快叫爸爸1

小曼無語:老婆都還沒有娶回來,怎麼就合格了?

她停頓了一下,說道:「唐爸爸,爺爺、奶奶,其實我就是一個鄉下丫頭,山村野地里長大,你們對我這樣好,我很高興,也很感動。我曾經幾次三番險些丟掉性命、變成醜八怪,那時候就想,我會遭人嫌棄到什麼程度?」

唐奶奶摟著小曼,嘆息:「我可憐的乖孫女,這是吃了多大苦頭啊?孩子你給我聽著:別說什麼鄉下丫頭醜八怪,你就是林子里滿身長毛長蟲子的猴兒,是我的孫女,我就盡我所有、可心疼愛!誰敢小瞧欺負,我給他好看1

唐青山若有所思地看著小曼:「曼曼,是阿公阿奶抱養了你,那麼你原來的父母呢?都不在了嗎?」

小曼伏在唐奶奶懷裡,紅著眼圈:「我也不清楚……如果沒有阿公阿奶,我早就死了!所以,我得趕緊回去,寒假快結束了,要和阿公阿奶過幾天節……」

唐奶奶又有些著急,唐爺爺說道:「曼曼懂事,有孝心,這點是鬩來京城讀書,也應該先回去和阿公阿奶說明,青蘭,你可不能犯糊塗。」

「我……咱們把阿公阿奶接來啊1唐奶奶瞪著唐爺爺,暗道死老頭這時候來跟我唱反調,孫女跑了怎麼辦?

唐爺爺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放心,該我們的,就是我們的1

小曼裝作看不見兩老交換眼神:「奶奶,爺爺,他們都安排好了,只要我這邊辦完事,什麼時候走都可以的,我想初二就回去1

「初二?那怎麼行?太倉促了1唐奶奶說道。

「我努力讀書,以後考京城的大學,就能經常來看爺爺奶奶。」

「那得多少年啊?萬一奶奶等不了呢?」唐奶奶有些傷感。

「不會的,爺爺奶奶長命百歲。」

唐爺爺笑道:「曼曼看笑話了吧?你奶奶從不出門,她就不知道,那天上飛機、地上火車、水上輪船是幹什麼用的?曼曼都能來京城,爺爺也可以帶奶奶去莞城,想見面,那不是很容易的事么?」

唐奶奶頓了一下,想想果真是這樣,坐火車坐船也就幾天功夫,坐飛機就更快了,於是破涕為笑,嫌棄地看唐爺爺一眼:「我誰用你帶?要看孫女我自己去1

唐青山眼見祖孫三個說說笑笑,又高興起來了,便輕咳一聲,繼續剛才的話題:「曼曼,你小時候是什麼樣、從哪個地方被抱養,你一點印象都沒有嗎?」

小曼眨了眨眼睛:「我其實也不是抱養的,從小就在莫家長大,十一歲的時候我才知道,我原來是被他們錯抱回來了……」

「什麼?錯抱?是阿公阿奶抱你回來的?」

「不是,是養父母。我在養父母跟前長到十一歲,因為養父母過份的打罵虐待,阿公阿奶看不下去了,就帶著我離開那個家,我們祖孫三個另立門戶,一起生活。阿公是個採藥人,他送我上學,偶然的機會,我跟著阿公去賣藥材,孫老先生,就是傳說中的孫御醫看見了我,從那時起我就接下他的衣缽,習學醫術。」

聽到小曼說被打罵虐待,唐老面色凝重起來,唐青山眼裡滿是震驚,他想不通:這麼聰明伶俐、善良可愛的小女孩兒,什麼樣的人,才會捨得虐待?

唐老太太緊緊摟住小曼,一隻手撫摸著她的頭、臉和身子,又心疼又憤怒:「打哪裡了?很痛是不是?哪個天殺的?打我的寶貝孫女兒,我饒不了他1

一串眼淚滴落在小曼額頭上,小曼再也忍不住,哭著偎進老太太懷裡:「奶奶,很痛!真的很痛!六歲開始,他們就不待見我,會掐我,拿木柴抽打,我高高興興跟著小夥伴去上學,他們卻燒了我的書本,不給念書……長到十一歲,我照顧五個弟妹,包攬家務活,給隊里看牛,農忙和大人一樣下田地掙半個工分,回家遲些就沒有飯吃。大雨天我去挖野菜掉進河裡,弄丟了鐮刀,回來養母毒打,養父要用竹扎死我……如果不是阿奶和阿公護著,世上就沒有我了。」

「我的孩子礙…」祖孫倆抱在一起,哭成淚人。

唐青山抬手抹了眼睛,起身去絞來熱毛巾遞給母親,唐老也唏噓著接過另一條,替小曼擦去臉上淚水,問道:「孩子,你剛才說是抱錯,怎麼就抱錯了?既然知道抱錯,養父母又不肯疼愛,為什麼不帶你回去找親生的,兩邊換回來?」

小曼說:「他們開始沒有告訴我真相,是我無意中偷聽到的:在醫院裡,兩個媽媽同時生孩子,然後就抱錯了!村裡也有人證實,當年,我養母確實是因為意外,進城裡醫院生產,然後把我抱了回來。」

「知道在哪個城裡醫院嗎?」唐青山問。

「聽說是莞城醫院,莞城有兩個醫院,我也不知道具體是哪一個。這麼多年都過去了,沒有人找問過我,可能,親生父母和另外那個孩子生活得很好,我沒必要去打擾他們的家庭,我有阿公阿奶,這也是一個家。」

唐奶奶緊摟著小曼,誰也沒有說話,電視機里依然載歌載舞,客廳氣氛卻詭異地沉靜著。

唐青山看看母親,又和父親對視一下,低頭瞧見几上的茶具,站起身走進了廚房——說好的要沏一壺好茶,到現在都沒泡上,怕是水都快燒乾了。

小曼擔心唐青山用燒開好幾次的水泡茶,輕輕從唐奶奶懷裡掙出來,跟著他跑進廚房。

唐青山就聽從小曼,把燒得只剩下半壺的開水倒掉,待要另接一壺水,被小曼搶了水壺:「我來我來!你媽媽的葯溫好了,你給端過去唄。」

唐青山憐惜地揉了揉小丫頭的頭髮:「我媽媽,就是你奶奶!你是我的女兒了,記住沒有?」

小曼:……

往水壺裡裝了點水,用力上下搖動清洗。

唐青山:「這是沒聽見?那我再說一遍,兩遍三遍幾遍都行的1

小曼:「哦,我聽見了。」

唐青山滿意地笑著端葯去給唐奶奶喝,小曼裝了半壺靈泉水,放在爐子上燒開。

等她拎著水壺再回到客廳,唐爺爺和唐奶奶只是慈愛地看著她笑,唐青山也不再提關於她養父母的事情。

靈泉水沏大紅袍,真是絕配,小曼品飲一小盞,都覺得醉了,唐爺爺和唐青山更是一杯接著一杯喝不夠,雖然小曼說不必忌口,但唐奶奶剛用了湯藥,還是堅持不喝茶,只聞著那茶香,連聲讚歎。

唐爺爺舉著茶盞左瞧右瞧,又把紫砂茶壺打開察看,詫異地說道:「不能夠啊,我這老茶道,平時自己沏的比你們細緻多了,怎麼就沏不出這樣好的口感味道?還有這股子茶香,哎呀,簡直妙極啦1

唐奶奶說出了小曼心裡那句話:「你也不看看,這是誰沏的茶1

她疼愛地拉過小曼的手:「我的乖乖大孫女1

唐爺爺:「知道,知道。可咱們這乖乖大孫女,沏個茶手法分明很粗暴:拎起大水壺就直接灌水……這樣也能沏出好茶來,真是絕無僅有啊1

「那是,我大孫女就是絕無僅有1

唐奶奶霸道宣言,一家人哈哈大笑。

唐青山坐到小曼身邊:「有什麼訣竅嗎?告訴爸爸,改天在場面上也好露一手。」

小曼道:「沒有什麼訣竅啦,愛喝茶的人常年沏茶,應該都知道的,就是水溫控制的問題,這個你要問爺爺。」

唐爺爺:「各人有各人的經驗,大孫女給說說?」

「這個么,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1

小曼一句話,引得唐青山瞪眼,唐爺爺又一陣大笑:「果真是我的親孫女1

唐奶奶也樂了:「這孩子,倒是學會你爺爺一招,說不出來就拿這一句搪塞。」

大年三十,老小几個人歡歡樂樂坐談到十一點,唐奶奶像個孩子似的被催三催四,就是不肯回房歇息,最後被唐青山和小曼強行攙扶上樓,才不得不睡下了。未完待續。